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36章 讹上我了
    我看了这和尚一眼,心想这是要讹上我了么?

    那和尚却嘿嘿笑道:“这位小施主心地善良,真是一个大大的好人啊,不如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再给小僧找一个住的地方吧,这些天一直风餐露宿,差不多快一个月没洗澡了……”

    我一愣,说道:“小师傅,你这是抓到一个好人打算讹到底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找个洗浴中心洗洗澡,按摩一下?”

    “如果可以的话,小僧也不会推迟……”这臭不要脸的和尚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我真是拿这和尚没有办法了,当下只能好言好语的劝说道:“小师傅,我今天还有事,这饭是我请的,住的地方你就自己想办法吧,我真的有事儿,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说着,我便绕开了这和尚,快步朝着川流不息的大街上跑了过去。

    本来我是想吃完混沌接着就去医院找高顽强和柱子的,但是一看手机,这会儿都已经十二点多了,又被那倒霉和尚耽误了一段时间,想想还是算了吧,估计他们两个早就睡着了。要不回到高顽强家里先住上一晚,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其实,我心里一直还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整治田宁那小子,那小子也是坏透了,跟罗响两人狼狈为奸,我要不整治他一番,着实难以咽下心中这口恶气。

    去高顽强家里,正好能将这事儿给办了。

    穿过了几条街道,我回头去看那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疯和尚,见没了踪影,顿时就放下心来。

    这和尚看起来就奇奇怪怪的,我总觉得哪里有些古怪,还是躲远一点儿好。

    估计是个冒牌的和尚,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和尚有吃肉馅的混沌的。

    一路上想着该怎么整治田宁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回到了高顽强的家里,他家的大门依旧是敞开的,院子里一片狼藉,看到这番景象,我又觉得打那汪传豹一顿还真是有些轻了。

    只是我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屋门口有脚步声,心里咯噔一下,转头看的时候,紧接着就看到了一张贱兮兮的笑脸从门口处探了过来,正是那一口气吃了三碗混沌的小和尚,他冲着我嘿嘿一笑,说道:“小施主……原来你住在这里啊,在繁华闹市中,有这么一出僻静的场所,当真是不错的所在……”

    说着,那贱兮兮的和尚一闪身就走进了院子。

    看到这和尚,我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当下再也无法容忍了,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和尚真是一点儿规矩都不懂,谁让你来的……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小僧一路跟随而来,只是施主没有发现罢了,我看施主也没有什么事情去干,不如就收留小僧一晚吧,小僧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保证不多留片刻……”

    说着,那和尚就径直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他先是笑眯眯的看着我,继而就看了一眼这乱糟糟的院子,当即脸色一变,又道:“小施主,你们家这是遭贼了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他的视线落到那狗窝的时候,就更加激动了,一路小跑着就走了过去,蹲在了那条死去多时的大狼狗面前,双手合十,悲天悯人的说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贼实在是太坏了,砸了东西,竟然连这一条生灵也不放过,罪孽……罪孽啊……”

    紧接着,这和尚摇头叹息着,从高顽强家的院子里摸来了一把铁锨,就开始在院子的一角挖了起来,看那样子好像是要将那条被打死的大狼狗给埋起来。

    看到这小和尚的这番举动,我的心里一软,便不再去管他,心想住一晚就住一晚吧,反正这又不是我家。

    他能够动手埋狗,就证明他的心肯定是善良的,这样一个和尚除了行为举止有些让人无法理解之外,人看起来还是不错的样子。

    任由那和尚在院子里忙活,我从高顽强家里边准备了一些东西,找来了一个脏兮兮的木偶,又翻出来了一张黄纸,拿出来了从田宁脑袋上薅下来的几缕头发,用那黄纸包裹了,打算等那和尚折腾完了之后,我就开始想办法对付田宁,引鬼上他的身。

    可是那小和尚这一忙活起来好像是没完没了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挖了老大一个坑,将那只身体已经僵硬的大狼狗抱起来轻轻放了进去,然后用土埋上。

    心想,这小子总算是忙完了吧?

    可是偏偏没有,紧接着,这和尚就开始给高顽强家里收拾院子,将那些被打碎和打烂的东西都归拢在了一起,又拿来了一块抹布又擦又洗的。

    我看着他一直忙活到深夜两三点钟,我自己都开始犯困了,这和尚终于忙完。

    心想,这回总该睡了吧。

    可是还没有,这和尚又弄了一盆自来水,脱下来那身脏兮兮的僧袍,用凉水在院子里洗起了澡。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这和尚别看着穿着那破烂僧袍不显山不露水的,可是这僧袍一脱下来,竟然是一身腱子肉,让人叹为观止,借着皎洁的月光,我似乎还看到了这和尚身上有纹身,但是这纹身具体是啥,我也看不清楚。

    作为一大老爷们,一和尚在院子里洗澡,我也不好意思凑过去看,万一被人撞见,肯定是基情无限。

    这和尚洗澡洗了半个小时,随后又开始洗他那身破烂的僧袍,晾晒在了院子里。

    等所有的都忙完了,我困的都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坐在屋门口直打盹。

    那和尚却精神的很,走到我身边,嘿嘿笑道:“小施主,你怎么还不去睡呢?”

    “马上,你先去睡吧。”我道。

    “那我睡哪里呢?”

    “随便找地方睡就行,愿意睡哪就睡哪。”我摆了摆手,说道。

    那和尚点了点头,光着膀子一闪身就进了屋里,随便找了张床躺了下去,不到五分钟,便鼾声如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