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63第三百六十三章上司的质问

363第三百六十三章上司的质问

    张锦炜应了一声,当即向两人告辞,匆匆离开了。

    蔡晴这时眼神复杂,一直紧紧注视着张锦炜的背影。

    吴润东见状,忍不住说,“晴晴,你看什么呢。怎么,不会是看上这个小白脸了吧。”

    “讨厌,你胡说什么呢?”蔡晴嗔怪了一声,拍了一下吴润东的胸膛,说,“你,你不觉得锦炜刚才的话有些问题吗。我感觉,他很可能已经掉进陈丽的圈套里了。”

    吴润东叹口气,脸色变得非常阴郁,“唉,这还用说吗。今天我们俩见的那些事情已经说明问题了。”

    “那,那我们要不要将这些事情通知锦炜呢。这样,也好让有所防备。”蔡晴担忧的说道。

    吴润东摇摇头,脸色阴郁,“不急,这个事情暂时先别轻举妄动。等他们的狐狸尾巴完全露出来了,再说吧。锦炜救了我们两次,也算我们有缘,这次我们 是要帮他一个大忙了。”

    蔡晴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复杂的凝视着他。

    回到酒店后,张锦炜兴奋莫名,这次能够虎口脱险,除了自己的机智之外,肯定还是离不开小斌的保护,。

    为此,他特地将小斌叫到房间,和他喝了几杯酒。

    清早八点多的时候,张锦炜说被一串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是申岚打来的。

    啊,申岚打来的。

    张锦炜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来,瞬间变得清醒。

    他触电一般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用力抹了一下脸,人也变得精神抖擞起来。

    他赶紧接通手机,忙不迭的笑道,“喂,申经理,你好啊。”

    “张锦炜,你少给我废话。打你电话半天不接,你在干什么呢?”上来,就听到了申岚劈头盖脸的训斥。

    张锦炜连忙说,“没有啊,我刚才就是在睡觉。昨天夜里喝酒了,所以睡得有些晚了。”

    “什么,喝酒。我看不会这么简单吧。”申岚的口气忽然就变了,“姓张的,你少给我再这里装蒜。说,是不是和陈丽在一起,你不会是被她给迷住了吧。哼,我说你怎么这两天都不知道打个电话,我还以为你音讯全无了呢。”

    嘿,这个女人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呢。有时候,张锦炜着实是对这个女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眼下既然都被她猜测到了,张锦炜也没什么好说,于是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申岚听完后,轻哼了一声,“行啊,张锦炜,你的脑子还转的挺快。我看你才不是那种关键时刻把持住的人,你该不会对我有所隐瞒吗?”

    张锦炜原来是隐瞒住自己和陈丽发生关系的事情,然后将他如何机智的识破陈丽的阴谋讲了一遍。

    不过,申岚仿佛对这都不感兴趣,而是反而关心起张锦炜有意淡化,并且装比的说自己耐得住陈丽的美色 诱惑的这个事情上。

    “没有的事情,天地良心。申经理,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你,怎么会去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恩。”

    “你给我去死,你做什么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哼,赶紧给我死回来吧。”说着,就挂掉了电话。

    张锦炜看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唉,和你没关系你还表现的那么关系,这不是口是心非是什么呢?”

    此时,张锦炜已经完全没有了睡衣,当下起身,去整理衣装。

    精心答辩那一番后,就出去了。

    来到仓库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远远地,张锦炜就看到了冯宝军在门口正等着迎接他呢。

    小斌这才将车子刚刚停好,冯宝军就点头哈腰的迎了上来,笑吟吟的说,“张经理。你来了。”

    张锦炜感觉这家伙今天格外的客气,甚至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

    他不自然的笑了一声,然后从车里出来。这时,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停着两辆厢货车。显然,东西已经都准备齐全了。

    “冯总监,麻烦你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好了,昨天夜里都装好了,今天就等着你过来了呢。”冯宝军忙不迭的说,然后引着张锦炜向那两辆厢货车走去。

    他走到一辆车子后面,将后门打开,然后指了指里面,说,“张经理,你看看,全部都封好了。恩,你如果觉得不放心,可以进去查验一下。按照咱们这仓库里的规矩,一旦出了这个仓库大门,再出现任何问题,我们都不负责的。”

    这么多的东西,真要是检查,能检查到什么时候。

    张锦炜注视着他,笑了一声,说,“冯总监,如果这些产品的质量上出现什么问题,我看就算我出了仓库的大门,你们还是要负责的。”

    “啊,这个当然是肯定了。”冯宝军忙不迭的说,他点头哈腰,堆着笑脸说,“我主要说的是数量。先前,很多分公司在拉走的时候,清点的数目都是准确的。可是,一旦拉回到公司,就出现了很多的问题,说我们少给了他们很多的保健品。你说,我们冤不冤枉啊。”

    冯宝军反应的这些情况张锦炜也是知道的,别的不说,就是他们公司也经常出现这种情况。他听过不少销售部的人闲谈说,每次在仓库清点好的产品,可是运回到公司里,结果发现都少了10%。这个数目,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你还无从查起。于是,每次这少掉的10%还只能让你们公司自己偿还。

    张锦炜心中默默祈祷,娘娘的,这次无论如何也别出这个岔子来。但愿这些产品都原封不动,别有任何的遗漏了。

    他最后还是认真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这才放心。

    办理好各种手续后,冯宝军亲自将张锦炜送上车子,然后笑吟吟的说,“张经理,有时间,我还是希望你能来黄州市玩,我一定会盛情款待你的。”

    “好,一定会的。”张锦炜笑了一声。

    那会儿,他发现这个家伙的笑容非常的怪异,甚至说,带着一抹阴险来。

    当下,他们就出发了。

    小斌开着车子,专程跟在这两辆车子的后面。

    张锦炜已经对小斌做了咱三的叮嘱,一定得看紧它们,千万不能出现任何的纰漏。

    这一路上,一切都还算是顺畅。

    不过,他们上了高速,车子行驶半个小时后,却出现了问题。

    本来,他们的车子是一直跟随在那两辆车子身后的。

    而是,忽然在旁边停着的一辆警车忽然冲了过来,拦在了他们的车子前面,逐一做起盘查来。

    张锦炜隐隐的觉得很不安,娘的,来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这些问题呢。

    他赶紧下车,跑到正对第一辆车子做检查的警察说,“警察先生,请问出什么问题了。”

    那个警察一边检查他们的保健品,一边说,“最近有一些不法商贩将一些病猪偷运到我们省里,所以我们是专程来这里检查的。”

    张锦炜松口气,慌忙说,“那你请放心了,我们这车子上装的都是保健品,而且都是经过食药监局认可的。”

    那警察冷冰冰的说,“这个不用你多说,我们自己会看的。”

    检查了一番后,那警察就走到前面,对司机说,“赶紧开车走。”

    那个司机转头看了一眼张锦炜,张锦炜摘掉,如果这会儿他不走,指不定还会出什么问题呢。于是一摆手,招呼他赶紧走了。

    那辆车子走后,接下来又是对另外的一辆车子进行盘查。

    当警察将两辆车子都放行之后,他们走到他们的轿车前面来。

    张锦炜哭笑不得,“警察同志,你们该不会觉得我这车子里有病猪吧?”

    那个警察走到车子后备箱,托着下巴看了一眼,说,“有没有的,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妈的,反正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随即,张锦炜就命小斌将后备箱打开。

    不过,在打开的刹那,张锦炜彻底傻眼了。

    靠,车子的后备箱里竟然扔着两具生猪的尸体。而且那生猪浑身发黑,一看就是病死的。

    那个警察看了张锦炜一眼,沉声说,“先生,对于这个,你要作何解释呢?”

    张锦炜感觉是浑身张嘴都说不清楚了……“警察同志,请你听我解释,这事情,我真的是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就请你陪我们去警察局解释吧。”那个警察说着就要带张锦炜走。

    不行,如果被他们带走,那岂不是和前面的两辆车子都失去联系了吗。

    张锦炜没有办法,只能对警察好言相劝。

    这时,小斌从车子里出来了,看了一眼张锦炜,说,“主管,事到如今,我们也别伪装了,有些事情,还是承认吧。”

    张锦炜一愣,看了一眼小斌,心说,妈的,你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那个警察看了一眼小斌,说,“现在证据确凿,你们想抵赖也不行。恩,还是这个先生脑子活,能看清眼下的形式。”

    小斌淡然一笑,说,“警察先生,我想你真的误会了。其实,我们和你们的职责是一样,专门来调查这些传染源的生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