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2章 凄厉惨叫
    说起这张老三来,绝对是我们高岗村首屈一指的富贵人家。

    这张老三比我大不了几岁,三十岁出头,家中独子,老爹老娘,还有一漂亮媳妇和三岁的女儿。

    以前,张老三家挺穷的,穷的叮当响,就真跟电视上说的那样,家里的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一手电筒了,可是前几年,这张老三出去打工,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突然就发了大财,不仅仅是盖了一栋村子里唯一的二层小楼,还置办了各种家电家具,大彩电,电冰箱,一应俱有,甚至还买了一辆小轿车,时不时的还带着几个有钱的朋友回家喝酒吃肉,可谓是风光无限。

    但是,村子里的都很好奇,这张老三究竟是怎么发的大财,都想跟着张老三沾点便宜,即便是我看着也眼热,我这二十啷当岁的年纪,一事无成,也想跟张老三一样发点财,手头上没钱的日子真不好过。

    可是,我跟这张老三并不熟,平时见面也只是点头之交,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他。

    不过我不好意思,有人好意思,而且问他的人还不少,只是张老三的嘴特别严实,死活不说他最近几年干的是什么营生,只是敷衍说跟着朋友做了一些倒手的买卖,也就是低价进货,高价卖出,至于是进的什么货,又是卖给什么人,这小子也不说,而且这两年,这小子一直神神秘秘的,经常不着家。

    就在去年,张老三家出大事了,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快要过年的时候。

    村里的人都很忙活,都忙着过年置办年货,张老三家就出事了。

    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张老三家的动静,张老三家也一直大门紧闭,就连窗户也拉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村子里的人还都以为张老三一家到城里去过年了呢,因为村子里的人最近都听说张老三要在城里买房子的事情。

    张老三家这两年太有钱了,不光是招人眼红,还招来了一个倒霉的贼。

    就在一天深夜,一声凄厉的哀嚎划破了整个高岗村的夜空,我住在村子的最东头,就听到了那一声凄厉之际的惨嚎声,这叫声愣是叫熟睡中的我给叫醒了。

    而张老三家则住在村子的最西头,可见这一声惨叫是多么嘹亮。

    这一声无比刺耳的尖叫声不光是吵醒了我一个人,老爸老妈也被吵醒了。

    寒冬腊月,尽管我再不想起床,也穿上了衣服,披着一厚厚棉袄爬了起来,等我出了屋子之后,发现老爸老妈的动作比我还快,他们都已经奔到了大门口。

    整个村子里的狗也被惊动了,“汪汪”的叫声在整个村子上空回荡。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大路上也聚集了不少人,还有很多人牵着狗出来,都朝着村子西头过去。

    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惨叫声叫的没个人腔,跟见了鬼似的,村子里的人一向团结,哪家要是出了事情,大家伙都是互帮互助,很显然,刚才的那身惨叫很不寻常,叫的真是太惨了,大家伙都担心是哪家出了事情,年关将近,最容易招贼,贼也想过个肥年,最喜欢过年的时候出动,年底的时候,家家户户也都有些余钱,留着过年用的,说不定有贼进了哪家的门,被主人给发现了,便又做起了谋财害命的勾当。

    我站在大门口的时候,就听到过路的人这么说的。

    老爸老妈二话不说,也从院子里抄起了锄头和铁锨朝着村子西头过去,并嘱咐我在家看门,我是一二十多的大小伙子,竟然让我留在家里看门,这我哪能愿意,当时也很好奇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说让他们在家看着,回屋就摸了一菜刀,拎着就朝着村西头跑去。

    很快,我跟随着大部队就来到了村子的最西头,发现等我走到这里的时候,张老三家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人,里三层外三层,堵的那叫一个水泄不通,吵杂的说话声乱糟糟的一片,夹杂着许多大狼狗的叫声。

    大家伙就聚在张老三家的门口,但是没有人进去,因为张老三家的大门紧闭。

    正当大家伙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村长带着他叫二小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他家二小子手里还牵着一条凶猛的大狼狗,站起来比人都高的大家伙。

    一看到村长来了,嘈杂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村子叫外号叫二秃子,这都是村民这般叫的,至于他为什么叫二秃子,我也不知道,反正从我很小的时候,大家伙背地里都这么叫,可是这二秃子一点儿都不秃,我长这么大,都不知道这个外号的起源是啥。

    二秃子在村子里当了几十年的村长,只有一股威严在,所以,他一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干啥呢,吵吵把火的,到底出了啥事情?”村长肃然道。

    这时候,一家和张老三家很近的一个叫做老蔫的人站出来说道:“村长……这大半夜的,俺也不知道出了啥事情,就听张老三家“嗷”一嗓子,叫的渗人呼啦的,就出来瞧瞧,敲半天门也没人应,大门被反锁了……”

    二秃子点了点头,就带着他家二小子和那只大狼狗朝着张老三家门口走去,二秃子贴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当时我就站在二秃子身后,就听到那院子里面传来了一阵儿哭声,呜呜咽咽的,很是吓人。

    二秃子眉头一皱,旋即挥舞起了蒲扇大的巴掌,朝着大铁门“咣咣”的拍了几下,中气十足的喊道:“三娃子,在家吗,我是你老叔,赶紧开门!”

    “村长,他家里应该没人吧?这大门都关了好几天没打开了。”老蔫在一旁道。

    “没人哪里来的哭声,是不是这三娃子犯浑又打他媳妇了?”村长问道。

    “刚才那吓人呼啦的叫声是男人的,俺听的清清的,大过年的,谁跟自己媳妇过不去啊……”老蔫又道。

    村长沉吟片刻,突然大手一挥,沉声道:“给俺把大门砸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