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75.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是个替死鬼

375.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是个替死鬼

    靠,这是什么意思。妈的,潘世杰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陈丽作为这次事件的主要参与者,怎么就成了胁从者了。而且听他的意思,似乎她也没犯多大的事情一样。

    本来,公司对于侵吞公司财产的行为处罚力度是非常大的,但是,竟然对陈丽这么宽宏大量。

    这时,他忍不住望向了冯宝军。

    冯宝军也端着酒,起身走到了潘世杰的身边。

    这家伙双手颤抖着,脸上充满了不安的神色。

    走到潘世杰身边,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说,“潘总,我……”

    潘世杰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说,“怎么,你也打算让我网开一面吗?”

    “我,我……”冯宝军支吾着,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

    潘世杰淡淡的说,“行了,你什么都别说了。你的那些材料你们罗总和陈总监都已经向我反映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冯宝军,公司对你委以重任,可是你却贪得无厌。这次的事件你就是主谋,是主要的策划者。算起来,罗总和陈总监都是被你欺骗了的人。”s

    这会儿,冯宝军感觉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傻眼了。

    他看了一眼罗玉坤和陈丽,瞬间明白了,娘的,这两个人是将他给出卖了。

    尤其是陈丽,说起来,她才是重要的策划者,而他不过是个执行者。瞌睡死,现在,自己反而成了被她牺牲的炮灰。

    “潘总,你,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

    罗玉坤这时气呼呼的站起来,狠狠瞪了他一眼,恼火的叫道,“事到如今,冯宝军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冯宝军那个气啊,指着罗玉坤咬着牙叫道,“好你个罗玉坤,你他妈个真够狠 。枉费我我替你卖命,干了那么多的见不得人的事情,到头来你竟然把我当做夜壶一样,用过直接给扔掉了。”

    罗玉坤板着脸,冷漠的说,“冯宝军,我看你简直就是一头疯狗,四处乱咬。”

    潘世杰缓缓说,“好了,冯宝军,有什么话,你去警察局和警察说吧。在这里,我可没心思听你辩解。”

    说着,他嚯的站起来,扭身就走了。

    最关键的人物都走了,此时大家都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也纷纷起身走了。

    从酒店里出来,张锦炜准备搭乘车子走人,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转头一看,却是陈丽。

    他有些意外,冲她笑了一声,说,“陈总监,你有什么事情吗?”

    陈丽目光柔和,带着几分调笑,扫视着张锦炜,阴阳怪气的说,“张锦炜,你今天是不是很意外啊。没想到吧,我会成功的脱身出来。”

    说实话,张锦炜的确是非常意外的。其实,何止是他呢,严开复和罗玉坤分明就是重要的参与者,但是潘世杰却都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仿佛,这一切的事情都和他们没关系一样。

    反而,将一个最无关紧要的人给处理了。

    此时,他也不知道潘世杰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张锦炜淡然一笑,不紧不慢的说,“这有什么好意外的,陈总监这么有手段的人,能做出这种事情,我早该想到的。”

    “哼哼,你知道就好。张锦炜,这次真是我看走眼了,竟然让你……”说到这里,陈丽的脸上充满了愠色,显得非常难看。

    张锦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不仅没能弄到张锦炜,反而还给他白白上了。

    张锦炜笑了一声,说,“陈总监,你知道吗,其实我一早就对你展开防范了。你想想,往常咱们之间就没什么交情。可是,你却对我这么好,还主动献身。傻子也看出来,这里面有问题的。”

    “姓张的,你可不要给我得意。”陈丽有些气急败坏,微微皱着眉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说,“这次是你走狗屎运,哼,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说着,转身就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张锦炜非常困惑。娘的,你这个臭婆娘,老子往鈤和你无怨,今鈤也和你没仇啊。你他妈干嘛处处和我过不去,要知我于死地呢。

    张锦炜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到酒店去的,不过,刚上了车子,就接到了蒲海波打来的电话,让他立刻去一趟公司。

    张锦炜不敢怠慢,赶紧跟着过去了。

    走到门口张锦炜深吸了一口气,寻思了一下蒲海波找他的原因。然后,敲开门,进来了。

    进来后,他才发现,除了蒲海波,潘世杰也在这里。

    两个人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此时正高谈阔论,有说有笑的坐而论道。

    那样子,根本不像是上下属的关系,反而像是一对老朋友。

    张锦炜非常意外,小心翼翼的走到旁边,看了一眼他们,轻轻说,“潘总,蒲总,你们好。”

    潘世杰指了指旁边的位置,说,“锦炜,你坐吧。”

    “啊,多谢潘总,。不过,我还是站着的好。”经过这一列的事情,张锦炜也不敢有所造次,还是在领导面前保持点克制的好。

    潘世杰见状,忍俊不禁,大笑了一声,“怎么了,锦炜,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张锦炜心里一虚,有些诧异的说,“潘总,你说那里去了。”

    潘世杰摇摇头,说,“我看你就是生气了。你小子心里想什么,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其实啊,我和晴晴吵架并不是因为你,我今天有意冷落你,是做给别人看的。”

    潘世杰的话,让张锦炜大为诧异,他有些傻眼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完全听不明白的意思了。

    蒲海波朝他招招手,说,“坐吧。你难道还要我们俩一起拉着你坐下来吗?”

    张锦炜诚惶诚恐,不敢怠慢,赶紧坐下来。“蒲总,我那里敢呢。”

    潘世杰随即端着一杯茶水,递给他,说,“来,喝点水吧。”

    张锦炜赶紧双手去接,“啊,潘总,多谢你。你不用麻烦,我可以自己来的。”

    潘世杰摇摇头,叹口气,说,“老蒲,你看看,我之前那个好朋友现在都见不到了。现在,在我面前只有一个听话的员工。说实话,我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啊。”

    张锦炜看到蒲海波看自己的眼神非常复杂,不过,此时此刻他也不好说什么。

    潘世杰随后收起了肖荣涛,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锦炜,我知道,你心里一定非常疑惑,对于我今天做出的这种裁决,心中也很不服气吧。”

    张锦炜心里一惊,忙不迭的说,“啊,不不,潘总,我没有不服气。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有别的打算把。”

    张锦炜本来也只是无心说出来的,其实他都没想过什么。

    不过,潘世杰却一脸吃惊,意外的看着他,“哟,锦炜。你挺聪明啊,这都看出来了。”

    说着,和蒲海波对视了一眼,“老蒲,看来你可是招了一个好员工啊,这小子不简单啊。”

    蒲海波笑了一笑,注视着张锦炜,说,“小张,你说说,你都知道什么啊?”

    “我,我……”张锦炜支吾着,靠,老子能知道什么。不过,看着两人都用探问的眼神看着他,张锦炜暗暗叫苦不迭,得了,我这是骑虎难下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稍微想了一下,说,“潘总,蒲总,我也是胡乱猜测的,如果说的不好,你们别介意啊。”

    “没关系,你说吧。”潘世杰仿佛已经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来。

    张锦炜略一沉吟,说,“是这样的,潘总之所以这么所,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放长线,钓大鱼。”

    潘世杰眼神里闪烁不已,微微应了一声,目光里充满了赞许,“恩,锦炜,说的好,继续往下说。”

    嘿,老子这么瞎蒙的,竟然给蒙对了吗?

    张锦炜非常意外,顿了顿,继续说,“具体来说呢,其实,潘总是个明白人,他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这次的事情显然不会这么简单,恐怕,恐怕牵扯到了省公司的一些高层。但这次挖出的事情,根本无法给他定罪。所以,潘总索性继续放任他。因为一个人一旦将坏事干开了头,就会刹不住车,会继续干下去。而且他认为这次能侥幸逃脱,自认为自己是很高明的,以后会更加肆无忌惮。但,他不会想到,背后,有人在默默的关注他呢。”

    潘世杰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声,轻轻拍了拍手,说,“哈哈,锦炜,你说的真是太精彩了。”

    张锦炜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试探性的问道,“潘总,我都是随便说的,如果说的不好,你也别放心上。只是,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呢。”

    潘世杰没有给一个肯定的回答,轻轻说,“这算是八 九不离十吧。”

    听到这里,张锦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潘世杰这么说,其实已经算是认可了。毕竟,人家也不会给你很肯定的回答。哪个领导也不希望自己所有的想法和心思都被下属猜透吧。否则,领导的威严何在,还他妈如何管理下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