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29章 你是讲道理的人

第129章 你是讲道理的人

    不对,我又想错了。

    我想应该是这样,自打我一出了那看守所的大门,就一直被人盯着,甚至我去了高顽强家里还有去了医院,他们也都知道。

    所以,他们早早的就安排了人手,在这里等候我的大驾光临。

    我以为我是在守株待兔,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

    跟他们相比,他们才是老江湖,我依旧是那个懵懂无知的乡下小子。

    一瞬间,我就想清楚了这些事情,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愚蠢无知,只是觉得那个叫做田宁的小子,的确可恨,我必须要好好的整治他一番。

    此刻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我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用眼睛平淡的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汪传豹,这小子以为我必死无疑了,那一双大手肆无忌惮的在那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摩挲着,嚣张,真是嚣张极了。

    看我不回话,那汪传豹的一张胖脸上的肥肉一抖,眼神就变的凌厉起来,说道:“吴九阴……你小子胆子还真是够肥的,你也不可着这天南城满大街的打听打听,你豹爷是什么人,你就敢得罪,你说说你小子究竟是长了几个胆子,还敢明目张胆的一个人到我这夜总会里来?你以为你小子是赵云转世,还能在我的场子里撒野,杀个七进七出咋地?”

    顿了一下,汪传豹又是一声冷笑,接着道:“其实呢,你跟罗大公子这事儿没完!即便是你从笆篱子里面活着出来,我们打了你的人,你不找过来,罗大公子也早晚会找你麻烦,你跟他抢女人,就是在找死,罗大公子这次可是真怒了,长这么大,他亲爹都没打过他一巴掌,你小子那天晚上还敢打他?他肯定弄死你不可!今天你小子落在了我的手上,咱们就划出个道道来吧,你说你想咋办,豹爷是讲道理的人,你来我这儿找麻烦,我不可能让你囫囵个的出去,要不然豹爷在这天南城就没法混了……你说吧……我是废你两条胳膊,还是打断你两条腿呢?”

    我干咳了一声,淡淡的说道:“豹爷,你是讲道理的人,这事儿就好办了,你打了我两个兄弟,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你把医药费给我,我再将你打的跟我兄弟一个模样,这事儿咱们就算是扯平了,我吴九阴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你看这事儿咋样?”

    此话一出口,汪传豹愣了,像是看神经病一样在看我,突然间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汪传豹一笑,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在笑,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笑了许久,那汪传豹差点儿将眼泪都笑了出来,伸手指着我道:“你小子可真逗,刚才豹爷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不用说了,我做给你看怎么样?”

    话声未落,我突然伸出了两根手指,一下夹住了架在我脖子上的刀刃,往旁边一划拉,身子猛然间一下跃起,将我旁边的一个人踢飞了出去,连着砸翻了好几个人。

    紧接着,不等这群人反应过来,我一个箭步就朝着门口冲了过去,期间,半路上还有几个挡路的,我一拳一个全部放翻在地,一个猛冲之下,整个身子就像是一个出膛的炮弹一样朝着那扇紧关着的木门撞了过去。

    这一刻,我几乎将全部的力气都用上了,气沉丹田,全身绷紧,将自己当做了最好的武器,猛然撞击,那扇沉重而厚实的木门就被我整个的撞飞了出去。

    门被撞飞了之后,我一个前滚翻落地,就朝着一楼的方向狂奔而去。

    随后耳边传来了一个暴怒的声音:“给我抓住这小子,不能让他跑了!”

    跑?

    这不是我吴九阴的风格,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就打算将汪传豹的这个夜总会搅的天翻地覆,鸡犬不宁,我要砸了他这个地方,就像是他们砸了高顽强的家一样。

    我这一出来,身后稀里哗啦的一群人就追了上来,没等我跑到一楼,这一楼的大厅里顿时也迎上了一大群人,手里全都拿着家伙,将我堵在了楼道中间。

    普通人对我来说,着实不堪一击,即便是我没有得到爷爷传授给我的那本吴氏传家秘术之前,我一个人打七八个人也不成问题,因为我们老吴家有一个规矩,世世代代都会些拳脚功夫,而这套拳脚功夫也是我那先祖爷吴风流传下来的,这套拳脚功夫给我打下了深厚的底子,再加上吴氏传家秘术上的内家功法催动,更是让我发挥到了极致。

    修炼了这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发现,普通人的移动轨迹,在我气灌全身,全神贯注的时候,突然间就变的缓慢了好多,甚至他们的企图我也能够拿捏的准。

    当下一把大砍刀朝着我脑门劈下来的时候,我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子,一掌拍向了他的胸口,那人倒飞了出去,再次砸倒了身后的一片人。

    这一招,也是在吴氏传家秘术中学来的,那本书上记载的这门功法叫阴柔掌,这掌法达到极致的时候,甚至可以一掌拍碎千斤重的石板,这样的本事我是想都不敢想,感觉太过玄乎,再加上我也只是修行初期,只学了一点儿皮毛,从那本书上看,这阴柔掌在后期进过先祖也的改进,加入了一些隔山打牛的技巧于其中,我这一掌出去,最前面的那个人倒是没有怎么伤到,后面的一群人确实砸的横七竖八。

    我一把夺过了一把砍刀,直接踩着地上那些人的身体,脚步轻盈的快速移动,跳到了一个吧台之上。

    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那价格不菲的水晶灯,心里想着,这东西应该不便宜,就先是砸了它吧。

    这般想着,一下就将手中的大砍刀丢了出去,那砍刀正好砍在了那悬挂吊灯的铁钩子上,将其砍断,那巨大的水晶灯掉落在了地上,摔的粉粉碎,哗啦一声响,满地的碎渣子,这一刻,战斗才正式打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