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第三百九十六章猫哭老鼠假慈悲

第三百九十六章猫哭老鼠假慈悲

    

    徐艳江这会儿收起了笑容,摆出一副严肃的态度,说,“恩,张经理,其实,我也正想找你谈这个事情呢。 首先,我想要向你先说一声道歉。”

    张锦炜看着他那一副傲慢冷漠,并且目中无人的样子,心中着实够气啊。你妈妈的,你这算是道歉吗。

    他缓缓说,“徐总,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道歉的话,未免有些为时过晚了吗”

    徐艳江不动声色,继续说,“我知道张经理还在生气。其实,张经理你也不想想,事情到今天这一步,责任并不总在我们这里,我觉得,你们公司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操,这他妈叫什么狗屁逻辑。你们做了违背合同的事情,现在,竟然还振振有词。

    张锦炜心中别提有多不爽和恼火了,不过他一直隐忍着,缓缓说,“噢,是吗,徐总。那么,我就想听听你的高见了。

    徐艳江倒也不客气,端着那杯本来给张锦炜的水一股脑的全喝了。接着,回味无穷的感慨了一下,然后就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其实,他所说的这些,就是在王冰冰面前说的一套。

    不过,张锦炜可不是王冰冰那么好骗。他根本没听完,直接打断了他,“行了,徐总,你说这个是什么狗屁逻辑啊。哼,你说这么多,无非是为你们公司违背合同书找一个说辞而已。我真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这种言而无信,毫无商业信誉可言的公司。”

    徐艳江笑吟吟的说,“张经理,你也别生气啊。其实,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激励你们公司。”

    他娘的,到了现在,这个王八蛋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张锦炜心说,娘的,按照你这种逻辑,是不是为了让你们的家庭和睦点,就该给你老婆找几个姘头,给你扣上几顶绿帽子你就安心了呢。

    虽然,张锦炜也认可这种商业模式下的竞争机制。但,从心而论,任何一个公司其实私底下都是希望可以最大程度的占据市场。或者说,可以独霸市场。

    张锦炜说,“徐总,你什么话都别说了。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我要你老实回答我。”

    “请说,张经理。”徐艳江慌忙不迭的说道。

    “说说你们公司的最后意思吧,到底要不要将刚健保健品的柜台给撤消了。”张锦炜直视着他,冷冰冰的叫道。

    “这个,这个有些为难啊。”徐艳江耷拉着脸,苦笑了一声,“唉,张经理,这个事情的确是非常难办。”

    “这么说,你们是不会撤消了,对吧。”张锦炜可懒得去搭理他这种虚情假意。娘的,你骗得了王冰冰,但是你骗不了我。

    徐艳江应了一声,注视着他,说,“对,张经理。这是我们公司经过再三研究做出来的决定,上司不会改变的。如果给你们公司带来什么不便和损失,还请你们理解我们公司。”

    ,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个混蛋还在这里装腔作势,张锦炜着实够可气的。

    他直接站了起来,冷冷的说,:“徐总,这么说,我们两家公司看来只能是对簿公堂了。”

    徐艳江双手一摊,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轻轻说,“你要是这么办的话,那我们公司倒也不怕了。张经理,我在这里说一句,我们公司随时欢迎你们上公堂。”

    什么,这个混蛋竟然这么说。张锦炜心里骇然。嘿,还真是让申岚给说对了。

    他其实非常震惊,申岚怎么会对这个狗鈤的如此了解呢。

    张锦炜想了一下,冷哼了一声,说,“好,徐总,那我们就法院见吧。”

    说着,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被徐艳江给叫住了。

    张锦炜没有回头,不冷不热的叫道,“怎么,徐总,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徐艳江笑吟吟的走上前来,阴沉着一张脸,注视着张锦炜看了几眼,缓缓说,“张经理,我想提醒你一句,以后最好离王总远一些。你和她身份悬殊,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了她的幸福着想,我希望你能退出来。”

    张锦炜笑了一声,娘的,又他妈让徐艳江说对了。看来,徐艳江这次针对他,就是因为自己和王冰冰关系亲密,这狗鈤的因妒生恨,所以才会这么干的,

    张锦炜盯着他,笑了一笑,说,“徐总,你要是喜欢王总,你公开的展开竞争,玩这种阴险的手段,不惜以损害公司利益为前提,你觉得这一切很有意思吗”

    徐艳江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张经理,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我就是为了对付你,打击你。”

    张锦炜叹口气,摇摇头说,“唉,我真不敢相信,冰冰怎么会相信你这么人,对你委以重任的。”

    徐艳江爽朗的笑了一声,耸耸肩,很得意的说,“张经理,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这次的事情,王总其实已经知道了。而且我成功说服她,让她对我支持和你们打官司。”

    尽管,他已经从申岚那里听到了这些,可是,听到这里,张锦炜还是非常恼怒。

    不由得,拳头紧紧攥着。他并不是憎恨徐艳江,而是恼火王冰冰。怎么可以呢,她那么精明的一个女人,怎么会轻易相信徐艳江呢。

    张锦炜无语,更无解。

    他没有和徐艳江多说甚么,或者说,是懒得和他多说甚么。

    转身,张锦炜就走了。

    从这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似乎听到了这个混蛋洋洋得意的大笑声。

    那个时候,张锦炜心中那个气啊,别提有多怒了。

    张锦炜从这里,原来是想一走了之的。

    但是,不经意的又看到了申岚的办公室,他迟疑了,怔忡了。

    娘的,到底要不要进去呢。

    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张锦炜还是觉得,无论如何,必须过去见见王冰冰。

    这次,他径直过来,直接敲开了门。

    进来后,就直接叫道,“王冰冰,王冰冰,你给我出来。”

    不过,这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张锦炜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套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从门缝里,分明看到了王冰冰坐在里面的床上。

    张锦炜直接走了过去,刚要去打开门,不过,门被打开了,接着一个女秘书从里面出来了。

    她抬头看了张锦炜一眼,冷冰冰的说,“先生,你是谁啊,怎么这么没礼貌。难道不懂敲门吗,这么直接的进来。”

    张锦炜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冷冰冰的说,“你给我走开,我要见王冰冰。”

    那女秘书气呼呼的叫道,“唉,你谁啊,怎么说话这么没礼貌呢,我告诉你,我们王总现在不舒服,正在休息呢,你赶紧走,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也要等她休息好了再说。”

    说着,就推着张锦炜要轰走他。

    这时,张锦炜分明看到了里面王冰冰的身影。她那里在睡觉呢,分明一个人站在窗边,就这么背对着他。

    距离的这么近,张锦炜知道,他说话的声音,王冰冰一定听到,无非现在是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张锦炜心中着实够气恼的。王冰冰现在果然让申岚说对了,她是在躲着他呢。

    他怒不可揭,虽然对王冰冰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很不理解,但是,她如今竟然连他都不愿意见,这种做法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张锦炜气冲冲的叫道,“王冰冰,你在那里站着发什么呆呢,你给我说话。怎么,看我站在这里,你却连见我一面的勇气都没有吗”

    王冰冰并没有回头,不过却说话了。

    “锦炜,如今我们两家公司要对簿公堂,我觉得我们俩还是不要在公司见面的好。如果有什么事情,等下班后我会找你谈的。”

    “哼,还等下班呢,王冰冰,不用了。”张锦炜气不打一处来,他忽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被徐艳江玩弄后,现在又被王冰冰来玩弄。

    张锦炜说完这一切后,扭身冲了出去。

    这会儿,王冰冰慌忙转过身子来,她快步跑到了门口,可是,哪里还有张锦炜的身影。

    那女秘书这时凑过来,忙不迭的说,“王总,这个讨厌人的家伙是谁啊”

    王冰冰狠狠瞪了她一眼,厉声喝道,“你给我住口,出去。”

    那女秘书莫名其妙的受到这一顿训斥,登时都傻眼了。她不敢多说什么,灰溜溜的出去了。

    颓然的,王冰冰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轻轻说,“锦炜,对不起,我不得不这么做。为了我们公司的声誉,我只能和你保持距离。”

    一口气从这里跑出来,张锦炜气愤难当,一直到上了车子,张锦炜接到了王冰冰打来的电话。

    他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并没有接。

    哼,在公司里不和我见面,现在,反而给我打电话,这他妈算什么意思。

    一连,王冰冰打了三四个电话,不过,张锦炜始终都没有接。

    张锦炜始终不理解,王冰冰怎么会是这种严格的按照原则性办事的人。而且,最让他无法理解的说,她竟然让徐艳江耍的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