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228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第228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不是我想这么做,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要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也不会选择动用这样雷厉的手段。

    不过李战峰也是为了我好,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跟他叮嘱,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告诉我家老爷子,要不然肯定少不了他一顿臭骂,为了我上次气海丹田被毁的事情,老爷子没少费心,到处刷脸。

    李战峰旋即也答应了下来,不将此事跟老爷子说,我才放下心来。

    我们闲聊了几句,不大会儿的功夫,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就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递给了李战峰道:“李哥,你瞧瞧这是什么东西?是我刚才在袁朝晨那鳖孙逃跑的路上捡来的。”

    李战峰旋即接过了那个东西,放在手里翻看了一眼,点头说道:“这东西是一种存放灵体的阴器,袁朝晨这小子身上有这东西也不稀奇,那几个大头小鬼娃娃之前应该就是在这里面呆着的,这东西留着没有什么用处,拿回去毁了吧。”

    正说着,刘欣也走了过来,跟李战峰点了点头,又看向了我道:“小九哥,你打算如何处置这具尸魃和那个小鬼?”

    一看到脑袋上贴着一张镇尸符的林婆婆,还有被困在网中冲着我们龇牙咧嘴,一脸狰狞的小鬼萌萌,我的心顿时一阵儿刺痛。

    是啊,我该如何处置它们呢?

    一个被炼制成了尸魃,一个成了只知道害人的小鬼,它们是不可能再留了。

    我沉吟了一会儿,旋即站起身来,走到了林婆婆的尸身旁边,恭恭敬敬的朝着她老人家的尸身鞠了一躬,说道:“林婆婆,恕我不恭,对不住了……”

    说着,我就催动了伏尸法尺,将那伏尸法尺打在了林婆婆的天灵盖上,随着伏尸法尺红芒闪烁,不断有黑气被吸入其中,林婆婆的身子一阵儿剧烈的抖动之后,旋即瘫软了下来,恢复了本来模样。

    林婆婆被埋在地下许久,尸体已经是半腐烂状态,散发着阵阵尸臭。

    本来我是想将林婆婆的尸体重新安葬,但是李战峰却拒绝了我这个念头,原因是曾经发生过尸变的尸体,如果受到环境或者其他因数的影响,还是容易发生尸变的,提议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将尸体用火烧了,将尸骨重新藏于原处。

    原本林婆婆曾经留下遗愿,尸体是不能够火化的,但是现在遇到了这种情况,也是没有办法,只要听从李战峰的建议,让人将林婆婆的尸身接走,与那些黑毛僵尸一起拉到火化场火化。

    随后,我又央求了李战峰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袁朝晨身上掉下来的那个阴器给我,我要将小萌萌重新装进这个阴器之中。

    李战峰对于我的这个想法也表示极大的反对,他说萌萌都已经成了小鬼,早就没了原来的意识,最好的办法还是将其超度,往生为人,这才是它最好的归宿。

    其实,我也有这个想法,可是一想到萌萌陪伴在我身边那么久,我真舍不得它离开我,再者,萌萌之前也不想离开人世,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呆在我的身边。

    对于李战峰的这个建议,我表示不能听从,还是将萌萌收进了那个阴器之中,我对于此刻的萌萌还抱有一丝幻想,或许萌萌还能够通过其它一些办法恢复以往的意识呢?

    就连我丹田气海被毁都能够重铸,想必萌萌真的可以恢复意识,这件事情等我有空我就去问问薛家那两个老爷子,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我只能将萌萌给超度了。

    不过对于此事,我心里也没有多大的底气,薛家两位老爷子虽然是神医,但是也只是医人的,难道鬼也能医治?这未免有些太扯了。

    有一点儿希望总比没有的强,我还是去问一下的好。

    将萌萌收进了那阴器之后,李战峰那边就已经联系好了人,有几辆车开到了山下,顿时又上来了十几个穿着中山装的人,不过这些人跟李战峰带来的上一批人,明显逊色了好多,还有几个不是修行者,估计也是在外围打酱油的,负责后勤工作,对于捉拿袁朝晨这样凶险的任务,他们是插不上手的。

    这批人上来之后,就将那些黑毛僵尸用白布蒙了,抬上了车子,以及那两个牺牲掉的中山装,也一并拉上了车。

    这里没有我什么事儿了,我告辞了李战峰和刘欣他们,就独自朝着高岗村的方向而去。

    他们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情要处理,我也就没有让他们送我回去,想必袁朝晨带着他那重伤的小师姐已经逃远了,应该不也不再来找我麻烦。

    我下了山,在回去的路上,天色就已经蒙蒙亮了,这一次,心中觉得沉甸甸的,袁朝晨我是找到了,可是又能怎样,弄到最后又是一个两败俱伤,我现在重伤,萌萌成了小鬼,林婆婆炼制成了尸魃。

    袁朝晨和他那师姐没有占到便宜,带来的八具黑毛僵尸全部被歼灭,几个大头鬼娃娃也全都灭掉了,那恶婆娘也是生死不知。

    冤冤相报何时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就是江湖规矩。

    我和袁朝晨和他那师姐之间注定还会有一场生死之战,我们之间,必须要死一方,这场恩怨才能够化解。

    回到家里的时候,怕爸妈看到我身上的伤,我锁上了屋门倒头就睡,太累了,一直睡到下午时分才醒了过来,醒来一看,发现手机上有几十个未接电话,全都是陌生的电话号码,我觉得这电话有可能是罗三打过来的,我让他跟罗响打听袁朝晨在什么地方,可能他打电话就是告诉我这件事情。

    可是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袁朝晨昨天我见过了,不管他告诉我什么答案,对于现在的我都没有什么用处。

    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将身上的伤口全都隐藏起来,我出去洗了把脸,老爸老妈又出了门,估计是收拾那几亩天地去了,不过倒是给我留了饭菜在桌子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