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90.第三百九十章 有良心的好男人

390.第三百九十章 有良心的好男人

    张锦炜抬眼看了一眼蔡晴,轻轻说,“那个,我今天不舒服。要不然,你去吧。反正,严总请的是你,和我也没多大关系。”

    “什么,张锦炜,你也的忒没良心了吧。”蔡晴听到这里,脸色瞬间耷拉下来,非常不满的说,“你要知道,我今天过去可是因为你啊。要不然,哼,就是田俊山请我,我也懒得赏脸的。”

    张锦炜不自然的笑了一声,赶紧赔礼,“晴晴,对不起,是我错了。好吧,我去,我去还不行啊。”

    想想,人家蔡晴说的的确是实话。

    她这么做,确实是为了帮助他。为了防止严开复以权谋私,趁机对张锦炜打击报复。

    张锦炜随后迅速换了一身衣服,当下就和蔡晴一起出去了。

    两人赶到酒店包厢的时候,就见严开复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张锦炜没想到的是,那个美艳的女秘书竟然也在。

    严开复眼看着他们两人过来,赶紧站起来,热情洋溢的招待着蔡晴,“哎呀,蔡小姐,你们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会来了呢,正要给你们打电话呢?”

    蔡晴冷眼旁观,淡淡的说,“哟,这么说来,严总是责怪我们俩来的迟了吗?”

    严开复愣了一下,慌忙说,“啊,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蔡小姐,你曲解我的意思了。”

    蔡晴冷哼了一声,也不说话,在严开复拉开的椅子上做下来了。

    张锦炜看着她这一副高傲的样子,心中着实是非常意外的。

    真没想到,蔡晴还挺喜欢装比啊。不过,这样也好,在严开复这样的人面前,装一装,正好可以杀杀他的傲气。

    严开复此时就像是一个乖顺的小宠物一样,在蔡晴的旁边坐下来,恭敬的给她斟酒,然后点头哈腰的不断请示。

    张锦炜感觉非常好笑,妈的,你给你父母,也未必会如此的恭敬吧。

    蔡晴始终是不冷不热,板着脸,不苟言笑。

    张锦炜坐在蔡晴的旁边,正想说点什么。忽然,旁边那个女秘书凑了过来,轻轻拉着张锦炜的手,柔柔的说,“伟 哥,你在看什么呢。怎么坐在这里,都不瞧人家一眼呢,”

    张锦炜一愣,转头就见那个女秘书已经贴了过来。那柔软的山峰直接在他的身上轻轻的摩擦着、

    我 操,这可是红果果的勾引啊。

    张锦炜干笑了一声,支支吾吾的说,“我,我这不是……”

    他的话没说完,那个女秘书却直接将一杯酒直接递到了他的面前来。

    张锦炜愣了一下,抬头扫视了一眼她,不自然的说,“啊,我不喝。”

    “炜哥,你难道愿意妹妹就这么一直端着酒杯吗。你真的舍得,忍心吗?”那女秘书还真是会耍手段,一句娇滴滴的话一说,张锦炜这会儿俨然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他干笑了一声,没有办法,只好端着酒喝了。

    那个女秘书趁机将身子依偎过来,紧紧贴附在他的身上,,笑嘻嘻的说,“炜哥,我就知道,你对小妹是最好的了。”

    张锦炜尴尬的笑了一声,这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偷偷的转头看了一眼,就见蔡晴满脸阴色,一张美丽的脸颊紧绷着,不苟言笑。靠,她不会还在生气吧。不过,现在张锦炜也揣测不清楚到底是在生他的气,还是故意摆脸色给严开复看的。

    严开复弄了半天,却发现蔡晴似乎对他并不感兴趣,顿时有些泄气。

    他端着酒,放下也不是,喝了更不是。就这么端着架子,弄了好半天。他转头看了一眼张锦炜,忙说,“啊,锦炜,你看看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喝上了,蔡小姐难得来我们清潭市一次,你也要好好劝劝她,让她吃好喝好才是啊。”

    张锦炜算是听出来了,这个混蛋,这摆明是把这劝酒的事情交给他来负责了。

    张锦炜心中那个气啊,你妈的,你自己没本事,就来以权压人,强迫别人。

    心中虽然恼怒,但是张锦炜知道自己是不能动怒的。

    他忙不迭的说,“好,严总,我知道了。”

    这样也好,趁机撇开了那个女秘书。

    张锦炜轻轻拉了拉蔡晴,笑笑说,“晴晴,难得我们严总一番好意,我看,你就给点面子吧。”

    蔡晴眉头一挑,这才端着酒,然后和严开复手里的那杯酒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接着,不冷不不热的说,“怎么样,严总,我算是给你面子了吧?”

    “这,这……”严开复张口结舌,此时一句话都说不全了。

    蔡晴淡然一笑,轻轻说,“行了,严总,我知道,你今天来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的。既然如此,大家也别干耗着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严开复连忙说,“啊,蔡小姐,你这话说到哪里去了。其实,我能有什么事情恩。潘总将你托付给我们清潭市,这充分说明他老人家对我们是非常信任的。所以,我这桌酒席不过是聊表我们的一番心意。”

    张家南围看着严开复那点头哈腰的样子,心中真是对他佩服的要死。娘的,这个狗鈤的,说起这种废话来,真是张口即来,几乎想都不带想的。唉,要是他张锦炜,这种黏糊糊的巴结人话,别说说了,就是想想,也得好半天呢。

    这种好技术,以后得多多学学。

    蔡晴应了一声,说,“噢,是吗,既然严总不愿意去说,那就算了。锦炜,我们走吧。”

    说着,她起身就走。

    张锦炜这会儿还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敢乱说什么,跟着起身就走。

    严开复见状,赶紧上前挡在前面,不自然的笑道,“啊,蔡小姐,你等等。”

    蔡晴根本都不瞧一眼这个男人,低着头,目光挪到了别处,冷冰冰的说,“怎么,严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严开复不自然的笑着,一边挠着头,忙不迭的说,“啊,是,是这样的。蔡小姐,你坐下来,我给你说就是了。”

    蔡晴抬头扫了他一眼,说,“这可是你的说的,最后一次。”

    她随后走回来,坐下来,然后淡淡的说,“行了,你现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严开复似乎不太愿意开口,或者说他也是不知道要从何说起。搓着手,支支吾吾了半天,眼看着蔡晴的脸色又变得非常难看,这才慌忙说,“蔡小姐,我,我就想问问,潘总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最后的决定是什么啊?”

    蔡晴轻轻一笑,慢悠悠的说,“什么事情啊严总,请你说的明白d点”

    严开复干咳了一声,缓缓说,“就是,就是上次那批旗舰级保健品的问题。”

    说着,他的脸色涨红,变得非常的难看。

    蔡晴闻言,微微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噢,原来严总关注的就是这个问题啊。恩,那些结果不是都公诸于众了吗,严总,你怎么还问呢?”

    严开复忙说,“这个,这个,蔡小姐,那个结果,我觉得,是不是有些……”

    往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他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蔡晴听着,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气呼呼的叫道,“住口,严开复,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对总公司做出的决定还有所怀疑吗?”

    严开复闻言,大惊失色,慌忙摆摆手,不安的叫道,“不不,蔡小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担心叛逆总还在生气,还在……”

    蔡晴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声,淡然的说,“行了,严总,你心里想什么呢,我能不知道吗?我现在就很明确的告诉你把,其实,外面做出的决定就是潘总的意思。你因为潘总就像是你们某些人吗,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哼,我告诉你,你们如果担心被揪住小辫子,最好的做法就是规规矩矩做事,不要乱来。你永远要记住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报应不是不到,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严开复听到这,脸上一片煞白。情不自禁的,他轻轻擦了一下脸上,不知道是不是流了冷汗。

    不过,张锦炜发现,严开复的神色非常的慌张,仿佛自己所有的阴谋都败露y一样。

    其实,就算没有败露,张锦炜也清楚的很,严开复心中也一定充满了警惕。

    他沉默了大约几秒钟,这才堆着笑脸,说,“啊,对对对,蔡小姐说的非常对。其实,我们公司里就是一大批这种人,他们身处公司的最高位置,表面上维持公司的利益,其实暗地里却是个侵吞公司利益最大的蛀虫。”

    张锦炜听到这里,不免觉得太他妈可笑了。这个王八蛋,这么一说,不仅趁机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而且还将矛头对准了别人。哼,公司里最高位置的人,在清潭市,那不就是田俊山吗。

    蔡晴看了张锦炜一眼,微微点了一下头。

    张锦炜那会儿会意了,连忙说,“严总,你这个话可不能乱说啊。要是让外人听到了,一定说你捕风捉影,诬陷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