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28章 中了埋伏
    我目送着汪传豹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进入了夜总会的大门,这一刻,我的眼睛里肯定闪着凶光,脑海里浮现出了躺在病床上的高顽强和柱子那番凄惨的样子,还有高顽强家里一片狼藉的景象,甚至于还有他家那只尸体都已经变的僵硬的大狼狗。

    怒火瞬间就在心中熊熊燃烧了起来。

    今天,我吴九阴来到这里,不光是要给汪传豹讨要一个说法,还要砸烂他的夜总会,就因为他砸烂了高顽强的家,他伤我一分,我就要还他十分,让他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要打的他后悔招惹到了我吴九阴,这才是他应该得到的下场。

    所以,我并不打算在大街上动手,我就要打到他的老巢,给他留下一个无比深刻的印象。

    汪传豹给那两个女人前脚刚进去,我随后就跟了上去,一闪身进入了夜总会的大门。

    说实话,这种奢华的地方,我之前从来都没有来过,不光是因为我是一农村娃,还因为我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常年在外打工,工资实在是少的可怜,这种地方根本消费不起,甚至于不知道这种地方究竟是做什么的。

    今日来到这样的地方,也顺便开开眼界。

    这刚一进入夜总会的大门,便是一番奢华的景象,里面人流来往不惜,红男绿女,穿着都非同一般,这里面的装潢也十分考究,便是头顶上悬着的一盏水晶灯,估计也是价值不菲,看到这样的环境,我竟然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待会儿该要从哪里开始砸呢?这样精致的东西砸烂了,还有些下不去手。

    我想汪传豹这小子肯定十分有钱的,这么大一家夜总会都是他的,不知道他名下还有什么产业。

    像这样的有钱人都被那罗响挥之即来,就知道罗响的势力有多么大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罗响而起,不过我并不着急找他,等收拾完了汪传豹之后,很快就轮到他了。

    进入这夜总会之后,顿时就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愣了一下神儿,我差一点儿就将今天的主角给跟丢了,仔细寻找了一番,才看到那汪传豹带着两个女人朝着二楼走了上去。

    那汪传豹的手很不老实的在那两个女人身上揩油,弄的那两个女人不停的摇摆着身姿,发出了咯咯的笑声,转眼间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停留了片刻,旋即就追了上去,就当我走到上二楼的那个楼梯处,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总觉得背后有人在冷冷的盯着我。

    作为一个修行者,对于周围炁场的变化很轻易就能够察觉,虽然现在我的修为还很弱,但是跟普通人相比,却有着天壤之别。

    我连忙转头看去,身后依旧是来来往往的人,并没有什么异样,不过总感觉是出去的人比进来的多。

    我也没有多想,怕一会儿找不到那汪传豹了,连忙快速的朝着二楼奔去。

    还好,我来的及时,到了二楼之后,看到了汪传豹的一个背影,他带着那两个女人一闪身进入了一间屋子。

    这小子可能有些猴急的缘故,竟然连屋门都没有关。

    我尾随而去,将们打开了一条缝,一闪身走了进去。

    当我走进去之后,突然间就感觉到了古怪,这屋子里黑漆漆的,根本没有亮灯,什么都看不见,我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响动,那屋门突然间就关上了,紧接着,耳边一阵儿呼啸声传来,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朝着我的脑门砸了下来。

    自打一进入这间屋子,我一直都紧绷着神经,仔细感悟着周围的炁场变动,所以当那个东西朝着我脑门砸过来的时候,我顿时就反应了过来,凭着直觉,我一闪身,然后飞出去了一脚,这感觉好像是踹在了什么人的身上,那人闷哼了一声,当即倒飞了出去。

    不等我反应过来,屋子里突然灯光猛的一亮,顿时一片煞白。

    我的眼睛有些适应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强光,连忙闭上了眼睛,这时候,身后突然又是一阵儿呼啸之声,接连好几个东西朝着我身上各处打来。

    我心想不好,中埋伏了,不过当下还是凭着敏锐的炁场感应,下意识的躲避这从背后袭来的东西。

    我的脚步不停的变幻,身形在一秒钟之内移动了好几个地方,不过还是没有完全躲过去所有的偷袭,后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我的身子就往前扑倒而去,滚落在了地面之上。

    不等我爬身而起,一只大脚就踩到了的后背上,随后一把雪亮的大砍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哈哈哈……吴九阴,我就知道你特么会来找我,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要是没有点儿手段,还特么不早就被人干死好几回了?老子还能栽到你这毛头小子的手上?”

    我抬头看去,但见汪传豹坐在一张办公桌的后面,左拥右抱,龇着一口大黄牙,冲着我得意忘形的大笑。

    在汪传豹身边的不光是有那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有几个光着膀子,浑身都是肌肉的壮汉,手上缠着手套,眼睛炯炯有神,太阳穴高高鼓起,看样子不像是修行者,但每一个都是练家子,想必有着极为强悍的外家功夫。

    除了那几个光着膀子的壮汉之外,这宽阔的屋子里也站着至少有三四十个人,每个人都是或拿着钢管或拿着砍刀,虎视眈眈的看着在地上趴着的我。

    我应该早就料到的,我被带走之后,在看守所里没有被罗响安排进去的人弄残,很快被放了出来,这事情肯定瞒不住的,因为他们有一个田宁做内线。

    估计我前脚刚从看守所里出来,那田宁就已经通知了汪传豹和罗响。

    所以,他们早就有了准备,也早就料到了我会过来找他们,我还傻傻的进入了他们的圈套。

    怪不得我在楼下大厅里感觉到有人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我,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估计就被他们发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