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91.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义凛然的人

391.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义凛然的人

    严开复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淡然的说,“我怕什么,我既然敢这么说,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了公司的前途着想,我不在乎自己的那点损失。”

    蔡晴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神色,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吟吟的说,“恩,严总,你能有这样的觉悟,非常好。那么,你有证据吗。你只要证据齐全,不管是谁,如果做了伤害公司利益的事情,公司一定会从重处理的。”

    严开复笑了一声,压低声音,轻轻说,“蔡小姐,这个证据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你放心,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上报了。”

    蔡晴点点头,又夸赞了他几句,然后端着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接着,站了起来,伸了一下懒腰,说,“好了,时间不早了,严总,我们先走了……”

    “啊,什么。蔡小姐,你们这都什么吃什么呢?”严开复慌忙站了起来,连忙问道。

    蔡晴淡然一笑,说,“已经饱了。严总,今天多谢你的款待。回去后,我会向潘总夸你的。”

    听到这里,严开复顿时喜笑颜开,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这种奴颜婢膝的样子,张锦炜真觉得好笑,。

    妈的,要不是有这么多人,估计严开复都会跪下来的。

    从酒店里出来后,蔡晴脸上的笑容巡视消失不见,转而恢复了一抹冷漠来。

    张锦炜慌忙问道,“晴晴,你这是怎么了?”

    蔡晴轻轻说,“唉,真是没想到啊。这个严开复如此的阴险卑鄙。锦炜,你在他的手下做事,是不是感觉非常吃力啊。”

    张锦炜连忙说,“啊,没有了。”

    蔡晴轻笑了一声,随即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大街,轻轻说,“锦炜,走吧。”

    张锦炜追了上来,慌忙问道,“晴晴,你要去哪里啊?”

    蔡晴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说,“还用问吗,当然是去吃饭啊。”

    张锦炜哭笑不得,他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晴晴,你是猪啊,刚才在酒桌上难道还没吃饱吗?”

    蔡晴瞟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锦炜,我看你才是有病呢。难道你没看出来,我们可不是被请去吃饭的。再说了,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就是再好的山珍海味,我吃着也会乏味的。”

    蔡晴的话说的也是,的确,和严开复在一起,谈着那种话题,就想着如何去应付了。谁还有心情去想着吃饭呢。

    他笑了一笑,上前来,问道,“那么,晴晴,你想吃什么呢?”

    蔡晴想了一下,说,“恩,随便吃点吧。走,你跟着我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张锦炜愣了一下,嘿,我没听错吧。你带我去一个好地方,难道,你对清潭市的了解还有我多吗?

    张锦炜虽然很疑惑,但还是跟着她走了。

    没有多久,蔡晴带着张锦炜七拐八折,饶了半天的路,两人最后来到了一家韩式烧烤的门口。

    张锦炜有些意外,“怎么,晴晴,你要带我吃韩式烧烤啊。”

    蔡晴神秘一笑,说,“你别说话,跟着来就是了。”

    一直到进来,张锦炜才发现,这是一家非常独特的韩式餐厅、

    进去后,你会发现,这里的服务人员还是店铺的装修风格,都是按照韩国古代的样子来弄的。

    本来张锦炜还没怎么在意,但是耳畔传来不厌其烦的呼啦啦,呼啦啦的《大长今》电视剧的主题曲,顿时,张锦炜就明白了,这他妈是一家大长今的主题餐厅。

    没走多远,就有一个女服务员走上前来,恭敬的低了一下头,说了一句完全听不懂的韩语。其实,就是欢迎光临的意思。人家估计是为了增加店面的特色,才加上这么一句话的。

    张锦炜赶紧跟着说,“思密达,思密达。”

    那个服务员看了张锦炜一眼,忍不住笑了一声。

    接下来,最让张锦炜非常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蔡晴走上前来,竟然韩语和她聊了起来。

    那个服务员愣了一下,随即也跟着用韩语和她攀谈起来。

    两人竟然有说有笑,不亦乐乎。嘿,蔡晴该不会是韩国人吧。

    张锦炜彻底的傻眼了。

    说了几句后,那个服务员比之前更加热情了,引着他们就向里面走。

    张锦炜凑到蔡晴的身边,小声问道,“晴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怎么还会说韩语,难道你是韩国人吗?”

    蔡晴瞟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懂什么啊,谁说必须是韩国人才懂韩语啊。我告诉你把,我之前上过外国语大学,学的专业就是朝鲜语。那时候,我经常和朋友一起去吃韩国料理。”

    张锦炜非常惊讶的应了一声,嘿,真没看出来,蔡晴还是个有料的美女啊。唉,可惜了。

    两人被服务员引到一个房间,进去了。

    这个房间并不是很大,张锦炜记起来,这一点倒是和鈤本料理的那种房间的风格非常像。

    两人坐定后,没多久,就有服务员将各种酱白菜,年糕等韩国经典的菜品一一的上来了。

    之后,蔡晴端着一瓶韩国烧酒,给张锦炜倒了一杯,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

    接着,她端着酒,轻轻一笑,说,“锦炜,来,喝一杯吧。”

    张锦炜应了一声,忙不迭的端着酒,喝了一口。

    娘的,这韩国人酿的酒,味道怎么怪怪的。

    不过,张锦炜平常对喝酒也并不是太感兴趣,所以,怎么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俩。

    蔡晴随后就有板有眼的整理这些菜品了。

    张锦炜真不敢相信,蔡晴的手法非常娴熟,人家倒很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韩国人一样。

    两人随后就吃了起来。

    张锦炜非常意外,问道,“晴晴,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本事的。我看,下次你也别在这里做了,干脆直接去我家里做吧。”

    蔡晴一愣,抬眼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不过那一瞬间,她的神色变得有些哀伤。

    张锦炜一愣,不安的问道,“晴晴,你怎么了,对不起 ,是不是刚才说错什么话了。”

    蔡晴慌忙说,“不不,锦炜,这和你没什么关系。只是,你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

    “往事,什么往事?”张锦炜听到这里,更加的困惑不解。

    蔡晴深吸了一口气,幽幽的说,“你知道吗,当初我和老潘交往的时候,他也曾对我这么说过。”

    张锦炜听出味道来了,原来自己的话勾起了蔡晴的一些往事。不过,看起来,这些往事似乎对她而言非常的伤惘。

    他慌忙道歉,“晴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放心,我下次一定不再提这些事情了。”

    蔡晴摇摇头,轻轻笑道,“锦炜,你说哪里去了。其实,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蔡晴这时忽然端着一杯烧酒,一饮而尽。缓缓吐了一口气,这才说,“锦炜,你只知道我这次和老潘分开,一个人来清潭市玩,其实,你未必知道另外的原因吧。”

    “另外的原因?”这一点张锦炜还真没想过。他茫然的摇摇头,心里更是咯噔了一下,嘿,难不成她还有别的什么……

    蔡晴轻轻应了一声,说,“老潘回家处理人家的私事了,他和文超生母的家人一起去祭拜他的亡妻了。老潘为了避嫌,就不让我回去了。”

    “啊,是,就是因为这个吗?”张锦炜听到这里,不免觉得大跌眼镜。其实,他感觉这种做法未必好。毕竟,这种做法反而会让别人认为她和他们家人是完全融合不到一起的。这样,只会加深潘文超和他母亲生母家人的嫉恨。

    蔡晴摇摇头,说,“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了。文超生母的家人和他每次都会趁机和老潘大闹,要他将所有的财产都转到文超的名下,不给我留一分钱。而且,如果我在场的话,他们就更找到了机会向我发飙。”

    蔡晴说到这里,微微低着头,脸色非常难看。

    张锦炜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好,只能轻轻安慰了她一句。、

    蔡晴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了眼张锦炜。那会儿,她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那会儿,张锦炜的心头不停颤抖着。天晓得,蔡晴一个人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呢。

    蔡晴深吸了一口气,接过张锦炜递过来的一张纸巾,擦了擦脸,轻轻说,“最让我无法容忍的是,老潘这段时间以来对我渐渐的冷漠了。而且,你知道吗,我跟着你来到清潭市后,他一个电话都未曾打给我。似乎,我已经成了一个过去式,完全让她给忘记了。”

    张锦炜慌忙说,“啊,晴晴,你别这么说。我看,也许说潘总正忙呢,他顾不上吧。”

    蔡晴轻哼了一声,生气的叫道,“胡说,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以前,不管他多忙,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甚至发一个短信。可是,最近,他完全变了。”

    张锦炜这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了,只能干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