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0章 结了梁子
    想都没想,我就把这石碑一把抱住,打算挪到洞口,这一抱之下,突然就觉得手上猛的一沉,肩膀上再次传来了一股剧痛,火烧火燎的,这一段时间,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状态,倒是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如今触动了伤口,才知道是有多疼。

    我吸了一口冷气,酝酿了几秒钟,再次使出了浑身力气,忍着剧痛将那半块石碑抱了起来,一步一晃的走到了洞口处,将石碑盖在了上面,还别说,这大小刚合适,正好将这洞堵的密不透风,那僵尸的吼叫声都听不到了。

    这一下就累的我浑身乏力,气喘吁吁,坐在那墓碑上喘息了几口,才觉得舒缓了一些,这时候,一阵儿冷风嗖嗖的吹了过来,我当即就打了一个寒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此时,我这才想起,我的棉衣在洞里的时候,为了对付那具僵尸大爷,已经扯成了碎布条,这会儿身上就穿着一件带血的毛衣和秋衣,被冷风这么一吹,别提有多冷了。

    冷到是不怕,关键是这歇,我感觉浑身难受,而且异常疲倦,眼皮都有些撕不开了,真想就在这里倒头睡上一觉。

    我知道,我今天也流了不少血,而且一直都很累,精神高度紧张了一晚上,一松下来,顿时整个人都垮掉了。

    就在我要倒下去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旋即又想起了柱子,他现在生命垂危,必须要尽快送到医院,不行,我任务还没有完成,我还不能歇着。

    想到这里,身子逐渐就有了些力气,那种困倦到死的感觉顿时一扫而空,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

    刚要转身走的时候,我的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一团黄色的身影在我身边一晃而过,心头不停的猛跳了几下,不对,那是什么东西?

    旋即,我转头朝着那黄色身影出现的地方看去,但见在一片荒草从中,露出了几个脑袋,直勾勾的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那是几只个头很大的黄鼠狼,其中,还有一头黄鼠狼长的很奇怪,它的脑袋上一半是黄色的毛,一半是白色的毛,这种黄鼠狼我也是头一次见到。

    那只白色的黄鼠狼眯着眼睛,朝着我这边看来,那双绿豆一般的小眼睛之中寒光四射,它站在那群黄色的黄鼠狼之中显得十分扎眼,它的眼神似乎给我一种错觉,就像是人的眼睛一样,给人一种沉稳老练之感,就像是一个睿智的老者。

    我被这只黄白相间皮毛的黄鼠狼所吸引,直勾勾的跟它对视,但是那只黄白相间皮毛的黄鼠狼就只看了我一会儿,等我注意到它的时候,他突然就带着那几只黄鼠狼钻进了草丛里,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在我们农村这一片,流行着一个传说,民间有五大仙,俗称狐,黄,白,柳,灰,分别是狐狸,黄鼠狼,蛇,刺猬,和老鼠,这五种兽类是可以修炼成仙的存在,所以,农村的老百姓轻易不敢招惹这五种小野兽。

    尤其是黄鼠狼,又称作黄皮子,它是五种兽类之中报复心最强的一个,一旦招惹了它,它就会祸害家里的养的家禽,从前我就听说村子里有人打伤了一只黄鼠狼,那黄鼠狼在几天之后,就将他家里所有的鸡鸭鹅都咬死了,这东西并不怎么吃肉,就爱喝血,被它们咬过的家禽,全都干巴巴的,身上没有一点儿水分,就像是晒干的腊肉一般。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听说黄鼠狼还会跟人换命,若是将它逼急了,它就在惹它的人的家门口附近上吊,第二天,家里人也会有其中一人吊在房梁上,至于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谁也不知道,都传说着黄鼠狼是有道行的大仙,一般人要不是被逼急了,轻易不会找这种畜生的麻烦,而我刚才在将军墓里踢死了一只黄皮子,这个算是跟黄皮子结了梁子,这仇恨可大了去了,一想到村子里流行的各种关于黄皮子的传说,我这后背就冒冷风,它们晚上不会找到我家里,第二天我就挂在了房梁上,死的不清不楚吧?

    不过,我只弄死了一只黄鼠狼,柱子更狠,直接打死了七八只,要是这样,柱子岂不是更惨?

    蓦然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昨天晚上我来到狼头沟找柱子的时候,刚进入狼头沟没多久,就感觉身后有好多双眼睛在盯着我,我转头看时,但见是一片绿幽幽的亮光,这些绿幽幽的眼睛很有可能便是这些黄皮子。

    这些黄皮子跟将军墓里的那具僵尸能扯上什么关系?我感觉有些风马牛不相及,可是我更加想不通的是,我打记事起就没怎么招惹过这东西,为什么这黄皮子在这狼头沟处处与我们作对呢?

    刚才还将柱子咬成那个样子,似乎不想柱子救我们出来,还想让柱子重新掉进洞里,要不是柱子挖了几年煤,有一膀子好力气,估计就真折在这些黄皮子的手上了。

    一时间,有许多许多疑问浮上了心头,却像是一团乱麻,让我找不到一点儿头绪。

    想不通就不要再多想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如果老天爷真想要我这条命,我也没有办法。

    寒冷的风吹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禁再次打了一个哆嗦,转头看的时候,前面已经没有了小旭和志强的身影,他们已经走的很远了。

    我回头再次看了一眼那些黄皮子消失的方向,大步的就朝着柱子他们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不知道怎的,我心里隐隐的有些担忧,我总觉得这狼头沟的事情没完,肯定还有些古怪的事情在等着我们。

    一路小跑着,我朝着志强他们的方向追了过去,往前跑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我在半山腰处看到了志强他们的身影,他们两人伤的也挺重,背着一个人爬山那是相当消耗体力的,看着他们两人不顾一切的背着柱子爬山的身影,我的鼻子又开始发酸了,忧伤像水一样荡漾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