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第四百二十章闯下大祸了

第四百二十章闯下大祸了

    看到她遭遇这些事情,于情与理,张锦炜总觉得自己应该给有些帮助的。

    他独自一个人在走廊里走着,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走到拐角的时候,也没看前面的路,迎面与人撞了一个满怀。

    张锦炜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申岚气冲冲的声音,“张锦炜,你这个混蛋,你的眼睛都长到后面了吗”

    张锦炜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好,他妈的创下大祸了。

    他定睛一看,申岚的面色阴郁,眼睛里分明迸射出熊熊的怒火来。

    张锦炜干笑了一声,忙不迭的说,“申经理,你,你这是要去干什么啊”

    申岚似乎也并不想和他动怒,随即淡淡的说,“我来找你的。”

    “找我”张锦炜愣了一下,嘿,你找我干什么

    申岚有些嗔怪的说,“张锦炜,你从警局回来,怎么都不去我的办公室,给我汇报一下情况,难道,你非要等着我亲自找上门来吗”

    张锦炜拍了一下脑门,苦笑道,“哎呀,申经理,我怎么都给忘记了。对了,我还记得我临走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你要等我呢。”

    “等,等什么啊。张锦炜,你胡说八道什么么呢。”申岚脸上飘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慌乱的叫道,。

    靠,看她的样子,这摆明是要耍赖啊。

    张锦炜那个气啊,妈的,早就该看出来啊,这个女人就是天生喜欢不认账。唉,不过,这时间也才过去多久啊,这么快就想不认账了。

    虽然,张锦炜非常的无奈,但是,却又毫无办法。

    摆摆手说,“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申岚轻哼了一声,尽量让自己的野蛮霸道掩盖住自己身上那种羞涩和不自然的神色。“张锦炜,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责怪我了。”

    张锦炜干笑了一声,忙不迭的说,“申经理,你这话说到那里去了,我怎么敢啊。”

    “你刚才和蔡小姐在办公室说什么呢。她现在心情正不好,需要人安慰,你怎么出来了”申岚盯着他,连珠炮一般一连问了好几句。

    张锦炜叹口气,然后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听完后,申岚长长的的出了一口气。

    她的面色凝重,神色非常复杂。

    缓缓说,“锦炜,走吧,我们去找个地方单独淡淡。”

    张锦炜一愣,非常好奇的说,“去哪里啊”

    “天台。”申岚撂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嘿,不是吧,竟然要去天台。

    张锦炜虽然非常意外,但还是跟着过去了。

    在电梯里,两个人一直都没说话。

    从电梯里出来后,两人直接上了写字楼的最顶层的上面。

    这么长时间了,张锦炜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站在这里,忽然感觉一种非常辽阔的感觉。整个清潭市的景色,可以说是尽收眼底。

    看到这些景色,似乎,人的心情也都跟着开阔起来。

    说实话,在这个时候,张锦炜心里的郁闷,多少都消除了不少。

    申岚走到一边,默然的看着远方鳞次栉比的楼厦,轻轻说,“张锦炜,行了,现在就我们俩个人,你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给我说一遍吧。”

    靠,你叫我过来,总不会只是听我我汇报工作的吧。

    这也太大动干戈了吧。

    虽然,张锦炜心里是如此的抱怨,但还是乖乖的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申岚听完后,转头,缓缓的走到他的身边,用古怪的目光打量着他。

    她也一句话不说,就那么专注的看着他。

    张锦炜被看的浑身上下都不自然,干笑了一声,忙不迭说,“申经理,你,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申岚忽然发出一声轻哼,似笑非笑的说,“张锦炜,如今你也算可以了。可以去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当时奋不顾身冲出去的时候,别人有多担心啊。”

    别人,嘿,这个别人是谁啊

    张锦炜明显看出来,申岚的眼神里充满了责怪。难道,她说的这个人就是她吗。

    想到这里,张锦炜忽然感觉心头暖暖的,嘿,真没想到,申岚对他是如此的关心啊。

    他笑笑说,“申经理,我这不是没事吗。再说了,当时,我已经都布置好了,绝对不会有事情的。”

    “布置,你说的是那些黑社会的人吗。张锦炜,我奉劝你,最好少这么沾沾自喜,这些人平常都是干什么的,你怎么可以和他们走在一起呢、”

    张锦炜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前来,悄悄的握着她的手,说,“申经理,你说那里去了,这些人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而且,我现在可是他们的头头,全是号令他们的。”

    申岚微微低着头,同时挣扎了一下,努力想要将手挣脱开。但是,张锦炜死死的抓着她,就是不放开、

    最后,她到底还是放弃了。

    她就那么低着头,羞涩的如同一个含苞待放的少女一样。

    张锦炜看着这景象,心中生气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娘的,真想凑过来,狠狠亲吻住她啊。

    张锦炜正在想入非非,忽然,申岚抬起头来,专注而认真的盯着他。

    张锦炜一楞,忽然发现申岚如同换了一个人。

    她此时就像是一个纯情的少女,那双美丽的眼睛清澈无比,晃荡着动人的感情,仿佛一泓清泉一样。

    靠,真是让人动心啊。

    上面的风本来就很大,轻轻吹拂过去。申岚那张俏美的脸颊上,一抹乱发浮动,更是增添了动人的气韵。

    张锦炜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着,想要冲出来。

    在这个时候,他是很想亲吻住这个迷人的女人的。

    “张锦炜,你答应我一个事情,好不好。”

    张锦炜一愣,看着她,慌忙说,“好,申经理,你说吧。”

    申岚顿了顿,说,“以后做这种危险的事情,记得,一定要主意安全。”

    张锦炜应了一声,他感觉的出来,申岚对他是如此的关心。

    张锦炜感觉心里暖暖的,忙不迭的说,“申经理,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乱来了。”

    申岚应了一声,嘴角一撇,忽然展现出一抹迷人的笑意来。“张锦炜,我有时候发现你这个人还并不是那么讨厌啊。”

    嘿,能从她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人动心不已啊。

    张锦炜仿佛吃了蜜蜂屎一样,喜滋滋的说,“申经理,其实,我这人身上的优点有很多。你如果深入了解的话,你就会被我的人格魅力完全征服的。”

    申岚闻言,不屑的切了一声,“算了吧,我才刚夸你两句,你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不过,来鈤方长,我们想要深入了解,这鈤子还多着呢。”

    说着,她就放开了他,然后自己走到楼厦的边沿,闭着眼睛,迎着对面吹来的风。

    张锦炜非常吃惊,申岚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他正想着,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

    转头一看,就见两个人走了过来。

    张锦炜怎么都没想到,来人竟然是王冰冰和徐艳江。

    嘿,他们这两个不速之客过来干什么。

    张锦炜的脸色顿时就耷拉下来,不冷不热的说,“王总,徐总,你们真是稀客啊”

    徐艳江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张经理,看你的样子,似乎对我们并不太欢迎啊。”

    张锦炜淡然一笑,轻轻说,“那里的话,我对于大家都很欢迎。包括我们的对手。”

    申岚这时也转过身子,走了过来。

    看了一眼王冰冰,露出象征性的招牌式笑容,“王总,你怎么来亲自跑到这么高。”

    徐艳江不等王冰冰说话,淡淡的说,“那是啊,我们都挺好奇啊,申经理和张经理到底呀谈什么秘密,竟然跑到这么隐秘的地方。唉,这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这种地方的。”

    听着这家伙连讽带刺的话,张锦炜当时就窝火了。妈的,你这个混蛋,再他妈乱说,你信不信老子直接将你从这楼上给推下去,摔死你这个王八蛋。

    王冰冰转头看了他一眼,嗔怪道,“好了,徐总,你少说两句吧。”

    说着,走上前来,眼神里充满了焦虑不安的看着张锦炜,紧紧握着他的手,担忧的说,“锦炜,我听说你出事情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张锦炜用力撇开了手,不冷不热的说,“王总,你不会是专程过来看我把。不过,这还真是挺让人意外的。工作时间,你竟然做起了私事,这未免也太不符合你的身份了吧。”

    王冰冰支吾着,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徐艳江抱着双臂,有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张锦炜,冷冰冰的说,“张经理,你可不要太自作多情,我们那么繁忙,怎么会有这种闲工夫呢。只不过,我们今天是顺道过来的。而且,还有个事情要通知你,我们已经正式接受了你们的递交的法院的诉讼通知。今天过来,我们就是要告诉你,有什么能耐,你们尽管使出来吧,我们是绝对不会怕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