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25章 招鬼的术法
    李二华抬头看向了我,可能是想起了刚才挨打的事情,脸色顿时就白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像是下定了决心的说道:“行!九爷,这事儿我告诉你,不过还是刚才那条件,你可别跟别人说,这事儿是我告诉你的。”

    “没问题,我吴九阴说话算数,这个你大可放心。”

    随后,那李二华便道:“这个田宁呢,也不是个凡人,他爹在天南市算是一个小领导,这小子今年刚刚大学毕业,闲着没事儿干,就被他爹安排在了这个小地方实习,还算不上是一正儿八经的警察,这小子从小也是个公子哥的脾气,整天惹是生非,要不是他爹的关系,早就被人打死不知道多少回了,就连上的大学也是一野鸡大学,这个田宁跟罗响大小就认识,还一起上过幼儿园呢,我们能够进来这里对付九爷,也都是他一手安排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总算是有数了,我打第一眼看到这小子的时候,就觉得极不顺眼,处处在针对我,合着跟那罗响就是一伙的。

    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小子知不知道田宁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让李二华一愣,没有明白过味儿来,便道:“九爷……您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给他过生日,他生日刚刚过去没几天呢……”

    我对这小子一阵儿无语,我特么给猪过生日,也不可能给这小子过生日,当下不耐烦的说道:“我问你就答,别废话,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李二华连连点头,说道:“这事儿九爷您算是问对人了,这田宁的生日我还真知道,这也是碰巧了,前几天我和几个哥们去ktv里唱歌,正好在一个包间里碰到了田宁,当时罗响也在,就是给田宁过生日呢,我还过去给他们敬了一杯酒,那天我记得十分清楚,就是5月17号晚上9点多钟,田宁吹的蜡烛,这小子正好是23三岁的生日……”

    我点点头表示知晓,随后就让李二华回去了,我自己躺在那里琢磨这件事情。

    好像这事情越来越有些复杂了,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三角恋关系,一下牵扯了这么多事情,若是普通人也罢,偏偏我得罪的人是三罗集团老总的儿子罗响,此人养尊处优,最不缺的就是钱,公子哥的习性,阴险狡诈,行事嚣张跋扈,一点儿道理不讲,就因为这件事情,他都敢找人在这样的地方将我打残,之前说不定还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要置我于死地,我就是一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呢,他,我是肯定不会放过的。

    但是现在更加复杂化了,又加入了一个田宁进来,据李二华所说,这个叫田宁的小子势力也不一般,到现在为止,我好像是黑白两道都给得罪了……

    至于这个田宁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我差点儿就栽到他的手上,如果不给他点儿厉害瞧瞧,我这心里总觉得对不起自己。

    怎么对付这田宁呢?其实,我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一切都在我们老吴家的那本吴氏传家秘术之中。

    这些时日以来,我的修为每日都在精进,那本吴氏传家秘术虽然挺厚的一本,挡不住每天都翻来覆去的看上许多次,时间一久,我就将里面的内容全都记住了,虽然是记住了,但是离着全部参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并不能一口吃个大胖子,将里面全部的术法都学会,就算是我爷爷,活了大半辈子,也就学了其中一部分而已。

    不过,其中有一项简单的小术法,我倒是能够融会贯通,这是一种招鬼的术法,本来这吴氏传家秘术上是记载的如何破解这种术法的,也详细讲述了这种术法的实施过程,就是防备着我们老吴家的人以后被人用这种法术给害了。

    不过现在我打算反其道而行之,将这个有些恶毒的术法用在这田宁的身上,这样做起来,肯定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了,他们怎么想也不可能想到我头上来。

    之前,我从田宁脑袋上薅下来了几根头发,这是实施这招鬼术的关键。

    而今我又从李二华的口中得知了田宁的生日,以此便可以推算出他的生辰八字。

    用生辰八字配合这几根田宁的头发,然后等我出去之后,再找一些做法用的小物件,这术法一旦能成,田宁就会被鬼附身,一到了晚上,整个人就疯疯癫癫,做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若是一般的鬼附在他身上还好一些,若是什么冤魂厉鬼,直接就能将田宁给折腾死,不过,这小子虽然挺坏,却不至于非死不可,我杀了不该死的人,自己也要承担因果,很不划算,这样心中就会有顾念,对自己的修行也很不利,所以,我也只是想着整治他一番,出出心中的这口恶气也就罢了。

    不过这些事情还是要等我出去之后才能办。

    想着这些事情,我也有些累了,随便躺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至于李二华这些人,我根本不用担心,他们已经被我吓破了胆子,绝对不会趁着我睡觉的功夫再害我,当初我带着手铐都将他们打的惨不忍睹,更别说这会儿是自由之身。

    这一觉睡的很不安稳,脑子里总觉得还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也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看守室的铁门就被打开了,我旋即也被吵醒。

    进来的人是那个叫做周奇的警官,很客气的跟我说,他们所长要见我。

    他们的所长我见过,就是那眉目和善的中年人向前。

    随后,我就跟着他走了出去,在一个房间里,我见到了向前,他一看到我就走过来跟我握手,笑容满面,说事情已经搞清楚了,这件事情我确实是被人冤枉,我现在随时可以离开这里。

    而且,我来的时候身上带着的东西也一并都还给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