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358章 我比你更凶
    啥叫天生的吃货,我想二师兄肯定就是了,一听说有吃的,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当即,我将二师兄放在了地上,二师兄哼唧了两声,抖动起了一身的肥肉,撅起了屁股,做了一个起步式,后腿还往后扒拉了两下,身上的火苗似乎变的更加旺盛了一些,一脑门就朝着那门口的藤蔓扎了过去。

    我和薛小七就在身后看着二师兄跟一阵儿带火的旋风奔了过去,能不能出去就靠它了。

    然而,不等二师兄奔到门口,那舞动的藤蔓中间突然裂开了一个豁口,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骷髅架子,那白色的骷髅架子被那藤蔓控制住了手脚,飞起了一脚就朝着二师兄踢了过来,可怜的二师兄还没有奔到那些藤蔓的中间,便被一只大脚丫子踢的凌空飞起,“嗷呜”一声惨叫就倒飞了过来。

    我心中一惊,伸手就接住了二师兄,不过那骷髅架子被那藤蔓挥舞着朝着我这边紧接着就扑了过来。

    此时,身后的薛小七喊了一声小心,旋即将他的法器拿了出来,挂上了秤砣,就朝着那骷髅架子打了过去。

    我担忧二师兄的安慰,低头一看,见二师兄那长长的鼻子似乎肿了一圈,正委屈的哼唧哼唧的叫着,不由得一阵儿心疼。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那藤蔓的中间豁口处紧接着又钻出来了几个由藤蔓控制的骷髅架子,一起朝着薛小七围攻了过来。

    薛小七对付一只骷髅架子都有些困难,更别说这么多了,而且那豁口处不断的有骷髅架子挤进了这不算大的空间之内。

    我旋即将二师兄放在了地上,提起了铜钱剑,跟薛小七一起加入了战团。

    这些由藤蔓控制住的骷髅架子异常灵活,跟那些不断舞动的藤条混杂在一起,很快将我和薛小七给困住了。

    那藤条舞动之时,发出嗖嗖的声响,打在人的身上,连皮带肉能扯下来一块,被那些藤条控制住的骷髅架子也十分可怖,挠在人的身上,也能抓住几道深深的血痕。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那老妖婆在搞鬼,它肯定就在外面,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在对付这些骷髅架子和藤条的时候,便朝着那出口处恶狠狠的喊道:“老妖婆,你最好是放我们兄弟俩出去,将大爷我惹恼了,我绝对让你不得好死!”

    我这样骂完全是图个一时痛快,没成想,那站在外面的老妖婆却有了回应,他喋喋的怪笑了几声,说道:“小子……你既然想玩,姥姥就陪你玩玩……我到底看看你们能折腾到什么时候,等你们折腾的精疲力尽了,姥姥再慢慢享用你们的血肉……哈哈……”

    薛小七身上被藤条抽了一鞭子,顿时皮开肉绽,疼的惨叫了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小九,那老妖婆到底什么来路,咱们哪里招惹她了?”

    “有时候你不招惹她,并不代表她不想要咱们的命,别管她是啥了,先出去再说……”我跟薛小七道。

    “出去……别做梦了,你们就安心的死在这里吧,以你们两个小子再加上那只洪荒异种,足够老身渡劫了,能够被老身享用,是你们上辈子修来的福分……”那老妖婆又得意的说道。

    本来心中就窝火,这老太婆的话,让我变的更加恼怒。

    旋即,我拉着薛小七退后了几步,一掐手诀,便再次祭起了铜钱剑,催动了北斗铜钱剑阵,那铜钱剑受到法诀的牵引,瞬间就分解开来,化作了几十枚铜钱,朝着那些扑过来的骷髅架子和藤条散射而去。

    当铜钱打在那些骷髅架子上的时候,发出了一阵儿叮叮当当的声响,很快就落在了地上。

    但是我发现这铜钱剑阵的威力并不是很大,主要的原因是,这些骷髅架子根本不是人,铜钱打在它们的身上,只是打断了几根骨头罢了,并不能伤其根本,再者,那些藤条有了骷髅架子的掩护,也能保全自己。

    这一波铜钱剑阵,还是将那些藤条和骷髅架子逼着后退了一些。

    见铜钱剑阵不管用,我心中一阵儿懊恼,便想着是不是要动手大招了,将丹田气海中积压的怨力释放出来,从而让我的修为大增数倍,这样一来,或许能够脱困,彻底灭了这些烦人的藤蔓。

    可是,一旦将自己的怨力释放出来,后果可能不堪设想,在那幽冥之地,我曾经动用过两次积压在丹田气海的怨力,一次是被高祖爷爷平息下来的,另外一次则是被茅山镇守阴阳界的那位大拿给压制下来的。

    然而,这一次却是在荒郊野外,也没有什么高人,又有谁能够压制住我体内的魔气呢?

    一旦动用,便有走火入魔的危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可是不动用的话,我和薛小七就有可能死在这里,即便是逃出了这个地方,外面还有那老妖婆在等着我们,我们一样是个死。

    好吧,那就让这老妖婆见识见识我吴九阴的可怕之处,你妖气冲天,我魔气临体。

    你凶,老子比你更凶,你狠,老子比你更狠,豁出命去,也不能让这老妖婆得逞!

    想到这里,我再次收回了铜钱剑,割破了手指,将鲜血凝与之间,快速的掐动了手诀,通过血祭的方式,开始调动丹田气海中的怨力。

    随着丹田气海之中的灵力流转,紧接着,一股澎湃的力量从丹田之中爆发了出来,瞬间充斥于四肢百骸,那种肌肉被撕裂的感觉,那种骨骼在快速生长的感觉,我再一次的体会到了。

    我很喜欢这种强大的感觉,但是这种强大确实通过一种特殊的手段才能施展出来,每施展一次,我都要冒着生命危险。

    可是,我已经没有选择。

    魔气临体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那股澎湃的力量在我体内横冲直撞,似乎要破体而出,心中在刹那间就有了一种杀戮的情愫萦绕,无数忘川河里的冤魂厉鬼在我耳边叫嚣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