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第四百三十章正人君子的行为

第四百三十章正人君子的行为

    毫不客气的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气冲冲的叫道,“张锦炜,你要干什么呢,玩哪里瞅呢”

    ,这个女魔头毫不客气,直接揪住了他的耳朵。 你那个疼啊,真是无法形容。

    张锦炜咬着牙,怒视着她,一把将耳朵扯开了,然后没好气的叫道,“申岚,你要干什么呢”

    申岚气的哼了一声,振振有词的说,“哼,我要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吧。张锦炜,你这个王八蛋,你干嘛不怀好意的往我的身上乱瞅,你想看什么呢”

    张锦炜心里一阵不安,忙不迭的胡扯道,“我没看什么。我在,我在找我的衣服呢。”

    好半天,张锦炜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理由来。

    妈的,别管申岚会不会相信,反正,我就是这么认定的。

    张锦炜忽然明白,人要是耍无赖的时候,一定要死死咬着一个理由不丢。

    申岚显然不相信他这个理由,但是,没想到接下来这个家伙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竟然死活都咬着这个理由,一口认定自己就是在找自己的衣服。

    而且,他反而还说的振振有词。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是没有一点理亏的样子。

    申岚索性也懒得理会他了,轻哼了一声,转身背过去,不愿去多看他。

    张锦炜心中暗暗得意,娘的,这耍无赖就是好啊。

    他趁机也上了车子来,坐在旁边。

    这时候,申岚有意的将身子往里面挪了挪,似乎,根本不愿意搭理他。

    张锦炜轻哼了一声,心说,嘿嘿,你得意什么呢。

    申岚这时将他的衣服丢给了他,然后冷冰冰的说,“姓张的,这是你的衣服,现在我给你了,最好不要再给我胡乱瞅了。”

    张锦炜哪里会接这衣服,妈的,我的衣服不能白白让你当雨具,就这么用一下,什么说法也没有吧。

    他交叉着双臂抱在胸前,装模作样的说,“恩,申经理,你这个可不好啊。难道,就想这么把衣服给我了吗”

    申岚一愣,有些意外的说,“嘿嘿,你这个混蛋,怎么,你还想讹我不成吗”

    张锦炜淡然一笑,忙不迭的说,“哪里的话,我怎么敢讹你呢。只不过,你白白用我的衣服避雨。现在,这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你说,你是不是该洗干净了然后再给我呢。”

    申岚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

    她忽然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将衣服直接丢给了他,气愤的叫道,“张锦炜,亏你想的出来啊。还说没讹我,怎么,想让我给你洗衣服啊。”

    张锦炜分明感受到了这个女魔头眼神里灼灼的杀意,不免干笑了一声,微微将身子后退了一些,摆摆手,不安的说,“申经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敢啊。只是,只是我随便说说而已恩,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申岚抓着他的衣服直接扔到他的身上,冷冰冰的说,“喏,这是你的衣服,姓张的,你要是觉得脏,直接可以扔了。否则,你就给我闭嘴。”

    这个臭婆娘,真他妈够傲慢的,你装比什么呢。妈的,早知道老子今天就不来搭救你了,让你给沈临风给办了。

    不行,怎么着也不能便宜这个王八蛋啊。

    柿子专拣软的捏。这是张锦炜眼下最大的感悟。

    他忽然看出来了,申岚在沈临风面前不敢那么嚣张,而只有在他的面前,才这么的耀武扬威。娘的,难道我上辈子和你有仇吗

    张锦炜正想说什么,忽然被申岚拉了一下。

    “张锦炜,你看,沈临风已经发现问题了。”

    循着申岚指的方向一看,张锦炜这才注意到,沈临风已经跑到了酒店门口,神色凝重的东张西望。很显然,他是在找什么。、当然,这一切都是不言而喻的。

    张锦炜转头看了一眼申岚,虽然她的脸上充满了得意的神色,但是,多少还是有几分不安的。

    他笑笑说,“申经理,看来我们走的真够及时啊。我猜,这个混蛋就是想要趁着下雨的机会,对你进行不轨的事情恩。”

    申岚转头看了他一眼,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头,嗔怪道,“姓张的,你给我闭嘴。再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狗嘴。”

    张锦炜也不生气,心说,哼,你有能耐在沈临风面前装啊。

    当下,申岚就赶紧催促小斌开车,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这时候,大街上难得看到一个人。因为,雨下的越来越大了,完全看不清楚前面的情况。

    不时地,外面传来了震耳发聩的打雷声,明亮的闪电划破沉闷的苍穹,让这暗夜着实显得更加的诡异。

    这时候,申岚都会忍不住的靠近张锦炜。同时,不由自主的抓着张锦炜的手,紧紧贴合在他的身上。

    张锦炜转头看了一眼,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怪异的念头来。

    娘的,虽然这么做未免有些太过打单了。但是,不这么兵行险招,恐怕还是难以占到实质性的便宜。

    张锦炜这么一盘算,心中就更加的坚定了决心来。

    随即,他在申岚将身子再次靠过来的时候,忽然伸出一个胳膊,直接将她搂在了怀中。

    申岚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他,眉头瞬间拧成了一团。

    她没好气的说,“张锦炜,你这个混蛋,你想要干什么呢”

    张锦炜也不理会,邪笑着说,“申经理,我这是保护你呢,难道你没看出来啊”

    申岚用力的挣扎,企图要躲避开他。

    不过,张锦炜这次用的力度非常大,她根本就没成功。

    顿时,她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她抬眼扫视了他一眼,恨恨的的说,“姓张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张锦炜嘿嘿一笑,不紧不慢的说,“申经理,你听我说。我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听老人们讲这夜里打雷下雨,都是倒霉神仙出来游行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碰上单身年轻女性在外面,它们就把倒霉的运气降临给她们。”

    申岚听到这里,不免笑了一声。看样子子,她显然是不相信的,轻哼了一声,冷冰冰的说,“张锦炜,你这狗屁话骗谁呢,我才不相信呢。”

    张锦炜耸耸肩,非常得意的说,“申经理,你还别不相信。你仔细想想,那些新闻上报道的单身女性被流氓欺负,或者被盗,出车祸的情况,大多数是不是都发生在深更半夜的下雨天。”

    申岚怔忡了一下,盯着张锦炜看了几眼,好半天没说话。

    显然,她也被这种巧合深深的给震慑了。

    大约有一分多钟,申岚这才缓缓说,“那,那我该如何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呢”

    张锦炜其实也只是冒试试,但根本没想到竟然会这么成功。嘿,申岚竟然真的相信了。

    此时,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明显是慌乱不安的神色。

    他心中暗暗的窃喜,忙不迭的说,“申经理,这也并不是很难。这样,你让那些倒霉神仙相信,你可不是一个人单独出行的,是有伴儿,他们就不会对你动手了。”

    “真的假的,张锦炜,你不会骗我的吧。”申岚皱着眉头,狐疑的看着他。

    张锦炜知道这可是关键时刻,自己绝对不能有一点疏忽。想到此,当下他一本正经的说,“恩,申经理,你如果觉得我是在说谎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说着,他也将胳膊重新抽了回来。

    申岚见状,顿时有些慌了,“姓张的,你给我回来,谁让你过去的。”

    张锦炜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恩,申经理,这么说你是相信了吗”

    申岚点点头,板着脸,没好气的说,“你少废话,赶紧的。”

    虽然这话没有说的太过明白,但张锦炜也不是傻子,自然说听出来一些端倪的。

    他暗暗窃喜,然后装出很严肃认真的样子,主动将身子挪过来,紧紧靠近申岚的身边,接着,伸出胳膊,紧紧的将她搂在了怀中。

    虽然,申岚并不是很喜欢。甚至,还有一些抵触。但是,终究还是很配合的靠在他的怀中。

    张锦炜紧紧搂着她,感受着那一片让人欲罢不能的柔软氛围,顿时,心中泛起了层层的涟漪来。

    他喜不自禁,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机智而自鸣得意。

    一直到申岚的家里,两人都没有怎么说话。而是这么紧紧的拥在一起。

    其实,到后来,张锦炜发现,申岚甚至伸出胳膊,紧紧搂着他。看样子,她已经完全抵消了所有的抵触情绪。

    张锦炜一直都觉得,这是非常惊奇的。

    到了小区门口,张锦炜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多少,还是有些眷恋不舍的。

    他极不情愿的松开了申岚,然后推开门,轻轻说,“申经理,你走吧。”

    申岚轻轻应了一声,下了车子,走进了楼道里,转头看了一眼他,咬着嘴唇迟疑了一下,说,“张锦炜,你不想上楼来坐一下吗。我看你的身上也湿了,上来喝点热水,暖暖身子吧。”

    嘿,不是吧,我没听错吧。

    一度,张锦炜真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