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374章 树精的树心
    薛小七肯定也跟我一般纳闷,他究竟是如何被裹进这树心里面的。

    回头盯着被我挖开的那棵老槐树看了一眼,薛小七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情,浑身一震,突然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我道:“对了,小九,那老妖婆呢?”

    “死了。”我淡淡的说道。

    “被你杀的?!我靠,你真牛比,那可是修行了一千年的老槐树精了,这你都能给杀了。”薛小七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我再次摇了摇头,说道:“我当然没有杀了那老妖婆的本事,就是将我十几个捆在一起,肯定也不是那老妖婆的对手,不过我杀不了她,老天爷却没有打算饶过她,确切的说,她是被雷给劈成了重伤之后,又被伏尸法尺给灭掉的。”

    薛小七还有些云里雾里,旋即我跟他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那老妖婆最近要渡劫,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劫难好像是提前了,当那老妖婆将内丹拿出来对付我的时候,紧接着天雷就劈了下来,将那老妖婆劈成了渣渣,不过那十几道天雷她是勉强撑住了,却还想要害我,最后伏尸法尺感应到了她的气息,出来将那内丹上的能量直接给吞了。

    除了我没有说那内丹上的能量分别转移到了我和二师兄的身上之外,其余的都跟薛小七说了。

    要不然我这样跟他说了,他免不了又要一惊一乍的。

    薛小七倒抽了一口凉气,说道:“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这老妖婆活该如此,这内丹可不是能随便拿出来玩的,内丹是凝聚了这老妖婆千年道行的东西,一旦现世,就跟灯塔似的,那天雷怎么可能不注意到它,明摆着就是找死。”

    我也觉得应该是薛小七说的这般,内丹实在是太耀眼了,不光是招人惦记,就连老天爷都眼红,老妖婆绝对是在作死。

    随后,我拍了拍薛小七的肩膀,抬头又看了一下天色,这会儿最少应该是凌晨四五点钟了,夏天天亮的比较快,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应该透亮了。

    估摸着在加油站里等着我们的那个司机和老大爷应该也着急了,我们还要回山东老家,这个地方着实诡异,看来是不能久留,我们今天能活着也算是命大。

    “小七哥,身体没问题吧,要不然咱现在就走,离开这里。”我关切道。

    薛小七简单的活动了一下筋骨,站起了身,说道:“我没啥事儿,不过咱们现在可不能就这样走了,那个小姑娘差一点儿就将我给害死,咱们可不能轻饶了她。”

    说着,薛小七就转身,看向了身后被我剥开了皮的那棵老槐树。

    经由薛小七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想起,那个大的死了,这里还有一个小的,这个小的也是心术不正,绝对不能留着,要不然又将会祸害他人。

    我正想着这件事情,薛小七就已经走到了那棵槐树的旁边,用手开始扒拉开了树心,朝着里面看去。

    我凑了过去,不知道薛小七又在搞什么鬼,便问道:“你看啥呢?”

    薛小七煞有介事的说道:“我听我家两位高祖爷爷说,一般成了精怪的树精的树心,都可以做法器,而且还十分厉害,这老槐树的树心更是做法器的不二之选,因为槐树乃是木中之鬼,除了是一件法器之外,更是一件阴器,因为用槐树精的树心做成的法器可以贮存灵体,使剑灵合一,这棵槐树看着少说也有二百多年的道行,用它的树心做剑,绝对能铸成一把好剑。”

    听薛小七这般说,我举双手赞成,因为薛小七这家伙现在用的法器是一杆称,上面挂一秤砣,看着不论不类的,这哪里是什么法器,简直就是丢人现眼,如果以后薛小七也有一把上好的法器,跟着我在一起,我脸上也有光不是?

    “如此最好,那咱就将这槐树心给剥出来吧。”我催促道。

    薛小七笑嘻嘻的点了点头,从我手中接过了铜钱剑就要动手,就在此时,眼前的这棵槐树突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落叶纷飞,旋即一道绿色的光芒从那槐树里飘然而出,站在了我们两三米的地方。

    这个身影就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小花,就是她将薛小七带到了这个地方。

    一看到她,我的怒火旋即就腾腾燃烧了起来,这小妖精就是那老妖婆的帮凶,不杀了她难解我心头之恨。

    这小姑娘一出来之后,一直在我身边转悠的二师兄旋即哼唧哼唧的发出了一声闷吼,身子就趴伏在了地上,做出了一副攻击的架势。

    薛小七也提着我的铜钱剑横眉冷目的看向了那小槐树精。

    我的手也伸进了乾坤袋里,将伏尸法尺摸了出来,这是要打算群殴这小槐树精的节奏。

    本以为这小槐树精要挣扎一番,即便是现在的她,我和薛小七要想将其拿下,也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可是那小槐树精却身子一晃,直接跪在了我和薛小七的面前,浑身瑟瑟发抖,颤声说道:“两位哥哥饶命啊,一切都是姥姥指使我这么干的,求你们饶了我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此时的小槐树精肯定也被天雷给波及到了,身上有些焦黑,身上的叶子也掉落了不少,甚至于身上还冒着阵阵青烟。

    她跪在地上,幻化成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模样,楚楚可怜,看她这个样子,我突然又有些心软了下来。

    不等我开口,薛小七旋即便怒道:“你个小妖精,变脸变的还挺快,当初你和那老妖婆将我们困住的时候,恨不得将我和我兄弟给吃了,现在那老妖婆死了,你却又成了这幅嘴脸,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歹毒,今天我说什么也饶不了你,受死吧!”

    说着,薛小七就提着我的铜钱剑,朝着那小槐树精冲了过去。

    那小槐树精旋即吓的一下就瘫软在了地上,苦苦哀求道:“不要啊,不要杀我,我也是被逼的,你们饶了我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