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383章 杀人于无形
    有时候真的很想知道李可欣去哪了,她好像欠我一个解释,我想我们总会有应该再见面的一天。

    进了医院之后,向前之间带我来到了一间二楼的病房之中,这病房里有四个人,最门口的那一个床位上躺着的就是向前,我过去之后,先是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肯定是有气的。

    随后,我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脉搏,这手一触碰到他的胳膊,当即就吓了我一条,紧接着又收了回来,因为田宁的胳膊有些吓人,感觉像是没有骨头的一般,随后,我又摸了其余几个人的身体,都跟田宁一般皮肉下面很柔软,骨头却感觉不到。

    不光是胳膊上感觉不到有骨头,就连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是一般。

    这种情况十分罕见,自从我修行以来,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古怪的事情,肯定是什么厉害的邪法就是了。

    看完了这几个人的情况,我转头看向了向前,正色道:“他们身上的情况,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是一种罕见的疑难杂症,说他们体内有虫,在显微镜下面能够看到,就是到现在为止没有找到杀死这些小虫的办法。向前老实的回答道。

    我沉声不语,心里想着看来是遇到高手了,能够不知不觉的对人动这种手脚,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

    沉吟了半晌,我又问向前道:“那被打的少年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看看……”

    “他们也住在这里,我这就带你过去……”说着,向前转身,便带着我出了这间病房,来到了走廊上,走了三五分钟之后,就推开了一间病房,但是打开门之后,床位上空空如也,已经没人了。

    向前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就拉住了一个小护士问道:“这里面的患者呢?去哪了?”

    那护士答道:“那患者今天早晨的时候就被家属接走了,是一个老头儿,他们已经支付不起医药费了,而且那年轻人伤的很重,属于重度的脑损伤,活下来的机会很渺茫。”

    听完小护士这般一说,向前就变了脸色,将帽子摸下来,使劲儿扯了几下头皮。

    看他着急成这个样子,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走吧,带我去他们村子里看看,直接找那老头儿,这事儿肯定跟他脱不开关系,咱们早去一步的话,或许那几个人还有的救。”

    听到我这般说,向前旋即就带着我走出了医院,向前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在出了医院的时候,就打电话给了局里,要增派一些人手过去。

    而我也给天南市特别案件调查组的李战峰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了具体地址,让他一会儿过来帮个忙。

    随后,向前就发动了车子,直接开出了天南城。

    那个被打伤的小伙子就住在离着高岗村不远的一个村子,叫牛旺庄,离着高岗村差不多有七八里路,那个村子我挺熟悉的,小时候曾经去那里玩过,比高岗村的位置还要偏僻一些。

    车子行驶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等我们来到高旺村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下来。

    向前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很是破败的小院门口,然后下了车,便要招呼我一起进去。

    他说,这就是那老头的家。

    这时候,我长了一个心眼,感觉可能会有危险,便让向前独自留在门口等我,我自己一个人进去便好。

    向前见我说的郑重,不免有些担忧,说道:“小九,你行么,还是我跟你进去保险一些,我身上带着枪呢。”

    “我进去是跟他盘道,并不是要打架的,不至于如此,你还是等着吧。”

    说着,我就带着二师兄进了这家破败的院子。

    从小我就住在农村,很多穷人家的院子我都见过,可是却没有见过这么破的地方,现在农村的院子里基本上都打了水泥地面,可是这就家里还是泥土路,在院子里种下了不少杨树,风一吹哗啦啦的响。

    四周的院墙和塌下来了不少,就连屋子也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看上去十分昏暗。

    一走到这破败的校园里,我就感觉凉嗖嗖的,透漏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就连跟在我身后屁颠屁颠的二师兄似乎也觉察出了什么,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儿呜呜的声响。

    很快,我带着二师兄走到了堂屋的门口,我伸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屋门,说道:“您好……家里有人吗?”

    我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有人回应,正想再敲门的时候,那屋门发出了“吱呀”一声响动,自己打开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就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来者便是客……进来说话吧。”

    说完之后,那老人还发出了一阵儿重重的咳嗽声,像是将肺叶都快要咳嗽出来一般。

    我在堂屋里扫量了一眼,借着房梁上吊着的一盏不甚明亮的小灯泡朝着里面瞧去。

    但见就在正屋的里横着一张很大的床板,那船板上躺着一个年轻人,我已经从他的身上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想必便是被那几个富家公子哥给打的。

    那老头儿一边咳嗽,一边用湿毛巾给躺在木板上的那个年轻尸体擦洗着身子,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淡淡的说道:“你什么什么人,来我家做什么?”

    我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那个已经死去的年轻人身边,仔细看了两眼,但见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有个十七八岁,头上还缠着一圈纱布,血迹斑斑,脸色乌青,其余的地方还有不少伤痕,看来当时被打的不轻。

    我干咳了一声,从一旁拉过来了一个马扎,放在了屁股底下,跟那老头儿坐了一个对面,平静的说道:“老人家,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知道你是一个修行者,有话咱们就敞开了说,医院里躺着的那四个人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听我这般一问,那老者手中的毛巾就掉在了盆子里,他抬起了头,目光如炬,像是刀子一般的锋利看向了我。

    他这样的眼神,让我不免也有些胆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