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去找两个老头儿

第182章 去找两个老头儿

    听到高祖爷爷这般说,老爷子又激动了起来,朝着虚空处连连叩首。

    我心中也是有些惶恐不安,对着虚空处磕头,这高祖爷爷也真是的,既然我们都来了,也不现身见上一面,弄的这么玄乎,让我感觉十分紧张,同时觉得这老爷子绝对是牛到无敌了,爷爷这般手段都如此厉害,高祖爷爷那得厉害到什么程度?刚才我还听爷爷说话的那意思,先祖爷的手段,这位高祖爷都会,想必那流传下来的绝招,他也尽数掌握了,若是能传授给我几招,岂不是牛大发了?

    心里百转千回,都是在想这些不靠谱的事情,目前最让人头痛的还是解决我丹田气海被毁的事情,这个事情结局不了,再厉害的术法摆在我面前都没有任何用处。

    如此惴惴不安的等了大约有四五分钟的光景,突然间,一声破空之声就虚无之中传了过来,径直落在了老爷子的面前,那个声音旋即又道:“你拿着这个信物去红叶谷找两个老头儿,他们是兄弟俩,一个叫薛悬壶,一个叫薛济世,咱们老吴家对他们有再造之恩,他们看到这信物,就什么都懂了,这俩老头乃是一顶一的神医,这孩子的情况,如果这两个神医都束手无策的话,那这江湖之上,就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了,想必他们应该还活着,毕竟是神医,长生之法应该比老夫懂,也是几十年没见了,如果见到这两位,替老夫跟这两位老哥问声好,就说我这老家伙还活着就行了……”

    爷爷恭敬的叩头,我也在一旁跟着磕头,自然是对这位高祖爷千恩万谢。

    随后,那个声音又道:“行了……你们走吧,这孩子的情况越早治就越好的快,切莫耽误了时机……”

    就在高祖爷说完这句话之后,四周白色雾气就渐渐的消褪了下去,过了四五分钟,这个地方又变成了一片荒山野岭。

    老爷子将地上那个信物捡了起来,双手托着,仔细打量,我也凑过去看,发现老爷子手中拿着的东西颇像是一个令牌,不过是木制的,上面有有篆体写了一行小字,我文化不高,却也是高中毕业,有些字还是能够认得的,上面好像有茅山的字样,下面还有四个字,清风道长,字体轻灵飘逸,十分洒脱。

    一时好奇,我便问道:“爷爷……高祖爷爷给的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咱们先祖爷师父的令牌,是为了证明身份的,那个时代的茅山弟子,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张这样的令牌,行走江湖,茅山的威名远播,一看到茅山弟子,谁不敬畏三分?”老爷子解释道。

    旋即,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刚才高祖爷说让我们去红叶谷找薛悬壶,薛济世两个老人家,这红叶谷我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就在天南城的南部山区附近,那个地方好像是一个旅游景点,一到了秋天,漫山遍野的红叶,红似火,似朝霞满天,花红柳绿,十分漂亮,每天去那的人络绎不绝,如果这两位老人真是神医的话,怎么可能会住在那种地方?

    不过既然高祖爷爷说在那里,肯定就错不了,我也不敢多嘴去问。

    爷爷将那块令牌收了起来,转头朝着身后的虚空处又看了一眼,带着我就朝着外面走去。

    等我们爷孙俩人走到大路上的时候,天都黑了下来,这是一条环山路,路上的车辆稀少,很久都看不到一辆车,我的丹田气海被毁了之后,平时看着跟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路一走多了,就浑身冒虚汗,双腿发软,而且丹田一股一股的传来刺痛,让人生不如死。

    我真的成了一个废人,比正常人的情况还差了许多,我真没料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看这种情况,以后真的连力气活都干不了了。

    我只有将希望重新寄托在那两位神医的身上,即便不将我的丹田气海重铸,起码让我变成普通人的样子也行,这样日子真没法过了。

    走到了大路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瘫软了下来,爷爷甚至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我知道老爷子心中有气,他这是在惩罚我,让我体会一下自食恶果的感觉。

    其实,我心中一直都有个疑问,高祖爷爷为什么会呆在这个地方,而且始终不现身跟我们见上一面,这个问题我憋了一路,这会儿趁着歇脚等车的空闲,就问了老爷子这个问题。

    然而,老爷子却是对我一番爱答不理的模样,模棱两可的说道:“这还不是你能知道的问题,有些事情等你到时候该知道了,自然便会知晓。”

    我没有再问,答案反正都是一样的,那就是问了也是白问。

    等了约莫有半小时的光景,我们终于坐上了一辆过路车,老爷子给了他二百块钱,直接杀回了天南城。

    随后,又打了一辆车,从天南城回了高岗村。

    这一个多月,爸妈都没有见我的面,看到我之后,自然是一番欣喜,却没有料到老爷子是跟我一起来的。

    爸妈隐约知道一点儿老爷子的情况,神神秘秘的,有些事情他们也不过问,只忙活着做饭。

    我的饭自然还是十全大补汤,现在我一看到那碗里漂浮的毒虫子,就恶心的想吐,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下去。

    吃过了晚饭之后,老爷子就出了家门,说是还有些事情要做,吩咐我好好休息,明天就带我去红叶谷。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老爷子去干什么,我也只好乖乖的回到了屋子里,躺在那里辗转难眠。

    我不知道这次的结果会怎样,能不能找到高祖爷爷说的那两个神医,即便是找到了,也不一定将我治好,对于前途,我一片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最近遇到了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一年的功夫,我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次死里逃生,正如爷爷说的那般,一入江湖深似海,完全身不由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