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51章 冷血杀手
    我冲着这黑衣人嘿嘿一笑,露出了满口森森白牙,我自己觉得我这个笑容都挺吓人的,更别说这小子了。

    “兄弟,在我动手之前,还想奉劝你一句,你最好现在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免得一会儿再受苦,多受一份罪,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说呢?”我微笑着说道。

    那黑衣人直接扭过了头去,冷声说道:“要杀就杀,何必废话!我做这一行当,就是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活计,自打杀了第一个人开始,我能多活一天都是赚了,早特么活够本了,这一天迟早要来,你尽管动手就是了。”

    我再次嘿嘿一笑,说道:“其实,我挺敬重你这样的硬汉的,可是你在动手杀我之前,肯定没做好工作,哥们,你也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要是你知道的话,我想你可以准备的再充分一下,或许你还能真的杀了我。”

    那黑衣人趴在地上不说话,好像真的就是在闭目等死了。

    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随后再次说道:“废话咱们就不说了,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吴九阴的手段,要不然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说着,我快手的掐了几个手诀,一下拍在了那黑衣人的天灵盖上,顿时将自己积蓄已久的灵力朝着那黑衣的体内灌输了起来。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在没有感受到“炁”场之前,被人强行输送灵力是一件异常痛苦的事情,就好像是往一个吹的即将要爆炸的气球里面继续吹气是同样一个道理,而此时的这个黑衣人,就是那个已经被充满了气的气球。

    当我的灵力源源不断的通过他的天灵盖输送进他的体内的时候,他会感觉到一种身体各处被撕裂的痛苦,因为他没有将丹田修炼出来,这种灵力就会扩散到他的全身各处,撕扯着他的每一处肌肤,由内到外,估计比女人生孩子还要痛苦一百倍。

    在我输送灵力给他的前十秒,这小子还能够咬着牙硬挺着,可是十秒之后,就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在这寂静无人的夜里,听起来异常吓人。不过他现在也只能叫了,身子被我控制着,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又过了五秒,这小子已经疼的浑身都在痉挛,身子似乎都肿胀了起来,眼球全都是血丝,凸出了眼眶。

    他哭了,眼泪鼻涕流了一脸,苦苦哀求道:“住手……你给我来个痛快的吧……杀了我……”

    “你说了我才会停手,不说咱们就这么耗着,我有的是时间陪着你……”

    说话中,我又将一股灵力灌入了他的天灵盖,那小子疼的死去活来,一股屎尿的骚臭味顿时在空气中飘散开来,这硬汉也承受不住了,一时间大小便失禁。

    又过了五秒之后,他终于扛不住了,求饶道:“住手……我……我什么都说……求求你了……”

    “那好,我来问你,究竟是谁指使你过来杀我的?”我的手并没有离开他的天灵盖,当即问道。

    “是……是罗三爷的儿子罗响派我过来杀你的……”他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很好,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你究竟是谁,他派你过来杀我给了你多少钱?”

    “我……我是暗组织的成员,罗响说只要我杀了你之后,就给我三十万,在动手之前先预付了我一半的定金……”

    好家伙,大手笔啊,一出手就是三十万,对于罗响来说肯定是九牛一毛,对于我来说,三十万就是我的一条命。

    “暗组织又是什么玩意儿?”我疑惑道。

    “暗组织是一个杀手集团,只要给钱,什么人都可以杀……”那黑衣人有问必答。

    “那是不是我给你钱,你连你亲爹都可以杀呢?”我冷哼道。

    “我没有亲爹……如果有的话,理论上是可以的……”他十分冷酷无情的说道。

    果真是一个冷血杀手,连亲爹都敢杀的人,估计什么事情也都能做的出来了。

    我想知道的事情也全都知道了,当即将手从那黑衣人的天灵盖上挪了下来,那黑衣人再也支撑不住,一倒头,再次昏死了过去。

    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要杀我的人果真是罗响,此人睚眦必报,阴险歹毒,我觉得我不可能继续再沉默下去了,别人都想要我的命,我再隐忍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当下,我坐在那黑衣人的身边,再次点燃了一根烟,烟雾缭绕之间,我将手机摸了出来,给向前打了一个电话。

    向前这会儿肯定是在睡觉,迷迷瞪瞪的接通了电话,一看是我打来的,便问道:“吴九阴……这么晚打电话有啥事儿?”

    “有人要杀我,现在那人被我打了个半死,我在高岗村附近的一个山坡上等你,你快过来把人带走吧。”我淡淡的说道。

    向前一听,顿时不解道:“开什么玩笑,谁还能杀得了你?在看守所带着手铐都能打趴下七八个人,这胆子也太肥了……”

    “他有枪,而且是狙击枪。”我打断了他的话。

    电话那头一阵儿沉默,随即声音变的沉重起来,说道:“你等着,我马上带人过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向前就挂掉了电话,我一个人坐在山坡上静静的等候。

    凡是涉及到枪的案件,一般都是大案要案,向前那边绝不敢有一丝的马虎。

    我想罗响这小子给我阴的,那我就给他玩明的,指使他人暗杀可不是一个小罪,起码要判他个十年八年的,现在我人赃俱获,不怕那黑衣人不招,现在是法制社会,杀人是要偿命的,即便是罗响家再大的势力,还能逃脱的了法律的制裁?

    这才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

    老爷子曾经跟我说过,别脑门一热就跟人家打打杀杀的,一定要动动脑子,这句话我谨记在心,有轻轻松松能够收拾罗响的法子,我干嘛再给自己找麻烦呢?

    等候了大约有一个小时的光景,几辆警车就呼啸而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