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390章 风紧,扯乎!

第390章 风紧,扯乎!

    我回到天南城之后,爸妈便跟我说有好几拨人在找我,除了我爷爷和向前之外,剩下的就是高顽强和汪传豹了,这两个人是一起的,高顽强给我打电话,汪传豹也在找我,说不定他们两个人就是为了同一件事情。

    我不回家还好,一回家好多事情缠身,不知道啥时候,我倒是成了一个大忙人。

    没有片刻犹豫,我直接接通了电话,刚一接通,高顽强那大嗓门便道:“小九哥……是你么?”

    “废话,不是我是谁?找我啥事儿?”我问道。

    “哎呀……可算是给你打通电话了,前几天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去你家找你,叔叔阿姨也不知道你去哪了,可把我给急坏了,你现在在哪呢?”高顽强有些心急火燎的问道。

    “我现在在高岗村。”我回道。

    “你家不是搬到天南城了吗?怎么又回到了高岗村?”高顽强纳闷道。

    “没事儿,我就回来看看,你找我到底啥事儿?”我问道。

    “既然你回来了就好,这事儿我在电话里也跟你说不清楚,你明天晚上有时间没,我去你家找你……”高顽强又道。

    “到底啥事儿啊,你说清楚我行不行?”我有些不耐烦了。

    “哎呀……这事儿真跟你说不清楚,就是豹哥的场子出事儿了,他不好意思直接跟你说,就让我跟你说道说道,让你帮个忙来着,看看到底啥情况,就是来了几个小日本,在豹哥的场子里找事儿,老霸道了……”高顽强有些唉声叹息的说道。

    “我靠,大爷的!天南城什么时候来了倭寇……敢在中国的地面上找事儿,你们直接打出去不就得了嘛,就这点儿事你们还用找我,豹哥不是黑社会么……”我问道。

    “小九哥,总之很麻烦,这几个小日本有钱有势,而且还有功夫,打也打不过,赶也赶不走,头疼死了,你明天晚上过来看看就知道了,好了,就这么定了,你早点休息……”

    不等我问明白是什么事情,高顽强就挂掉了电话,道弄的我一头雾水,心里烦躁躁的。

    叹息了一声,我旋即再次躺在了床上,想着最近以来发生的事情,这怪事是一件连着一件,现在又闹出了这么多乱子,真不知道以后还会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正琢磨着,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一直在屋子里到处乱翻东西找东西吃的二师兄突然发出了一阵儿急促的叫声。

    听二师兄这叫声,好像情况有些不对,我旋即翻身而起,跑到了客厅之中,但见二师兄这会儿正趴在客厅的门口,一双爪子正在拼命的扒扯着屋门,那木质的门都被它挖出了一个洞。

    看二师兄这样子好像是要出去的样子。

    我走到了二师兄身边,问道:“小吃货,你干啥呢?”

    二师兄回头看了我一眼,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满是焦急的神色,喉咙里呜呜的叫着。

    蓦然间,我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声响从头顶上传了过来,让我的神经在瞬间就绷紧了。

    我连忙跟二师兄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它不要发出任何动静。

    二师兄很是配合,旋即就蹲在了屋门口,一动不动,只是用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我。

    我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在这如此寂静的夜里,我屏气凝神,灵力瞬间灌注全身,仔细感悟着周遭的炁场变化和周围的动静。

    片刻之后,从头顶上又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好像是人的双脚踩在瓦片上的声音。

    这动静很是轻微,如果不是二师兄提醒,我不动用灵力感悟的话,是根本听不出来的。

    房顶上有人!

    而且此人的修为还不低,肯定是个高手。

    我擦,还真是来巧了,被我给撞上了。

    那还有啥好说的,既然被我碰上了,那就要看看到底来我家的人是什么来路,如果真是袁朝晨来找我报仇的话,那他还真是时候,短短的几个月的光景,我吴九阴早就不是之前的那个菜鸟了,如果他还想从我身上捞到什么便宜,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伸手将二师兄从地上抱了起来,示意它不要再发出任何声响。

    旋即,我透过玻璃,朝着院子里面瞄了一眼,这一眼看去,心中蓦然间又是一惊,但见一个黑衣人猫着腰在院子里快速的移动,一身黑色劲装,就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在暗夜之中熠熠生辉,看来也是个高手。

    我眯起了眼睛,看着那黑衣人朝着客厅的门口移动的时候,旋即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客厅的门突然拍出去了一掌,这一招便是我的看家本领阴柔掌,一掌拍出去之后,一整扇门都被我拍的飞了出去,发出了一声巨响,那屋门直接朝着那黑衣人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在屋门飞出去的那一刹那间,我紧接着叫二师兄也丢了出去,大声道:“二师兄,捉活的!”

    也不知道二师兄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但是被我抛飞出去之后,二师兄身上旋即闪烁起了一团红光,朝着那黑衣人就扑了过去。

    我紧接着一把将铜钱剑从乾坤袋里拔了出来,也迎着那黑衣人而去。

    让我万分惊讶的是,那黑衣人好像是早有防备一般,在那扇门朝着他撞过去的时候,那黑衣人竟然一跃而起,借着门板横冲的力道,一点脚尖,直接从我的头顶上跳到了屋顶。

    我靠,这轻身功夫真是厉害的很啊,看着并不像是袁朝晨的手段。

    那人一上了屋顶,二师兄就扑了一个空,我提着铜钱剑朝着院子外面奔了两步,一个急转身,朝着屋顶上看去,但见屋顶上竟然站着两个黑衣人,一起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似乎是被我发现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突然一挥手,沉声说道:“风紧,扯乎!”

    说罢,那两个黑衣人拔腿就跑,身形如同狸猫,踩着瓦片在屋顶上连环跳跃,一眨眼间就跑出去了十几米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