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23章 争女人的下场

第123章 争女人的下场

    “这就是你要回答我的问题?”我恶狠狠的瞪了这光头壮汉一眼。

    他看到我这阴冷的眼神,顿时吓的打了一个哆嗦,颤声说道:“九哥……额……不不不……九爷……这事儿不能怪我啊,我也是奉命办事儿,你说我跟您无冤无仇的,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找您麻烦不是……”

    “少说废话,我看你的牙是真不想要了!”我怒斥道。

    光头壮汉连连点头,旋即便道:“九爷……实话跟您说吧,让我们来收拾您的就是罗三爷的公子罗响,不过并不是他本人直接叫我们来的,而是拖汪传豹的口转达的,就说事成之后,跟我们哥几个一人五万块钱……我一想,我们七八个人,收拾一带着手铐的人还不易如反掌,跟踩死一只蚂蚁这么容易,当时就答应了下来,哪知道九爷您这么高的手段,简直就是一神人,带了手铐,还打的我们几个落花流水的,我本来还想着,办一个人,五万块钱,给捡来的似的,哪有这样的好事儿,事实证明,这钱真不是好赚的……九爷……我什么话都跟您说了,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李二华有眼无珠,得罪了您老人家,您高抬贵手,就当我是个屁给放了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恶向胆边生,恨不得将罗响那小子碎尸万段,早知道当初我就不应该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简直就是放虎归山了。

    紧接着,我又问道:“那汪传豹是怎么吩咐你的?是不是让你直接将我给杀了?”

    李二华犹豫了一下,面露难色,迟疑着不敢说。

    我眼睛一瞪,杀气凌然,李二华顿时打了一个哆嗦,连忙说道:“汪传豹没有让我们杀你,就是说让我们教训你一顿,将你给废了,他说你跟罗大公子抢女人,就让我们废了你下面的蛋蛋,让你一辈子都碰不到女人……还说……还说这就是跟罗大公子抢女人的下场……”

    此时我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点,罗响此人简直心思歹毒到了极点,就为了这芝麻大点儿的事情,就要让人断子绝孙,比刨人家祖坟还要可恶,我想我此刻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了,当下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一脚就踢翻了眼前的李二华。

    李二华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浑身瑟瑟发抖。

    正在此时,监牢门的铁门被人咣咣的敲响了,一个警务人员极不耐烦的说道:“怎么回事儿?都关在这里了还不老实,不想出来了怎么着?”

    随后,铁门随着哗啦啦的一阵儿声响被打开了,那个警务人员一闪身走了进来,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他看到了满地横七竖八倒下的人,整个屋子里除了我之外,全都倒在了地上。

    他满眼的不可思议,愣了好一会儿,才将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当他看到我那凶恶的眼神的时候,顿时就有些慌张,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嘴里颤声道:“吴……吴九阴……你……你知道你是怎么被带到这里的吗?你在外面打架斗殴,寻隙滋事,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现在你被关在这里面,还出手打人,你看看……你将人都成什么样了?你是不是想被判刑啊?”

    我冲着他一声冷笑,往前走了一步,刚才就是他将我带到这个房间的,而且还没有将我的手铐打开,这件事情他肯定也有参与,必然收了那罗响的黑钱,想要在这牢房里将我给害了……

    他看到我朝着他走去,顿时就慌神了,嘴唇哆嗦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颤声道:“吴……吴……吴九阴……你想干什么!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不是你想撒野就能够撒野的……”

    我嘿嘿冷笑,一步一步朝着他逼近,一直将他逼到了墙角处,我想我的眼神肯定很吓人,他的腿都开始发抖了……

    “田警官……这里发生的事情你难道一点儿不知道,为什么等打完了,你才过来?是不是过来给我收尸的?”我咬着牙,却冷笑道。

    这会儿,我借着屋内的灯光,看到了他的警牌,上面写着“田宁”两个字。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我刚才就去了一趟厕所,回来之后就听到了打斗声……所以过来看看……我能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他狡辩道。

    “你不知道你害怕什么?”我又问道。

    “谁害怕了……哪个害怕了……”

    他颤声说着,我却突然将带着手铐的扬了起来,他吓的一声闷哼,顿时就捂住了脑袋,然而,我并不是在打他,而是从他的脑袋上揪下了几根头发,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他捂着脑袋好一会儿之后,才将手放下来,发现我并没有动手,但是脸色都已经惨白了,然而我却恢复如初,对他道:“田警官……你刚才不是说一会儿过来带我去录口供吗?是不是现在就该走了?”

    “对啊……我过来就是带你去录口供的……”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一闪身走出了这间房子,跑的比兔子都快。

    我随后紧跟着走了出去,在出了门之后,我回头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这会儿已经有好几个被我打趴下的人爬了起来,当他们看到我的眼神之后,顿时将脑袋转到了一边,不敢跟我对视,那是一种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畏惧,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很快,那田警官就将我带进了一间审讯室,让我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还说让我等着。

    随后,他就出了屋子。

    过了大约有五分钟之后,就进来了三位警务人员,坐在了我的对面。

    坐在最中间的是一个中年警官,我看了一下他的警牌,叫向前,很有意思的名字;另外一个是一个年轻人,警牌上写着周奇;最后一个则是田宁。

    他们三个人坐在我的对面,一脸肃然。

    我背后写着几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那中年警官向前干咳了一声,沉声问道:“叫什么名字,家住在什么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