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19章 清朝大将军
    其实,我对墓穴的结构一点儿也不了解,我们农村这地方下葬,一般都是挖一个两三米的深坑,直接将棺材放进去,然后填土,最后堆积成一个坟包,村子里有老人去世,我也跟着去看过,很是简单。

    对于古时候的墓葬结构,我多多少知道那么一点儿,还都是从书上看到的。

    我们面前的这一条路好像是一条挺长的甬道,黑黝黝的,手电根本照不到头,这条甬道不宽,顶多能够容得下三个人并排而行,很压抑,让人无端觉得恐慌。

    静谧的气氛,让我们都能够听清楚彼此的喘息声,尤其是我身后的柱子,我都能从他的喘息声中听到一些颤抖的意味出来,他是被张老三他们一家彻底的吓破胆了,估计以后听到狼头沟这三个字,他都得打哆嗦。

    我们四个人缓慢的朝着前面移动着,除了喘息,谁都不敢发出一点儿动静。

    如此走了有四五分钟的光景,我的手电不经意间朝着这条甬道的墙壁上扫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于是就停下了脚步,朝着那墓壁走了过去,他们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全都跟着我走了过来。

    等我走近了一看,发现这甬道的两旁竟然还有壁画,这壁画有些地方已经有些脱落了,不过大体还能看的清楚。

    我用手电朝着那壁画上照着,仔细端详了起来。

    这时候,身后的小旭扶了扶眼镜,凑上了前来,也盯着这壁画仔细看,看了两眼之后,才煞有介事的说道:“我觉得,咱们现在应该是身处于清末一个大将军的墓穴之中。”

    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几个人纷纷转头看向了小旭,柱子撇嘴大嘴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小旭,别在这里跟我们几个装专家啊,你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都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你说的这么肯定,就跟这里是你家祖坟似的,还好意思说是清朝大将军的墓,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小旭一听柱子这般说,当时就有些急眼了,挤兑他道:“你小子就只知道挖煤,懂个毛啊你,我不管怎么说,也上了一名牌大学,比你多喝几年墨水,虽然我的专业是中文系,但是我们学校可是有考古系的,我考古系就认识一哥们,没事儿的时候就听他扯淡,对于墓葬的研究,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听小旭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来了兴趣,小旭是个书呆子,在我们四个人当中,就他是最爱学习的好孩子,每次都考第一,害的我爹妈拿我经常跟他比,可没少挨了揍,他也确实争气,考上了国内一流的大学,而我由于劣迹斑斑,差点被学校开除,想留级一年考大学来着,学校死活都不收的那种,人跟人真是没法比,我还是比较相信小旭的,这方面,他的确比我们几个有研究。

    “小旭,你跟我们说道说道,这壁画都是画了些啥,我怎么看不明白呢?”我虚心求教道。

    轮到小旭装比的时候了,他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那好,我今天就班门弄斧一下,跟你们说道说道,你们看啊,这第一幅壁画上画的是一个大将军,他骑在马上,手中拿着宝剑,后面跟着千军万马,根据这画面上将军穿的战袍来看,明显是清朝将军的穿戴,后面那些小兵穿的也都是清朝的兵服,而对面跟这清朝将军作战的人马则是清朝的一支起义军——太平天国的军队,这些初中的历史书上都学过,大家应该不陌生吧?”

    听小旭这么一说,我们几个都凑到壁画边上一看,还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儿,志强也连连点头道:“不错,小旭分析的没错,看来这还真是清朝末期的一个将军墓。”

    随后,小旭从我手中接过了手电,又朝着另外一副壁画看了过去,后面的这几幅壁画跟前面那一幅看起来也差不多,小旭接着跟我们说,这后面的几幅壁画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都是这将军打仗的情景,是清朝末期跟太平天国的军队作战的几次战役,而且都是大胜仗,无非是说明这将军生前有着赫赫战功,杀敌无数。

    一连略过了好几幅打仗的画面,紧接着小旭在后面的一副壁画前停了下来,这幅壁画上画的是,刚才那个骑马的大将军换下了战袍,穿上了官服,身穿五爪蟒袍,头戴顶戴花翎,面前跪着一排排的官兵,好不威武。

    小旭继续介绍道:“这一幅画面上的意思是,由于这个大将军履立战功,歼敌无数,得到了朝廷的封赏,被封了一个二品大员,金银财宝无数……”

    不等小旭把话说完,柱子连忙插嘴道:“等等,小旭……这二品大员是什么官?”

    小旭白了柱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要你平时多读一点书,你偏是不听,这下傻眼了吧?”

    “别跟个拽,拽个屁啊你,快说。”柱子连声催促道。

    “这二品大员,怎么着也相当于现在的一个省长级别的官员了吧,也算是当时的封疆大吏……”

    “我艹!”柱子张大了嘴巴,一副吃惊的面孔,紧接着道:“这么大个官,没想到咱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还能出这样一个大官,那他这将军墓里岂不是埋着不少好东西,咱们随便拿上一两件出去卖了,肯定要发大财啊!”

    “发你妹的财!这都是国家的东西,你拿出去卖就等于是盗墓了,是要判刑的,你长了几个脑袋?”小旭瞪了柱子一眼道。

    “哎呀……谁特么盗墓了,老子是不小心掉到这洞里来的,又不是故意挖开这墓偷东西,再说了,既然老天爷注定让我们发这一笔横财,为啥不拿,不拿白不拿,你不拿我拿,到时候发了财,你小子可别眼红。”柱子撇着个大嘴说道。

    我看了柱子一眼,发现他的脑袋一直在流血,可能是刚才掉下来摔的,于是便道:“先别管这里有没有财宝,能活着出去再说,柱子,你擦擦你脑门上的血,要不要给你包扎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