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第四百一十章做该做的事情

第四百一十章做该做的事情

    王冰冰这时看着张锦炜,轻轻说,“锦炜,其实,有个事情我一直想要给你说。 ”

    张锦炜一摆手,头也不回,说,“好了,冰冰,什么都别说了。我们今天是来吃饭的。”

    王冰冰话到嘴边,可是张锦炜这种态度也,着实让她挺无奈的。

    她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那,好吧。”

    当下,就低着头,吃起来饭。

    要说起来,这一顿饭,吃的别提有多压抑了。

    整个过程中,竟然没有人说一句话。

    张锦炜此时早局势人在曹营心在汉了。

    ,也不知道申岚他们在我家里这时候玩的有多嗨呢、唉,真想立刻飞过去啊。

    张锦炜匆匆的吃了几口饭,这时叫来服务员结了帐。、

    然后起身对她们俩说,“行了,我吃饱了,你们慢用吧,有时间我们再联系。”说着就走。

    “哎,锦炜,你等等。”张锦炜从里面出来后,他们两人都跟着一起出来了。

    一直到来到餐厅的门口,两人才追了上来。

    张锦炜转头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说,“怎么,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

    王冰冰脸色非常难看,轻轻看了他一眼,说,“锦炜,时间哈这么早,你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

    张锦炜轻哼了一声,尽量保持平静,说,“怎么,冰冰,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王冰冰咬着嘴唇,说,“锦炜,不如,我们去转转吧,散散心,难得出来一趟,也不容易。”

    张锦炜轻笑了一声,摇摇头,说,“算了吧,冰冰。上班的时间,你有你的故居。那么,下班的时间,我也有我的规矩。我可不是来陪你散心的,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说着就走。

    王冰冰看着张锦炜的背影,心中忧郁不已。她非常清楚,张锦炜依然还在生气呢。

    宋婄看着王冰冰神色复杂,轻轻说,“冰冰,你难道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王冰冰木然的说,“不然还能如何呢”

    宋婄叹口气,说,“唉,你这人真笨啊。看我的,我有办法。”

    说着,她就冲张锦炜叫道,“唉,张锦炜,,你等一下,你的东西落下了。”

    张锦炜本来这时候要上车走人的,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停下来。

    他转头一看,只见宋婄的手里晃荡着一个黑色的东西。因为毕竟是夜里,光线太暗,也看不清楚。

    张锦炜黄忙走了过来,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啊,我记得没什么掉啊。”

    宋婄故意藏了起来那个东西,然后神秘的一笑,说,“是吗,那你就走吧。锦炜,不过如果明天你们申经理怪罪下来,真要出什么事情,你可别来找我们。记住,到时候我们俩可不认账的。”

    一听到申岚,张锦炜顿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他知道,这要是让申岚怪罪下来,肯定没他好果子吃。

    别管是什么东西掉了,先弄过来再说。

    张锦炜赶紧堆着笑脸,忙不迭的说,“宋记者,你赶紧给我吧。你也知道,我们申经理那就是个母夜叉,本来就看我不顺眼,万一要是逮着我的一点不是,那后果就严重了。”

    宋婄嘿嘿一笑,说,“好啊,张锦炜,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啊。背着你的领导,公然辱骂人家。你说,我要是帮你录音,明天交给申经理,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呢”

    靠,要不要搞的这么阴险啊。

    张锦炜那个气啊吗。娘的,这些做记者的,怎么一个个都这么阴险啊。s

    他耷拉着脸,苦笑道,“宋记者,你放过我把。我觉得,我可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宋婄眉头一挑,轻笑道,;“张锦炜,我也不想为难你。恩,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把那些东西交给你。同时,我也保证不会向你们领导打小报告的。”

    张锦炜听着还有希望,兴奋莫名,忙不迭的说,“好好,你说吧。就算是今天夜里让我陪你暖床,我也甘愿。”

    王冰冰闻言,忍不住笑了一声。

    宋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敢这么无耻的调戏她,那个气啊。狠狠瞪了他一眼,说,“哼,做你的白鈤梦吧。”

    说着,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湖边,说,“喏,那里不是有租赁船只的吗。你现在过去帮我们租一只船,然后陪我们去湖里泛舟去。”

    靠,张锦炜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这他妈一定是宋婄替王冰冰想出来的。

    他嘴唇动了动,有些想要抱怨。但是,话到嘴边,到底还是忍住了。

    宋婄这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哎哎哎,你怎么还在这里发呆呢,赶紧去啊。怎么,你是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张锦炜气愤难当,狠狠瞪了一眼他。

    妈的,臭婆娘,你神气什么呢。赶在我的头上拉屎撒尿。行,等着瞧吧,你也别太得意。

    虽然心中非常不情愿,可是想到自己有可能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把柄在她手里捏着,张锦炜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租船了。

    租好了船,然后他就叫来了她们俩上来了。

    这种小船是带有划桨的,自然这体力活也就落在了张锦炜的身上来。

    他坐在船尾,慢悠悠的划着船,然后看着两个女人坐在船头,哼着小曲。

    此时,看着周围那波光粼粼的湖面,更觉得这风景宜人。

    张锦炜此时此刻的心情顿时也好了不少,甚至,他有些享受这种感觉。

    宋婄这时看着张锦炜,笑了一声,说,“锦炜,这时候,能与什么感想吗”

    张锦炜淡淡的说,“宋记者,你真的让我说吗。我要是说出来,你可别生气啊”

    宋婄一看张锦炜那坏坏的神色,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没什么好话。可是,她却反而心痒痒,很想知道这家伙到底要说什么。

    于是,忍不住问道,“好啊,那你倒是说说看啊,。”

    张锦炜诡秘一笑,说,“宋记者,你看,人家别人的穿船上,都是坐着一对对的情侣。”

    这一路度过来,她也早就看到了。

    其实,很多人在这里泛舟,是把这个地方当做了不错的幽会场所。

    甚至,很多船上,都可以看到一对对的男女在打得火热,正进行着热火朝天的造人运动呢。

    自然,她也明白了张锦炜的话意。

    于是,她说,“好啊,张锦炜,你想要说什么。”

    张锦炜嘿嘿一笑,说,“人家的船上是两个人,而我们这船上是三人。估计,别人还以为我们在玩三人游戏呢。”

    哼,就知道这个混蛋的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果然如此。

    宋婄那个气啊,趁机看了一眼王冰冰,说,“冰冰没你怎么都不说话,看看你这个朋友,都是什么人啊。”

    王冰冰转头看了一眼张锦炜,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声。

    张锦炜很清楚,王冰冰此时此刻说不好去说什么的。

    这时候,船已经被划到了湖中心。

    张锦炜放下木浆,转动了一下腰肢,说,“好了,我现在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王冰冰趁机坐过来,掏出一张纸巾递给他,轻轻说,“锦炜,你休息一下吧。”

    张锦炜倒也满不在乎,接过纸巾随便擦了一下脸颊。

    一边,宋婄啧啧的嗟叹着。“唉,真是没想到啊。这就是所谓的床头打架床尾和啊。我这个撮合你们都功臣,没想到就这么被你们扔在了一边。”

    王冰冰看了她一眼,脸上刷的一下绯红一片,嗔怪道,“行了,宋婄,你都别再这里跟着抱怨了。”

    宋婄嘿嘿一笑,笑了一声,说,“唉,早知道我就不上来了。看来,我真的是有些多余啊。”

    说着,她有些懒散的靠在了旁边的船舷上。

    张锦炜站起了身子,在晃荡的船上四周看了一下,说,“宋记者,你一点都不多余啊。恩,如果你喜欢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送去这个湖龙王那里去。人家的儿子还缺个媳妇呢,你正好可以去补这个缺。将来,你把当龙王儿媳妇的生活做成电视报道,我看收视率一定会非常高的。”

    宋婄听到这里,那个气啊,“好你个死张锦炜。哼,别看冰冰在这里,我照样要收拾你。”

    说着,她忽然冷不丁的晃了一下船。

    本来,张锦炜是站着的,就不太平稳。

    结果,因为她这么一晃荡,整个人直接翻了下去。

    而且,他还是直接扑到在宋婄的身上来。

    宋婄显然也没料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忍不住惊叫一声。

    不顾,一切都为时已晚,张锦炜直接扑倒在她的身上来。

    两人硬生生的贴合在了一起。

    靠,这个女人的身上还挺柔软的,如同充满了弹性的棉花一样。

    恩,这嘴唇也这么柔软张锦炜那一瞬间,竟然还有这个心思享受这些。

    他还没来得及享受的太多,就被宋婄狠狠的推开了。

    她那个气啊,脸色显得非常的不自然。

    狠狠瞪着张锦炜,恼怒的叫道,“张锦炜,你这个混蛋,你想要干什么”

    张锦炜轻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宋记者,你可不能怪我。这都是你刚才晃了船,我没站稳。所以,总的说来,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和我没多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