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336章 怨气很重
    这道漆黑的入口深不见底,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龙尧真人旋即转头跟我们两人正色道:“你们两个小子先进去,贫道负责断后,封闭这阴阳界的大门。”

    我和薛小七应了一声,便朝着阴阳界的大门走了过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朝着黑白森林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再次忧虑了起来,也不知道高祖爷爷到底出去没有,我是真的很担心他。

    随着龙尧真人的催促声,我回过了头,跟着薛小七旋即踏入了阴阳界的大门,薛小七一直走在我的前面,他一进去,便发出了一声嚎叫,紧接着就不见了踪影,我心中惶恐,不过也紧紧的抱住了怀中的那个小怪兽,一头扎进了阴阳界的大门之中。

    这一进去,便觉得一阵儿天旋地转,耳边全都是呼呼的风声,我不敢睁开眼睛去看,让身体随波逐流。

    我感觉到了怀中那小怪兽的惶恐,它发出了一阵儿呜呜的叫声,我只好将它抱紧了一些,感觉只有这样,才能让它感受到些许安慰。

    索性,这进入阴阳界的时间不长,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消失不见了,我很快就朝着下面跌落了下去,好像砸在了什么东西上,软绵绵的一点儿都不疼。

    但是耳边旋即响起了一声惨叫。

    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我屁股底下正坐着一个人,正是头先我一步进入阴阳界大门的薛小七。

    “小九……你赶紧起来……你想一屁股拍死我啊……”薛小七不断的伸手拍着我的屁股,我便抱着那小怪兽站起了身子,顺便将薛小七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们两个人朝着四周看去,但见还是在山洞尽头的那个大厅之中,正中间摆放着三清祖师的雕像,旁边小的三尊雕像则是三茅祖师。

    片刻之后,在我们身后的位置,突然金光一闪,一个人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当那道金光消失不见的时候,我们便看到了站在我们身边的龙尧真人。

    跟我们狼狈的样子相比,龙尧真人总是那般气定神闲,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在龙尧真人刚刚出现之后没多久,这个巨大的山洞之中顿时回荡起了一阵儿飘渺的声音你:“你们回来了……”

    说话的这个人,我们已经不陌生,便是镇守阴阳界的一个茅山前辈,此人就连龙尧真人都不知道是谁,唯一知道的是,这位茅山之前的大拿已经修炼成了地仙的级别,意识已经跟这阴阳界融为了一体。

    听到此人的声音在山洞里回响,龙尧真人旋即朝着三清祖师的方向行了一礼,恭恭敬敬的说道:“多谢您老人家让圣尊前去接应,要不然我等也不会这般轻松的就可以走出那黑白森林之中。”

    那个声音的主人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时限已到,贫道也觉得你们在那幽冥之地遇到了麻烦,所以便让那烟云火磷兽前去接应,估计也没有帮上什么大忙,你们能够从那凶险之处活着出来,便说明尔等命不该绝,一切都是你们的造化而已……”

    说到这里,我感觉这山洞之中的炁场一阵儿飘忽,然后有一股十分磅礴的力量锁定在了我的身上。

    那个声音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咦!这吴家的小子去了一趟黄泉路,回来好像变了一个人,身上充满了负面的气息,怨气很重啊……”

    刚才在没有进来这阴阳界之前,我便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儿,心中蓦然的就升腾起了一股暴戾的情绪,甚至于当这个镇守阴阳界的前辈说到我的时候,我心里都是一阵儿烦躁,想着我究竟怎样管你什么事儿?你管的着么?

    同时,我的心中再无畏惧,直接就仰着头,在这个山洞里肆无忌惮的瞧着,就在找寻说话的那个人的踪影。

    而这时候,那股锁定在我周身的磅礴力量猛然间收紧,朝着我胸口撞了过来,我只觉得身上传来一股剧痛,身子就被撞在了后面的石壁之上,脑袋一阵儿晕眩,再一次有了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小九……你咋了……”耳边传来薛小七关切的声音,我脑子嗡嗡响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而此时,薛小七正好将我的身体从地上拖了起来。

    此时,我再瞧自己身上看去,发现弥漫在周身的那股黑色的煞气已然消失不见,想必被重新封印在了丹田气海之中。

    肯定是刚才那镇守阴阳界的前辈所为。

    这一切都被龙尧真人看在了眼里,他替我解释道:“启禀师祖……小九这孩子是在忘川河畔偷彼岸花精的时候,被那忘川河的孤魂野鬼拖进了河里,然后他身上的一件法器搅动了忘川河里的黑水,吞噬了无数孤魂厉鬼,然后这法器的吞噬能力达到了一种极限,便将一部分怨力灌注到了这孩子身上,所以才会如此,这事情的缘由,还是吴念心老前辈告诉我们的……”

    听到龙尧真人这般说,那老前辈顿时大惊,声音都有些发颤的问道:“你刚才说是谁告诉你的?”

    “就是小九他高祖爷爷——吴念心。”龙尧真人再次说道。

    那个人似乎更加激动了,唏嘘着说道:“那个小娃娃还在人世……现在想必也是一百几十岁的人了,当年贫道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丁点的小娃娃,转眼间,一百几十年都过去了,他都成了别人的高祖爷爷……”

    听此人说话的口气,好像认识我那高祖爷爷,而且此人显然是我那高祖爷爷的先辈,甚至于要比我先祖爷的年纪还要大上许多,也不知道是茅山的哪位大能之辈。

    刚才我那股浮于身外的黑色煞气,已经被这位茅山的神秘人给压制了下去,我的意识又重新占据了主导地位,此刻听这老前辈说话,心中诚惶诚恐,也不敢插嘴说话。

    那老前辈唏嘘了一番,便没再多言,好像受到了很大的触动,旋即便催促我们赶紧离开此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