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4章 骨玉佛
    看来林婆婆这是要放大招了,我这辈子头一次看到有人捉鬼将阵势弄的如此轰轰烈烈,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如此弱不禁风的老太太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一时间,我都有些心生向往了,这也太牛叉了,如果我有一天能够有林婆婆这样大的本事,那岂不是要帅的惨绝人寰,暗无天日!

    请原谅我的用词不当,因为在看到林婆婆放出大招之后,我的心情太过激动了,激动的我无法用言语也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甚至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冒出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出来,要像林婆婆一般能够捉鬼降妖,纵横天地。

    可能是我觉得自己太弱了吧,对付普通人,三五个大汉我可以轻松放倒,但是面对这妖魔鬼怪我又是那般的力不从心,偏偏林婆婆又告诉我,我跟水儿这丫头是一个容易招惹厉鬼的命,所以这个念头突然就冒了出来。

    我像是一个木头桩子一样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抬头看着那轰然落下的北斗铜钱阵将那红衣女孩轰的连渣渣都不剩,心里还在想着,小样吧你,就你这一小丫头片子,还想要你九阴哥哥的命,你九阴哥哥的命可大着呢。

    没等我在这幸灾乐祸完,紧接着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大跌眼镜,林婆婆最后弄出来的这个北斗铜钱阵轰然砸向那红衣女孩的时候,突然间就在那红衣女孩的面门之前停了下来。

    原本那北斗铜钱组成的一道剑阵光芒大盛,金光灿灿,停在那红衣女孩面前的时候,突然就黯淡了下来,虽然还努力的朝着那红衣女孩逼去,轰鸣的大响着,甚至不停的旋转起来,可是却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分一毫。

    我瞬间就呆住了,这什么情况?

    林婆婆都放大招了,这红衣女孩还如此气定神闲,看来是不顶用啊。

    环绕在我和水儿身边的那个法阵早就被那红衣女孩破坏掉了,此时我和水儿再呆在原地已经么有任何用处,我想了一下,立刻就抱起了水儿,朝着林婆婆那边奔了过去,我想这会儿也只有林婆婆才能够护的住我和水儿的周全。

    等我抱着水儿奔到林婆婆身边的身后,就看到林婆婆脸色铁青的站在一处高岗上面,她的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整个身子都在微微发抖,双手在艰难的掐着手诀,每一个动作下来看来都是无比的艰难,我想林婆婆这会儿应该是在通过手诀的牵引来控制那个北斗铜钱阵,企图消灭掉那红衣女孩。

    这时候,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念头,便对林婆婆喊道:“婆婆……这红衣女孩太厉害了,打不过它咱们就跑吧……”

    然而,林婆婆似乎对于我这话充耳不闻,甚至都没有朝着我这边看上一眼。

    从她的表现上来看,我很快明确了一点,那就是跑根本没用,这小丫头一旦缠上了人,便是不死不休,跑到哪里都难逃一死,想通了这点,我就闭上了嘴巴,紧张的看着林婆婆和那红衣女孩斗法。

    如此僵持了几秒钟的样子,我再去看那红衣女孩的时候,突然发现那红衣女孩有了一些变化,那就是它的手突然抬了起来,朝着指向它眉心的那个北斗铜钱阵指了过去。

    它很是轻巧的晃动了一下小手,掐了一个兰花指似的手诀,然后转头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它的眼睛依旧微微泛着血红,残忍和嗜血,满带嘲讽与不屑,好像好似在跟我说:“你以为你找来一个帮手就能逃脱一死吗?简直就是笑话!”

    这是我从那红衣女孩眼中感觉到的意味儿。

    随后,那红衣女孩的手指微微一弹,那北斗铜钱阵顿时剧烈的抖动起来,瞬间就没了任何光彩,它随手又是轻轻一摆动,我耳边就出现了一阵儿呼啸之声,隐约中还听到了一种类似于玻璃被打碎的声响,那北斗铜钱阵就彻底崩塌了,在头顶上重新聚合,又化作了一把普普通通的铜钱古剑,朝着林婆婆和我这边疾速飞来。

    这北斗铜钱阵彻底碎裂的那一刻,林婆婆的身子猛的一晃,张口便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直挺挺的就朝着身后趟了下去。

    “林婆婆……”

    我大喊了一声,身形一晃,就接住了林婆婆的身子,此时的林婆婆口中一直在吐着鲜血,她的身子很轻,给人一种油尽灯枯之感,然而林婆婆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衣领子,虚弱的说道:“趴下……”

    我下意识的抱着林婆婆孱弱的身子扑到在了地上,随后,一道寒芒从我后脑勺飞了过去,径直插在了我身前的一棵大树之上,便是林婆婆之前用的那把铜钱古剑。

    我趴下身子还没起身,林婆婆突然伸手,朝这地面拍了一下,上半身就弹坐了起来,她一把将水儿扯了过来,推到了我的身边。

    随后一伸手从脖子里揪出来了一样东西,紧紧的握在了手心里,眼眸之中便多了一抹视死如归的神色。

    林婆婆想要做什么?

    我直愣愣的看了她一眼,又下意识的朝着那红衣女孩的方向看去。

    这一眼看去,我不禁再次倒抽了一口冷气,但见那红衣女孩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凝结出了很多阴气化形的鬼物,再次浩浩荡荡的朝着我们这边汹涌而来。

    那红衣女孩首当其冲,又化作了那般恐怖的模样,恨不得将我们生吞活剥。

    林婆婆已然重伤,这一次,恐怕要撑不住了吧。

    逃不过,终究逃不过,这就是我的命数,我何必要逆天而为,不如就死了吧。

    我一咬牙,就要挡在林婆婆和水儿的面前,林婆婆一把将我拉住,冲着我摇了摇头。

    不由分说,林婆婆便将掌心处的一个东西托了起来,口中喃喃的说道:“弟子修为浅薄,不得不用师父赐给徒儿的骨玉佛了……但愿能够活过今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