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2章 重症监护室
    等想到这些问题之后,我的思绪顿时如潮水一般涌来,将我彻底淹没,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一瞬间就填满了我的脑子,棺材里的小女孩……长着白毛的僵尸,还有黄白色的黄鼠狼,以及浑身血迹斑斑的我们。

    晃了晃脑袋,又过了一会儿之后,老妈的声音再次灌进了我的耳朵里:“小九……你这是咋了?小九……你能听到妈说话么?”

    我转头看了我妈一眼,一时间就觉得是那么幸福,我吴九阴还活着,我又看到我妈了,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么?

    我张口想说些什么,一张口才发现嗓子是哑的,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且还发出了一阵儿奇怪的声音。

    还是老妈懂我,连忙激动的走了一旁,给我倒了一杯凉白开送到了我的嘴边,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一口气就将那杯水给喝干了,却还是觉得口渴的要命,一连喝了三杯水之后,才觉得好了一些。

    “小九……你们几个混账东西都大年三十晚上去干啥了?怎么都弄出了这幅熊样子?”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转头一看,发现是我爸,正在一旁阴沉沉的看着我。

    此时,我突然又想起了柱子他们,一把抓住了我妈的手,急切的问道:“妈……柱子和志强他们呢?”

    一听到我问起他们,老妈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见她如此,我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连忙又转头看向了我爸,急道:“爸!柱子他们呢?!”

    我爸叹息了一声,说道:“小旭和志强都在另外一间病房里,失血过多,劳累过度,到现在还没醒……”

    他们还活着,这我就放心了……可是我爸怎么不提柱子的事情呢?难道柱子他……

    一想到这,我这心里就七上八下,呼吸都变的急促了,连忙颤着声音又问道:“那柱子呢……”

    老爸再次叹息了一声道:“在重症监护室,现在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能不能活还是一回事儿……小九啊,你老实告诉我,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你们到底去干啥了?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要不是村长家的二小子在山道上遇上你们,你们几个全都得死在山窝子里……”

    “村长家的二小子?”

    我隐约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儿印象,我记得我背着柱子,后面跟着小旭和志强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的时候,刚刚翻过来那座山,就朦朦胧胧的看到对面开来了一辆红色的小轿车,那小轿车上当时下来了一个人,由于当时的视线已经模糊了,我没有看清那个人是谁,就晕倒了过去,现在仔细那么一想,那个人的模样还真有些像是村长家的二小子。

    可是我记得这小子没有车来着,他从哪弄来的车?

    看到我在那发愣,老爸继续数落我道:“你小子从小就没有一天让老子省心的时候,大年三十晚上,你说说你不好好在家呆着,非要跑出去作!现在好了吧,一个个都弄成了这个样子,柱子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小子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今天要不是二小子在路上遇到你们,把你们送到县医院……”

    “行了行了……孩儿他爸,小九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就别说他了,孩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儿,你要教训他,能不能等他好一些再说,你看看咱娃儿都成啥样了?”老妈在一旁数落我爸道。

    我爸冷哼了一声,旋即骂了一句混账玩意儿,转过头去不再理我。

    此时,我又想起了柱子和小旭他们,顿时就坐不住了,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翻开被子就要下床,老妈连忙拦住了我,说道:“小九,你这是干啥?”

    “我得看看柱子他们怎么样了,不看他们一眼,我心里不踏实……”说着,我再次起身,脚刚一占地,顿时觉得全身上下疼的要命,就连脑子也有些晕晕乎乎的,直接又跌坐了回去。

    “哎呦……我的小祖宗哎,你能不能消停一点儿?你看看你全身上下还有没有一处好地方了,要想去看他们,怎么着也要等伤好一些了再说……”还是妈最心疼儿子,赶忙又将我摁在了床上。

    我抬头看了他们二老一眼,见他们两人都是黑眼圈,估计一整晚都没有睡,不对……现在几点了?我昏睡了多久?

    想到这个问题,我连忙又问道:“妈,我睡了多久?”

    “你和柱子他们是中午十一点多送来的,送到医院的时候,一个个都血糊糊,跟刚从战场上下来似的,而且全都是重度昏迷,整个医院的医生都忙活起来抢救你们四个,你和小旭还有志强还好一些,总算是抢救过来了,失血过多,都给你们输了血,就只有柱子的情况最糟糕,他的血流的是最多,眼看着就救不活了,到现在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小九啊,你们究竟是干啥去了?怎么会一个个都弄成了这幅模样?”老妈再次问到了这个问题。

    我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发现现在是凌晨四点钟,也就是说我从中午11点一直睡到了现在,十五六个小时……

    看着墙上的钟表,我有些发愣,这时候,老妈又推了我一把,再次问道:“小九!妈问你话呢,你们究竟干啥去了?”

    老妈说话的口气也有些愠怒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是不好回答,我总不能说,大年三十晚上,我们四个人去了狼头沟,然后被死了一年多的张老三一家逼着跳进了一个盗洞,然后在洞里还遇到了一具长着白毛的僵尸,是那具僵尸追了我们大半宿,将我们弄成了这幅模样,如果我这样说出来,估计所有人都会拿我当神经病一样,谁都不会相信,即便是我爸妈信了,估计也能吓出个好歹来,所以,这事儿我不能照实了说,必须要编个谎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