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56章 北斗铜钱剑阵

第156章 北斗铜钱剑阵

    我带着林婆婆给我的东西回到了家里,脑子里一直回想着林婆婆信上写的那些事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坐在床上之后,我就将林婆婆给我的那本《北斗铜钱剑阵》的法诀拿了出来,先是粗略的看了一遍,这文字一如我那本吴氏传家秘术一般精奥,深深的吸引了我。

    当初我曾经见过林婆婆使用过这个剑阵,这剑阵的引子还是需要靠这把北斗七星剑牵引,以前的时候我没有仔细看过这剑,现在一看,更觉得不可思议,这铜钱剑完全是由铜钱组成,中间没有任何东西连接,但是这些铜钱却紧紧的吸附在了一起,就像是吸铁石一样,将各个铜钱紧密相连,我感觉,这把铜钱剑肯定被设置了什么秘法,要不然这剑是无法这般衔接的。

    我也是修炼了快一年的修行者,本来潜质就不错,还被爷爷的十全大补汤滋补了一番,修为精进的很快,所以基础十分扎实,只粗略的看了一遍林婆婆留给我的这套法诀,便试着用了一下这把铜钱剑。

    将灵力集中,气沉丹田,催动口诀,按照阵谱中的手诀牵引,我朝着前方一指,这把铜钱剑旋即就有了反应,发出了一阵儿轻微的嗡鸣之声,竟然从手中直接飘飞了出去,不过刚刚飞起,很快就落在了地上。

    这让我感觉十分神奇,整整一晚上,我都沉浸在这本《北斗铜钱剑阵》的法诀之中,甚至都忘记了将小鬼妖萌萌放出来玩了,遭了萌萌好一阵儿埋怨。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依旧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别的事情,除了每天必须的修行之外,我大部分时间都沉浸在《北斗铜钱剑阵》之中,甚至都到了一种废寝忘食的地步,有时候是真的顾不上吃饭。

    因此,挨了不少老妈的埋怨,说我最近都有些魔怔了。

    本来,我还一直沉浸在失去李可欣的阴霾之中无法自拔,接下来又是一连串的打击,都让我有些茫然了,可是当我真正将心思花费在修行上的时候,所有的烦恼都被我忽略不计,我现在也只有靠修行来麻醉自己,让自己忘记一些让我困扰的事情,可是当我每次清闲下来的时候,那个倩丽的身影还是会在我脑海里徘徊不定。

    有些事情注定要铭刻在心中一辈子,成为一种永远不可触摸的伤痛,而这一切只有靠时间来沉淀。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我对于北斗铜钱剑阵的摸索已经小有成效。

    这一切还要感谢先祖爷流传下来的那套吴氏传家秘术,给我打下了一个非常坚实的底子,先祖爷留下来的这本书要比林婆婆给我的北斗铜钱剑阵的法诀要难的多,毕竟北斗铜钱剑阵只是孤立出来的一门术法,只要是修行者,有底子,很快便能够掌握一些门道,但是要让这剑阵发挥出很大的作用,还是要不断修行,让自己的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这剑阵的威力才会愈加凌厉。

    而吴氏传家秘术的修行法门,是先易后难,是对修行者一个整体的提升,后面主要涉及了控尸秘术,伏尸法尺和茅山帝铃的具体用法,以及一些深奥的法诀,作为一般的修行者,普通的妖魔鬼怪完全可以应对,但是要达到那种登峰造极的地步,远远不够。

    却也不知道为何,我这先祖爷偏偏不将他最为拿手的本事流传下来,我听老爷子好像说过,先祖爷本来还是有一套剑诀的,一百几十年钱,先祖爷便是靠着那剑诀纵横江湖,无可匹敌,闯下了偌大一个名头,那套剑诀若是能够流传下来,最好不过了。

    听老爷子的解释,先祖爷之所以不将剑诀传下来的的原因,是因为怕后代子孙插足江湖纷争,更怕后代子孙用所学之术法为害一方,我觉得这倒是大可不必担忧,我们老吴家的家教还算是十分严格的,即便是学了那些厉害的术法,也不会与天下人为敌。

    总之,只用了一个月,我就能简单的操控这北斗七星铜钱剑了,当法诀催动之时,那把铜钱剑就会凌空飞起,紧紧衔接在一起的铜钱立刻就会分解开来,化作一大片铜钱,朝着目标打去。

    在一天晚上,在小鬼妖萌萌的见证之下,我便是用这北斗铜钱剑阵打破了我家的玻璃,结果老爸老妈都被惊醒,还以为家里遭了贼,将我好一顿臭骂。

    不过在他们到我屋子之前,我已经将萌萌藏了起来,那把散落在外面的铜钱,经过法诀的再次牵引,又会组成一把铜钱剑的模样,从新落回到我的手中。

    这当真是一个不错的法宝,老爷子用铜钱当做暗器,一次也只能耍出去七八枚铜钱,跟我这铜钱剑阵相比,还真是差了一些,我这一把剑出去,顿时化作数十枚铜钱迸射而出,若是打在一个人的身上,那肯定直接将其打成马蜂窝不可,指哪打哪,准头极好,值得一说的是,我曾经见过林婆婆将铜钱剑催动之时,那漫天的铜钱之上还能够分离出很多铜钱分身,也就是说一枚铜钱能化作许多道铜钱剑气,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目标纷至沓去,那杀伤力简直也没谁了。

    不过我目前的修为,也只能将铜钱剑发挥到操控自如的水平,要想分离出剑气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无论哪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看家绝学,不容小觑,林婆婆只是跟一武当山的高人学了几年,便有这般造诣,已经十分厉害了。

    既然这剑诀和铜钱剑落在了我的手中,我就要争取让它发挥出他应有的作用了。

    没有先祖爷流传下来的剑诀宝剑,这铜钱剑暂时用着,也是绰绰有余了。

    毕竟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江湖,也没有那么多凶险,我的仇家也只是像罗响那样的普通人,对付他也不需要多么深奥的东西。

    一想起罗响来,我就恨的牙痒痒,我觉得要收拾他也是时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