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210章 尸体在哪?
    只听一个人说道:“大哥,这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前几天弄来的那个货成色一点儿也不好,都开始烂了,不光是货不好找,买家也很少有找上门来的,咱们这样下去,就得喝西北风了。”

    另外一个人道:“行了兄弟,有买卖做就算不错了,等咱们再做几笔大的,攒点钱,就娶个媳妇,过安生日子得了。”

    “就咱们做的这个挖坟掘墓的勾当,村子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谁敢将闺女嫁给咱啊?我看弄不好咱们兄弟俩也得打光棍,死了之后再配个阴婚……”那个当弟弟的小子说道。

    “你小子的嘴别胡咧咧,再胡说八道将你的嘴撕烂,只要咱们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不好找?大不了咱们去南方的穷山沟沟里买两个婆娘回来,那也不能打光棍不是?”那大哥的说道。

    “大哥,真能买的着?”那个弟弟的顿时兴奋的问道。

    “那可不……只要有了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要不哥跟你说咱们再做几笔大生意,明年说不定就能给你娶媳妇了……”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了眉目,这两个小子话里话外,肯定是偷尸体的贼无疑了。

    既然确定了目标,我就没有啥好说的,当即走到了正门前,一脚将屋门踹开,闪身就跑了进去。

    那兄弟两人一听到动静,顿时骂道:“特么的谁啊!”

    我快步冲到了屋子里,就看到那两个小子全都站起了身,从身边抄起了家伙,正准备往外冲。

    一看到我,这两个人就愣住了,我也站住不动,仔细打量起了这两个人。

    他们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一个也差不多有二十七八,那个三十多岁的人长的五大三粗,一脸的络腮胡子,满脸横肉。

    年纪稍小的一个,手里拿着一把,个子不高,但是很敦实,长了一双小三角眼,凶光毕露。

    一看到这两人,我便冷声问道:“你们是黄显力和黄焕斌两兄弟吧?”

    “我们就是,你特么的是谁啊,大半夜的怎么跑我们家里来了?”那五大三粗的汉子怒声说道。

    “小爷找的就是你们!”说罢,我直接朝着前面的老大冲了过去,一拳就朝着他的脸打了过去,那小子旋即摸起了桌子上的一个盘子,朝着我砸了过来。

    我的手打烂了盘子,然后才撞在他的脸上,那五大三粗的小子顿时就飞了起来,砸在了一旁的饭桌之上,整张桌子都砸的稀巴烂,随后,他身后的那个弟弟,也就是那小三角眼大喝了一声,提着一把就朝着我心口窝捅了过来,出手就想杀人,还真是不要命的家伙。

    我身子一闪,躲过去了那把,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子,另外一只手就朝着他拿着的手拍了过去。

    这一招又是阴柔掌,三成的力道,就听到那小三角眼的胳膊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骨断筋折。

    手中的那把也掉落在了地上。

    一声惨嚎在屋子里回响起来,我旋即又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惨叫声戛然而止。

    不到十秒钟,这兄弟俩全都被我打翻在了地上,哀嚎不止。

    那个最先挨打的老大,被我一拳头砸在了脸上,后槽牙都飞出来好几个,一张嘴全都是血,哗啦啦的往外流。

    我既然敢单身匹马的找上门来,那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这兄弟俩显然也都知道。

    那个老大吐出了几颗牙之后,便跪在地上央求道:“大哥……大哥……别打了,您到底是干嘛地啊?能不能让兄弟我死个明白……”

    “你们偷的尸体呢?”我冷声问道。

    那兄弟俩跪在地上,互相看了一眼,那老大旋即说道:“大哥……您说的话,小弟怎么听不明白……我们这里哪里有什么尸体……”

    我冷笑了一声,旋即说道:“不承认那好办啊,我就将你们的手脚全都打断,看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再偷尸体了!”

    说着,我一把就将那老大提溜了起来,一只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子,一股灵力旋即蔓延了过去,那小子连三秒钟都支撑不到,便惨嚎了起来,举手求饶道:“大哥……大哥……饶了我吧……我带你过去……”

    我一把松开了那老大的手,让开了一条道,再次说道:“尸体在哪?快带我过去!”

    那老大连连点头,将断了一条胳膊的小三角眼搀扶了起来,就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没料想这兄弟俩刚一出了屋门,便朝着院门口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边跑一边还大声喊道:“快来人啊,我家里进贼了!”

    这两个小子还真是死性不改,还想要叫人过来,我听那小卖铺的老板说,这个西里洼村姓黄的人还挺多,应该是个大家族,农村人一般又比较团结,一家有难,四方支援,若是将村民全都招引过来,我总不能挨个的打出去吧?

    旋即,我从地面上捡起了两块砖头,分别朝着他们两人的腿肚子打了过去,两个人刚刚跑到门口,便相继扑倒在地。

    我刚才下手挺重的,估计他们俩是跑不动了。

    很快,我就追了上去,揪着他们两个人的衣领子就拖到了院子里,丢在了地上。

    那两个人趴在那里一句话不说,我先是走到了那老大的身边,将他的手提了起来,恶声说道:“跟我耍花招是吧?不给你们点苦头尝尝,你们还以为我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呢。”

    说罢,我揪住了那老大的手指中使劲儿掰了两下,连着三声骨头碎裂的声响,那老大的一根手指头就断成了好几截,俗话说十指连心,这般苦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那老大疼的惨叫不止,眼泪鼻涕都下来了。

    旋即,我又握住了他的第二根手指头,再次问道:“尸体到底放哪了,我只问一次!”

    那老大看我的满是杀气的眼神,绝对不是在说笑,连忙颤声道:“在……在我家地窖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