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495.第四百九十七章 恢复的办法

495.第四百九十七章 恢复的办法

    他上前来,拉着她的手,轻轻的叫了几声。

    不过,蔡晴并没有搭理他。

    这时,申岚也走了过来,紧紧拉着她的手,不住的叫她。

    可是,蔡晴无动于衷,整个人就那么僵硬的坐在那里,如同一尊塑像。

    张锦炜盯着她那一双呆滞的目光,看了眼申岚,轻轻说,“好了,申经理,你也别叫了。再怎么叫,她也不会搭理你的。”

    申岚看了一眼张锦炜,没好气的说,“姓张的,你别光说风凉话,快点想想办法,蔡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锦炜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是这样的,晴晴伤心过度,导致心智暂时昏聩了过去。现在,我们得想办法将她的心智唤醒。”

    申岚扫视了他一眼,说,“张锦炜,你想要如何唤醒呢?”

    张锦炜嘴角一撇,略显得意的笑道,“这个很简单,看我的。”

    说着,他上前,掐着蔡晴的人中。

    接着,又捏着她的手腕,狠狠的掐了几下。

    不到一分钟,蔡晴忽然发出了几声轻微的叫声。

    张锦炜见状,趁机迅速伸出一只手,用力的在她的脊背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蔡晴忍不住咳了一声,接着剧烈的喘着气。

    这时,她仿佛是回过神来了,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几个人,忽然失声痛哭起来。“锦炜,申经理。我,我不是做梦吧。你们,你们真的在我身边吗?”

    张锦炜点点头,紧紧拉着她的手,轻轻说,“晴晴,你不是做梦,我们就在你的身边呢。”

    蔡晴终于忍不住看了,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张锦炜轻轻抚慰着她,这时候,他知道,自己说再多都没用。蔡晴心中压抑了太多的悲伤,必须发泄出来。否则,压抑在内心中,会给她带来巨大的伤害的。

    蔡晴哭的非常伤心,非常的的凄婉。

    这样一直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他才算止住了哭声。

    申岚赶紧递给她一张纸巾,宽慰她说,“蔡小姐,你也别太难过了。那些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蔡晴忍着巨大的悲痛,很恼怒的说,“这些事情,我相信一定和潘文超脱不了关系。甚至,我怀疑,这就是他下的毒手。”

    申岚和张锦炜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张锦炜随即将和潘文超之间所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蔡晴听完,义愤填膺,“这个混蛋,果然是他干的。他可真是禽兽不如啊。那可是他亲爹,他竟然,竟然……”

    蔡晴说不下去了,忍不住又抽泣起来。

    张锦炜见状,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轻轻说,“好了,晴晴。现在,你不是难过的时候。眼下,我们得想办法,让潘文超的苦心经营的计划不能成功,这才是上策。”

    蔡晴点点头,说,“潘文超这个混蛋,杀了老潘,目的很简单,无非是想掌握整个公司的权利。”

    申岚托着下巴,想了一下说,“那么,如此说来,现在,岂不是非常危险了。潘总不在了,按照遗产继承法,他在公司的股份理应要由潘文超来继承了。由此,他就成为了公司最大的股东了。”

    蔡晴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哼,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潘文超以为杀了老潘,他就可以合理继承了公司的股份了吗。真是想的太好了。其实,老潘早就理好了一份遗嘱。他早就对自己这个儿子不放心,所以当时就决定要把公司的股份全权托付给我来负责。前天下午,你们走后,老潘就带着我,专程去找我们的委托律师,专程又去谈了这个事情。”

    张锦炜点点头,轻轻说,“这么看来,说到底还是潘总技高一筹了。”

    蔡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注视着张锦炜,缓缓说,“明天早上,老潘就要下葬了。锦炜,你们能陪我参加葬礼吗?”

    蔡晴说着,带着几分请求的眼神看着张锦炜。

    张锦炜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晴晴,你说什么呢。这还用说吗。潘总平常对我们那么好。他的葬礼,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参加的。”

    小斌不无担心的说,“今天我们闹了这么一出,我寻思,明天葬礼现场一定会被潘文超弄出更多的人维持。恐怕,我们想要进入葬礼现场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张锦炜应了一声,轻轻说,“这个不是什么问题。放心吧,明天,我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他们了。”

    小斌听张锦炜这么一说,忽然明白了过来,拍了一下脑门儿,笑吟吟的说,“啊,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一茬忘记了。”

    蔡晴转头看了一眼张锦炜,幽幽的说,“锦炜,你们明天下午如果可以,帮我寻找一下那刺杀老潘的凶手。”

    张锦炜有些困惑,说,“晴晴,那两个杀手不是在门口给你把门的吗?”

    蔡晴摇摇头,说,“不,根本不是他们。他们只是那个杀手组织很普通的两个人。那两个刺杀老潘的人,比他们要厉害。”

    听到这里,张锦炜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敢相信的说,“你说什么,就他们这能力,还只是很普通的人。要是这么说的话,刺杀潘总的人,功夫岂不是高深莫测了。”

    蔡晴摇摇头,目光盯着窗口,思绪似乎飘到了远方。若有所思,她轻轻说,“那两个人走到老潘的身边,装作要和他握手。可是,就在那一瞬间,老潘整个人满脸通红,他来不及多叫一声,就直接倒地了。很快,从他的七窍里不断冒出焦糊的烟味。”

    蔡晴说着说着,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听到这里,张锦炜心里暗暗颤抖了一下。

    听蔡晴这么一说,看来,这两个人能力真是深不可测。

    妈的,今天他们这么一走,明天,真不敢想象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小斌这时很警觉的说,“主管,我们快点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一旦潘文超带人过来,恐怕就不好办了。”

    张锦炜应了一声,当下就带着他们出去了。

    此时,他们住的那个酒店也不安全了。

    不过,这京城毕竟对蔡晴而言是最为熟悉的地方。

    很快,她就带他们在京郊的地方找了一个别墅。

    这个地方似乎是很久没人住,桌子上都积满了灰尘。

    蔡晴看了看,说,“你们暂时先在这里住吧。这是我很早买的别墅,一直都没住。这个地方没人知道,潘文超绝对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张锦炜应了一声,随即就进去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说实话,他和申岚都睡了二十几个小时,现在精神抖擞,怎么睡得着呢。何况,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时候,要真的可以睡得着觉,那绝对算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张锦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挨到了两点多,始终没有睡觉。

    这时,他想起了蔡晴说的那两个刺杀潘文杰的人。

    想着,心中就越来越不是滋味。

    奶奶的,今天他把蔡晴接走,潘文超知道后,明天一定会在葬礼现场布下重防。那两个被他打伤的人势必将张锦炜能祭出灭魂剑的事情告诉潘文超。

    用脚趾头都可以想象得出,明天的葬礼现场,十有八 九,他一定会把这两个厉害的角色找去。也可能,会专门找到比他们更厉害的人呢。

    想到这里,张锦炜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起身从屋子里出来了,直接来到了客厅。

    此时,客厅里静悄悄的。皎洁的月光从外面的玻璃上射进来,照在地上,多少,平添了几分静谧感。

    张锦炜回想着今天祭出灭魂剑的情景,他知道,虽然自己能祭出这柄杀人不眨眼的法器来。可是,这个法器到底有多大的威力,眼下,他是根本不知道的。

    可是,如果明天真的遭遇那些厉害的角色,自己是必须要最大限度的发挥这法器的威力啊。

    张锦炜想着,然后盘坐在沙发上,随即伸出一只手掌,心里默念着灭魂剑出来。

    转眼间,那手掌心里出现一道耀眼的亮光。

    接着,灭魂剑直接从里面飞了出来。

    这把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的法器就横着悬在自己的面前,张锦炜托着下巴,紧皱着眉头,始终搞不清楚,这把剑的操纵精髓到底在那里。

    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蔡晴的尖叫声。

    忽然,张锦炜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一条老鼠的身影匆匆闪过。

    他指着老鼠厉声叫道,“宝剑,斩它。”

    话音还没落,那灭魂剑已经飞速冲了过去。

    眨眼之间的工夫,却看不远处,那条老鼠已经身首异处。

    张锦炜心头震撼不已,这法器真是太神奇 。妈的,自己以后真要失业立刻,可以专门干给人捉老鼠的事情、。估计,这生意也是很好的。

    “锦炜,这,这是什么啊?”

    此时,蔡晴端着一杯咖啡,徐徐的走了过来。

    张锦炜迅速将灭魂剑收进了手里,冲她笑了一声,轻轻说,“啊,晴晴,这是我祭出的法器。今天若不是靠它的话,恐怕我们不仅救不了你,我们三人都要被那两个人祭出的火焰给烧死了。”

    蔡晴听着,心中嗟叹不已。她满脸愧疚,用复杂的神色注视张锦炜,缓缓说,“锦炜,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是我连累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