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06章 脱胎换骨
    我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感应炁场,而老爷子和罗大哥则分别站在我的两边,一脸肃然的看着我。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当我很快进入那种境界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全都被我屏蔽掉了,心无杂念,脑袋放空,眼观鼻,鼻观心,心中无我,我便是我,气行丹田,法止上行,心随意动……

    吴氏传家秘术的口诀一霎那间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很快就感应到了那种玄之又玄的气息,觉得全身的毛孔都在微微舒张,一股股凉丝丝的气息通过毛孔钻进了我的身体里,然后身体的浊气又顺着毛孔排了出来。

    这是一种用身体在呼吸的感觉,吐陈纳新,每呼吸一次,都觉得体内的力量充足了一分,通体舒坦。

    这种感应炁场的感觉十分上瘾,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庙里的老和尚一坐就是一整天也不动的原因,因为他们在修行,在体验这种玄妙的感觉,而我现在就如那入定的老和尚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让自己体内源源不断的汇聚新的力量。

    这样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现在的我根本没有时间观念,甚至不知道老爷子和罗伟平是不是还站在我的身边。

    猛然间,丹田气海的位置刺痛了一下,我的心蓦然就是一惊。

    那鬼妖残魂终于又有动静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今天我就要和体内的鬼妖分个胜负,不是它死就是我活,我们俩必须有一个消亡。

    为了这一天,我整整三个月都窝在家里,为了这一天,我体会了许多次比女人生孩子还要痛苦百倍的痛苦,这么多苦我都坚持下来了,就是为了在今天能够活下来,我是不会放弃的,我想最后魂飞魄散的就是那可恨的鬼妖残魂。

    当那鬼妖残魂在我丹田处发出异动的时候,我当即便按照爷爷的吩咐,继续感悟周遭的炁场,对体内的鬼妖进行压制。

    刺痛一开始并不强烈,我感应着炁场,吸收着天地间散发的那细微的灵气,融入自己体内,开始跟体内那躁动不安的鬼妖残魂抗衡,当那股冰凉的气息通过奇经八脉汇聚于丹田之中的时候,确实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那种刺痛的感觉在削弱。

    但是我对于那鬼妖的残魂压制的越厉害,那鬼妖的残魂就反抗的愈加厉害,我发现,我竟然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毕竟它在钻进我身体里之前是一个修行了一百多年的鬼妖,吞噬了狼头沟不知道多少冤魂厉鬼,甚至最近几十年来,不断有夭折的婴儿也丢弃在那狼头沟埋葬,在那本吴氏传家秘术里有记载,越是小的孩子,怨气就越大,因为他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没多久,还没有来得及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就过早的死亡了,怎能不让他心存怨恨?努力了好久,不知道等待了多长时间,终于投胎做人,结果没多久就死了,那鬼肯定不得安宁,怨气冲天,即便是这样,也被那鬼妖给吞噬掉了。

    虽然这鬼妖之前被爷爷打成了重伤,道行大减,俗话说的好,百足之虫,虽死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这一个刚入门修行者跟它抗衡,还是十分吃力的。

    刺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开始是丹田气海的位置在痛,渐渐的就扩散开来,五脏六腑似乎都在被什么东西给啃食着,我坐立难安,很想就趴在床上打滚,可是我自己又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天,也是最后一次,千万不能放弃,再痛也要顶住,只要坚持住,我就能够活命,那鬼妖残魂很快就要从我身体里出来了……

    所以,我咬着牙在坚持,继续掐着手诀,继续感应炁场,吸纳着天地间源源不断的灵力,来跟体内的鬼妖残魂抗衡,当我全神贯注的在行气的时候,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感就会稍稍的平息一些,我和鬼妖之间就像是在扯大锯,你来我往,无声无息的撕杀着,看着平静,内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

    我能够感觉到那鬼妖残魂的愤怒,它发狂了,开始对我进行了猛烈的攻击,痛!无边无际的疼痛瞬间朝着我汹涌而来,一波又一波,我唯有坚守本心,咬牙硬挺,尽管是这样,我许多次都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不过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当剧烈的疼痛扩散到全身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嘴里有种咸而苦涩的味道,也不知道咬破了什么地方。

    意识也开始变的模糊起来,我竟然有种要晕厥过去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一只宽厚而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放在了我的后背之上,从那大手之中释放出了一股暖流,从我的后背扩散到奇经八脉,最后流入了丹田,就像是将我从新洗刷了一遍,那种无边无际的痛就消减了许多,我的意识也逐渐清醒了一些。

    “孩子……坚持住……很快就好了……爷爷一直都在,这是你的一道坎,迈过去你脱胎换骨,迈不过去身消魂灭,永远要记住爷爷的一句话,咱们老吴家没有一个孬种,想当年你先祖爷比你承受的痛苦还要多……要想有一番大作为,必须要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挫折,才能真正的成长……”

    听到爷爷的话,我的心宽慰了不少,顿时觉得就没有那么痛了……是啊,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风雪,怎能有扑鼻的香味?我吴九阴必须要脱胎换骨,重见天日,必须的必!

    我一咬牙,重整旗鼓,继续坐稳了身子,跟体内的那鬼妖残魂抗衡,我就是那打不死的小强,想弄垮我,想吞我的魂魄,你也得有那么大的胃口才行?

    在数不清多少次的冲击之后,我的意识和身体都处在了即将奔溃的边缘,这时候,我突然觉得全身一松,一股强大的意识直冲向了我的脑门,从我的天灵盖的方向横冲直撞,一下挣脱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