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225章 两人丧命
    那个人反应倒也及时,脑袋微微一偏,那噬魂棍就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但是袁朝晨这小子狠啊,从身上旋即又摸出来了一把匕首,朝着那个人的后心就刺了过去,这一下正好就扎在了后心上,整把匕首都没入了那人的后背。

    那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就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不止,眼看着也是活不成了。

    袁朝晨这小子在两三秒中就一连杀了两个穿着中山装的人,趁着众人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很快又调转了矛头,看向了我这边。

    这小子年纪虽小,却是心急谋略十分厉害的家伙,对于局势的判断异常准确,他知道什么地方薄弱,什么地方坚不可摧,所以一上来,就杀了两个修为稍微有些弱的人,随后就看向了我这边。

    他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对付刘欣,肯定是觉得刘欣的修为比较高,有着极强的反应能力,怕不能一招得手,那时候就会陷入被动的局面,被人团团包裹。

    我这会儿已经伤的够重了,绝对不是袁朝晨这小子的对手,而他那双冷冷的眸子里杀机顿起,绝对是想要我命的节奏。

    在杀了两个人之后,他旋即快步如飞,提着那黑气腾腾的噬魂棍就朝着我这边猛冲了过来,我看到这个少年的脸上,有着无比的愤恨和憎恶,他现在恨我恨的肯定是牙根痒痒,恨不得将我挫骨扬灰的节奏。

    在看到他朝着我奔来的那一刻,我一伸手就将一旁的铜钱剑握在了手中,豁然而起,就要朝着袁朝晨冲去,可是一起身,就觉得脑袋一阵儿晕眩,可能是失血太多的缘故,体力明显有些不支。

    我刚刚起身,那袁朝晨就提着棍子砸了过来,头顶上一阵儿黑气弥漫,浓郁的死气铺天盖地,滚滚而来。

    我旋即提起了铜钱剑去挡,可是这时候,我发现一直蹲在我身边跟我包扎伤口的那个美女突然起身,挡在了我的前面,从身上摸出了几根银针,就朝着袁朝晨打了过去。

    袁朝晨和我都没有料到这个女流之辈还是个修行者,而且还十分厉害。

    那几根银针化作了几道白光,朝着袁朝晨周身各处打去,袁朝晨原本打向我脑门的棍子顿时收了回来,在自己身前转动了一圈,将那些打向他身上的银针横扫了出去。

    就这么一阻隔,刘欣和那五六个穿着中山装的就朝着袁朝晨扑了过来,其中一个人显得特别愤怒,大声喊着:“你杀了我付文朝老弟,我跟你拼了!”

    那个人是个壮汉,一脸的络腮胡子,手中的法器竟然是两把硕大的板斧,朝着袁朝晨的脑门就砍了下去。

    袁朝晨回手就是一棍,将那络腮胡子手中的板斧打飞出去了一把。

    这小子不愧是个修行奇才,小小年纪,修为便达到了这种地步。

    袁朝晨再想杀我,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顿时被六七个穿着中山装的人团团包围了起来,陷入了一片刀光剑影之中。

    站在我面前的那个美女医者朝着袁朝晨看了一眼,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旋即就朝着刚刚被杀死的两个穿着中山装的人走了过去。

    她先后将两个人抱在了我的身边,其中一个人是那噬魂棍打烂了脑袋,脑浆子都飞了出来,肯定是活不成了,不过另外一个则被扎中了后心,还没有完全咽气,嘴里一直不断的往外涌出鲜血,嘴巴一张一合的,瞪着一双眼睛,好像要说些什么。

    那美女医者蹲在地上,有些抽噎的说道:“浩阳大哥……您有什么话想说的就尽管说吧……”

    说着,那美女医者就将脑袋凑了上去,隐约中,我听到这个被扎中了后心的人,嘴里艰难的说道:“我……孩子……媳……”

    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完,一倒头,旋即就命丧黄泉。

    他就这样死了,他的死是那般的默默无闻,他是一个战斗在秘密战线上的无名英雄,一个叫脑袋随时挂在裤腰带上的人,他们要对付的并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也不是拦路抢劫的强盗,他们要对付的是一批拥有强大力量的修行者,这些人的杀伤力和破坏力远远超过那些穷凶极恶的歹毒百倍乃至千倍,没有他们的存在,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之人因此丧生。

    或许他们的死没有太多的人知道,因为他们的存在也是国家所要保守的秘密,很多人不知道有修行者的存在,更不知道有这样一批人坚守在这样秘密的战线之上。

    但是我却我记住了这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付文朝,一个叫李浩阳。

    通过他们的牺牲,我也终于了解到了我爷爷做了一辈子的这个工作是有多么艰险,他们才是最可敬的无名英雄。

    看着他们的尸体躺在地上,血流成河的样子,不知道怎的,心弦就被触动了,这让我鼻子有些发酸。

    那美女医者似乎是哭了,她伸手擦了一把眼角的泪痕,伸出了纤纤玉手,合上了那个人死不瞑目的双眼,口中喃喃的说道:“浩阳大哥,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嫂子和孩子的……”

    说罢,那美女医者就转过了头去,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摸出了两把短刀,像是医生做手术用的手术刀一般小巧,不过在她的双手之中却是灵活的跟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般,旋即就朝着那袁朝晨扑了过去。

    我再次朝着地上那两具尸体看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暗暗掐动了指诀,催动了丹田气海,让四面八方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我的身体。

    只要我还没有倒下,战斗就不会停止。

    虽然此刻的我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但是这两个倒在地上的人,又重新让我鼓舞了斗志,袁朝晨,你这个小鳖孙,大爷的,我吴九阴今天不杀了你,就对不住这两位兄弟的在天之灵。

    我再次提起了铜钱剑,也加入了战团之中,朝着袁朝晨杀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