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59第三百五十八章不长眼的人

359第三百五十八章不长眼的人

    默然的,张锦炜突然有些落落寡欢。

    他感觉心中郁闷,于是走出酒店来,在大街上走走。

    也许是想的太过入神,也没怎么看路。

    忽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刹车声。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一个车头距离自己的身子只有几公分。

    眼前这辆车子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一看就是造价不菲。

    张锦炜庆幸没撞上,否则自己可赔不起,。

    这时,就见车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穿着一身休闲装的青年从车里钻了出来。

    张锦炜见状,赶紧上前向他道歉。

    可是,道歉话说了半天,那个人非但不领情,反而眉头一皱,盯着他,厉声骂道,“你个狗娘养的东西,你是不是没长眼睛啊,走路一点都不看前方。他妈的,你不怕老子撞死你啊。”

    本来,张锦炜还是充满了歉疚的神色的。可是,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歉疚一消而散,心中更是充满了怒火来。

    他忍着不满,断喝道,“先生,我已经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了。可是,你这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是不是太……”

    “太什么,他妈的。你挡了老子的路,你还在这里装比。你骂了隔壁的,真是碍事。”

    那家伙说着气焰更加嚣张,几步上前来,捏着拳头朝张锦炜晃了晃,仿佛是在恐吓他。

    张锦炜也不慌乱,心说,他娘的,你真以为老子是被吓大的吗。

    他也径直上前来,冷冷的注视着他,“你在骂我一句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知道青红皂白。”

    “兔崽子,你的口气还真够大啊。”那家伙说着,更加的气焰嚣张,说着一拳狠狠的朝张锦炜的脸上打了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瞬间,张锦炜忽然有了敏锐的感知力。他本能的伸出一个手来,抓着他的拳头,直接打在了旁边的车头上。

    咣当一声,沉闷的响声。

    那家伙发出杀猪般的号角声,紧接着他就勃然大怒了。“草拟妈的,你把我的车子砸出一个凹坑来。你个狗东西,真是找死呢。”

    这家伙说狠狠一脚踢向张锦炜来、。

    张锦炜闪身后退了一步,同时不失时机的踢了一脚,直接在他的另一只脚上狠狠踹了一脚。

    那个家伙顿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摔在地上。

    这个家伙踉跄着爬了起来,顾不上身上的剧痛,又冲了过来。

    张锦炜实在不愿意继续和他纠缠下去,否则,非但于事无补,而且很有可能将警察招来。他现在可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自己来黄州市是有重要的事情的,而不是来这里做这种无聊的事情的。

    他快步躲闪开来,迅速的跑走了。

    身后,传来那个家伙气急败坏的叫骂声,“狗东西,你他妈给我站。你跑什么跑,信不信老子开车撞死你个兔崽子。”

    张锦炜感觉非常好笑,妈的,这个家伙也只能嘴上呈呈英雄了。

    回到酒店没有多久,张锦炜就接到了通知,让他迅速去一趟省公司。

    毕竟,明天就要走了。今天,他究竟还是要去省公司里,办理相关的手续的。

    张锦炜根本没想到,来到公司的门口,赫然发现发生斗殴的那个青年的法拉利就停在旁边。分明,车头上的那个凹坑还那么明显。

    张锦炜心头一动,奇怪,难道这个混蛋是在这个公司上班的吗?

    他也没想太多,随即就去公司里办理相关的手续了。

    大概是因为开绿灯的关系,一切都办理的非常顺畅。

    做好这一切后,张锦炜就带着这些文件直接去了陈丽的办公室。

    陈丽也是分管仓库的事情,仓库出来的任何产品,都必须要她亲自签字才可以放行的。

    敲开了她的办公室门,张锦炜立刻感觉到这房间里有些怪异的感觉。

    陈丽的办公室里窗帘拉的很严实,房间里弥漫着让人迷醉的香味。

    不知道为什么,张锦炜嗅着这种香水味,总是感觉身体里蠢蠢欲动,一种蠢蠢欲动的躁动感觉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似乎随时要冲出去。

    张锦炜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定了定神,向里面走去。

    不过,办公室里并没有人。

    张锦炜环顾了一下这办公室,立刻注意到旁边的套间。嘿,陈丽一定在这里面呢。他记得非常清楚,刚才就是听到她说话的。妈的,省公司就是财大气粗啊,一个部门经理的办公室,竟然都有套间。

    “哎呀,锦炜过来了。”张锦炜正在发呆,忽然,套间的门打开,就听到了陈丽娇滴滴的声音。

    张锦炜感觉心头颤动了一下,迅速转过头来,就见陈丽飘然而至,已经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

    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看不知道,这看下去,心中着实震惊。

    陈丽穿着一件性感的低胸短裙,曼妙的身姿凹凸有致,完全展露而出。那浮凸的曲线,让人看着就产生了各种浮想来。

    虽然对这个女人本身没什么好印象,可是张锦炜也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反应来。

    他不自然的笑了一声,缓缓后退了一步,轻轻说,“啊,陈总监,你,你……”

    “我什么啊,锦炜,你怎么突然说不出话来了呢?”陈丽目光柔和,充满了无限柔情的凝视着张锦炜。然后,向前走了一步,伸出一只雪白的胳膊,然后将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丽的身子似乎有意在向他靠近,不经意的,张锦炜就感觉到了那柔软一片的山峰。

    他触电一般的将身子挪开了,不自然的说,“陈总监,你,你这是干什么?”

    陈丽闻言,掩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轻轻摇摇头,然后扭身,扭动着曼妙的身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随后,翘起腿来。那展露而出的雪白的大腿即便是在这黑暗的房间里,也显得异常的雪白异常。甚至,带着几分耀眼来。

    张锦炜看了几眼,心中顿时泛起了层层的涟漪来。

    他不敢去看眼前这个女人,心中担忧这个女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陈丽轻轻扭动了一下身子,笑吟吟的说,“锦炜,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呢。来啊。快点坐下来啊。”

    妈的,你让我坐我就坐啊。

    张锦炜心里盘算着,干笑了一声,然后走到一边,小心翼翼的将文件拿出来,递到她面前,轻轻说,“陈总监,请你签名吧。我还有事情,得着急走呢。”

    陈丽看都不看一眼,将脸撇向一边,冷漠的说,“你要是着急走,那就走吧,我绝对不拦着你。”

    “你……”张锦炜那个气啊。这个贱人,他妈的,成心玩我是吗?

    他心中虽然有非常多的恼怒,但此时知道是绝对不能发火的。否则,只会让事情变的更加的糟糕。

    张锦炜想了一下,隐忍着心中的不满,缓缓笑了一声,轻轻说,“陈总监,你别生气。我这工作的确是有很多。再说,你平常的工作也是那么多,我实在不愿意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而耽误了你。”

    “你没有耽误我。”陈丽说着微微抬起头来,扫视了他一眼,妩媚的笑了一笑,轻轻说,“锦炜,你如果不愿意坐下来陪我,那才是真正耽误了我呢。”

    “这,这,好吧。”张锦炜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他非常的清楚,自己如果不坐下来,顺着这个贱人的话,恐怕这个字她是绝对不会签的。

    唉,没有办法。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张锦炜极不情愿的在陈丽的旁边做下来了。

    同时,刻意的和她拉开一段距离。当然,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防止这个女人的性 骚 扰。

    陈丽仿佛也看出了张锦炜的这种顾虑,掩着嘴,轻轻的笑了一声。接着,放下那翘起的腿,然后,微微挪着身子靠近了一些张锦炜,柔声说道,“锦炜,你干嘛和我拉开这么远的距离啊。怎么,难道是担心我会吃了你不成吗?”

    张锦炜干咳了一声,忙不迭的说,“陈总监,我们,我们靠的太近,不太合适吧。你是罗总的太太,这,这要是让罗总看到,怕是太不合时宜吧。”

    陈丽摇摇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说,“锦炜,你也太大煞风景了吧。这个时候,你提他干什么,真是的。难道,在你的心里,只有你们的罗总,而没有我这个陈丽吗?”

    陈丽有意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加上职位的后缀名。这种意思,非常明白,张锦炜也听的出来,陈丽是有意拉近和他的距离。

    他想了一下,缓缓说,“陈总监,你,你听我说。你和罗总在我心中都是非常重要的。我非常的尊重你们,把你们当做我最敬重的上司。”

    “锦炜,人家不要这种敬重,人家要你能多看我一眼,好吗?”陈丽说着忽然身子直接靠了过来。

    张锦炜正在发呆,忽然感觉一片柔软的氛围直接压在身上。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陈丽直接压倒在沙发上。接着,陈丽就将那柔软的红唇直接贴在了他的脸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