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0章 它来要我的命了

第60章 它来要我的命了

    可能是觉得气氛太过压抑的缘故,林婆婆突然再次问了我一个问题:“小伙子,你大名是叫吴九阴吧?这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林婆婆这个问题有些突然,不过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听我爸说,这名字是我爷爷给起的,我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药给我起这样一个古怪的名字,听上去有些别扭,但是我也没办法,这名字又不能改了……”

    林婆婆点了点头,肃然道:“不错,这名字起的有点意思,看来你爷爷也不简单啊,肯定……”

    这句话没有说完,一直在前面开车的三蹦子司机突然大声道:“我艹!好端端的,这天怎么还起雾了?”

    听到这三蹦子司机如此说,林婆婆的一张脸顿时就黑了下来,猛的一下坐直了身子,朝着窗子外面看去,这一眼看去,我明显的感觉到林婆婆的身子抖了一下,旋即连忙跟前面的司机说道:“师傅,停车!”

    那司机一脚刹车就停了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转过脸来看向了林婆婆,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又怎么了,你们到底还回不回去了?”

    这时候,我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道:“婆婆……它来要我的命了?”

    林婆婆面沉似水,微微点头,一双眼睛不停的朝着窗外瞧着,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

    不过很快,林婆婆就打开了车门,抱着沉沉睡去的水儿就下了车,见她们下了车之后,我很快也跟着下去。

    见我下车之后,林婆婆旋即将水儿交到了我的手里,突然从身上的一个布口袋里摸出来了一张黄纸符,一闪身就走到了那辆三蹦子的后面,口中念念有词,掐了几个古怪的手决,我似乎看到她手上的那道黄纸符微微闪了一下,还没有看的清楚,林婆婆就将那张黄纸符贴在了那三蹦子的后门上。

    那司机以为我们想跑,连忙从车上走了下来,咋咋呼呼的说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儿,不给钱还想跑咋地?”

    此时,我才看清楚,那司机手里拿着一根铁棍。

    林婆婆显然不想跟他废话,直接跟我道:“把钱给他。”

    我直接从身上将仅有的那一百块钱给了他,不等我说话,林婆婆紧接着便跟那司机沉声道:“拿着钱快走,走的越快越好!”

    那司机一愣,又道:“别啊,我还得给你们找钱呢……”

    我擦,这还是个不贪财的司机,我心想你妹的还不赶紧走,再不走一会儿小命就没了,便催促道:“钱不要找了,你赶紧走。”

    那司机也搞不明白状况,愣了一下,继续说道:“别啊,我从来不沾别人便宜。”说着又要继续掏钱。

    这时候,林婆婆怒了,厉声喝道:“快滚!”

    这一声大喝犹如闷雷平地而起,直接碾压了过去,吓的我也是跟着打了一个激灵,我回头看林婆婆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原本有些佝偻的老人家,陡然间气势暴涨,感觉身子也拔高了很多,有一种让人恐惧的气势油然而生,我竟然也有些怕了,再看那三蹦子身子也是打了一个哆嗦,转身就钻进了三蹦子里面,随着一阵儿突突的声响,三蹦子后面喷出了一道黑烟,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临走的时候,还没忘撇下一句话:“神经病!”

    那三蹦子司机走了之后,水儿也被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喊了一声奶奶。

    此时的林婆婆气势才变的温和起来,对水儿道:“水儿乖啊,一会儿别说话,让你小九哥哥抱着你。”

    水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随后,林婆婆就跟我说道:“小子,跟着老婆子走!”

    说完这句话之后,林婆婆就绕开了大路,朝着一旁的老林子里走了过去,我抱着水儿在她老人家身后紧紧跟随。

    这大路的两边全都是山道,荆棘丛生,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起了大雾,三四米的距离之外都看不清楚道路。

    林婆婆只是说让我跟紧了,然后便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一处荒山爬了过去,那身形快的让人感觉她根本就不是一老太太,而是一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我抱着水儿在后面累的呼呼喘气,才能勉强跟上她的脚步。

    如此往前走了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林婆婆停在了半山腰处的一片开阔地上,让我抱着水儿站在她刚才停下的那个地方,随后她就忙活开来,但见她从身上的一个黑色的布袋子里一下摸出来了七八张黄色的符纸,以我和水儿站立的地方为中心,分别将那几张黄纸符贴在了八个方位,她一边贴着黄纸符一边跟我解释道:“那个脏东西很快就过来了,原来老婆子我以为它会在午夜子时来取你性命,咱们可以到家之后还有时间再布置一个法阵,没想到它竟然如此着急来取你性命,看来一切都来不及了,现在它本身未到,阴气先至,这白色的雾气便是它阴气化形所致,能够阴气化形的厉鬼十分罕见,道行极高,所以老婆子我不得不全力以赴,一会儿你跟水儿都呆在这黄纸符的范围之内,万不可踏出半步,要不然必有性命之忧,你和水儿的命格都不好,都容易招厉鬼,老婆子这辈子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么凶的脏东西!”

    林婆婆说的很急,声音都有些发颤,就连这话说的也有些语无伦次,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只是紧紧的抱着水儿,连大气都不敢出。

    我的命格容易招惹厉鬼,这事情还是头一次听到,更没想到水儿跟我也是一般凄惨的命格。

    这会儿的功夫,林婆婆已经布置好了一个简单的法阵,随后又从布口袋里摸出了一样法器,这法器是一把由铜钱连在一起的剑,古香古色,一看就不是现代的东西,但见林婆婆将那铜钱古剑拿出来之后,在手指上轻轻一划,鲜血旋即涌出,全都抹在了那铜钱古剑之上,那铜钱古剑顿时泛出了一丝红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