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52第三百五十二章都被你看到了

352第三百五十二章都被你看到了

    嘿,她出来的时候,竟然身上只穿着一件完全没有扣扣子的睡衣。胸口裂开一大片的口子。于是,一片美丽的风景就完全展现而出了。

    那片风景线,似乎随着她的走动还在不断的颤动着,着实让人血脉喷张啊。

    申岚这时回过神来,看到张锦炜,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诧异的叫道,“张,张锦炜,你,你怎么在我家里?”

    “我,我早上过来的,专程来给你做饭的,申经理。”张锦炜嘿嘿一笑,忙不迭的说道。

    对于这种扯淡的解释,申岚显然不会相信的。不过,她可没想那么多,因为,她马上注意到这家伙的眼睛正往自己的身上瞅着呢。

    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本能的,申岚迅速的捂着身上,脸颊瞬间阴云密布,皱着眉头狠狠瞪着张锦炜,气冲冲的叫道,“姓张的,你这个混蛋,你往哪里看呢?”

    张锦炜暗叫不妙,赶紧转过身子,忙不迭的说,“啊,申经理,,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看到,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等会儿我再和你算账。”

    耳畔传来申岚气急败坏的声音,张锦炜就知道完蛋了,随后就听到剧烈的摔门声音。

    他抚着胸口,这才转过身来,就见陈倩一脸含笑的走了过来,盯着他,笑了一声,轻轻说,“得了,锦炜,你这次可是闯下大祸了。”

    张锦炜摆明看出陈倩的眼神里有些幸灾乐祸。嘿,这个女人,昨天夜里可是你让我挽留下来的,现在,你非但不给我帮忙,还要拆台看笑话。真真是岂有此理啊。

    “陈姐,这都是你干的好事,等会,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得帮我解释一下啊。”

    陈倩眉头一挑,一脸轻松的说,“恩,这个嘛,那得看我的的心情好坏了。”说着。拍怕屁股,当下就向卫生间走去了。

    看到这一幕,张锦炜算是彻底傻眼了。

    申岚在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眼神职业裙装。

    她黑着一张脸,径直走到了张锦炜的面前来。

    就这么盯着他看了几眼,缓缓说,“姓张的,这笔账我会好好给你记住的。你现在最好给我想出一个理由来。否则,等会看我如何收拾你。”

    当下,就跟着去洗手间了。

    “这,这……”张锦炜看着申岚的背影,第一次觉得无话可说了。

    没有多久,陈倩和申岚就从卫生间出来了。

    这会儿,两个人焕然一新,一个个都容光焕发。

    尤其是申岚,那张俏美无比的脸颊上分明又挂着一种领导的威严也严肃。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更是压人一头,着实让人感觉很难受。

    两个人相继在餐桌对面做下来了,然后注视着张锦炜。

    被这么盯着看,张锦炜的心中更是惶恐不安。

    他深吸了一口气,极力露出淡淡的笑意,冲他们笑了一声,说,“申经理,陈姐,来吃饭吧。这是我起一大早专门给你们做的。”

    “起一大早?”申岚眉头皱了一下,凝视着他,有些生气的说,“姓张的,你是不是昨天夜里就没走,在我家里睡觉了?”

    张锦炜暗叫不妙,不好,他妈的,一不小心,这说漏嘴了。

    “我,我……”得了,这下子肯定是圆不过去了。张继伟看向陈倩,眼睛里充满了请求。

    陈倩笑而不语,就像是没她什么事情一样,端着一杯牛奶优哉游哉的喝着。

    妈的,真是岂有此理啊,哪有这样的人呢。

    张锦炜隐忍着心中的不满,白了陈倩一眼,说,“陈姐,昨天不是你让我留下来的。恩,你们家里有好多的老鼠,让我留下来给你们壮胆子了。”

    “什,什么,老鼠?”申岚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锦炜。随后,目光迅速的挪到了陈倩的身上,似乎在问她。

    这时候,张锦炜的心算是提到了嗓子眼。娘的,这个女人要是说错一句话,那对自己而言恐怕就是灭顶之灾啊。

    陈倩放下杯子,转头看了一眼申岚,说,“是啊。岚岚,我们家里的确有好多老鼠。你昨天夜里睡觉的时候,就没有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从你的i脸上爬过吗?”

    申岚皱着眉头,摇摇头说,“没,没有啊,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陈倩摇摇头,叹口气,说,“唉,怎么会没有呢。你要不相信,我现在就能在你的房间里给你找出几粒老鼠屎来。”

    申岚听到这里,脸颊迅速耷拉下来,变得非常难看。慌忙摆摆手,忙不迭的说,“啊,算了吧。陈倩,我发现你可真够恶心的。”

    申岚不等陈倩说完,慌忙摆摆手,接着,转头看了一眼张锦炜说,“行了,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不过,张锦炜,你以后要是留宿我家里,必须提前给我说一声,征求我的同意。不然的话,哼哼,后果你自负。”

    陈倩说着,用一个叉子狠狠扎在了盘子里的荷包蛋上。瞬间,那个荷包蛋就被扎的支离破碎。

    张锦炜暗叫不妙,他娘的,这臭婆娘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当下,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能忙不迭的点点头。

    之后,申岚也不说话了,津津有味的吃起东西来。

    陈倩这时开玩笑的说,“岚岚,其实我觉得让锦炜住在我们家里也有好处啊。你看,早上有男仆专门给我们做好饭。而且,你没发现吗,锦炜做的饭菜可要比我做的可口美味多了。”

    申岚微微应了一声,淡淡的说,“你说的没错。不过,他想住过来也可以。等过几天我买一个箱子放在门口,让他住那里。到时候,我们还能多个看门的。”

    靠,这个贱人,他妈的,这么侮辱老子。好歹,老子也是堂堂的七尺男人,娘的,真是岂有此理啊。

    申岚似乎看出了张锦炜心中的不爽,抬眼扫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说,“哟,张锦炜,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啊。怎么了,你是不是心中非常不爽啊?”

    张锦炜慌忙笑了一声,忙不迭的说,“啊,不不不,当然不是了。申经理,我是觉得你这个建议非常好,很值得考虑。”

    唉,昧着良心说这种话,真他妈……

    俨然,张锦炜已经看到申岚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几分鄙夷来。

    吃了饭,张锦炜又像是一个男仆一样,赶紧将餐具给收拾了。

    申岚这时说,“张锦炜,你今天是不是要去省公司呢?”

    张锦炜凑到申岚面前,忙不迭的说,“对啊,申经理,你有什么指示,请说。”

    申岚沉吟了片刻,缓缓说,“我也没什么好指示的。不过,有一点张锦炜你一定给我注意了,和陈丽一定要保持剧烈,千万别走的太近。”

    张锦炜有些困惑,不解的说,“怎么了,申经理。眼下,她不也是和罗总穿一条裤子的人吗现在,我可是经过严总认可,罗总也默认我是他的人了。难道,陈丽还会将我看做是外人吗?”

    申岚瞟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淡淡的说,“姓张的,我有时候真怀疑,你这脑袋里装的是大脑,而是浆糊。”

    张锦炜虽然被骂的不爽,但还是虚心的问道,“申经理,请你明言,我着实不太明白。”

    这时,陈倩走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淡淡的笑说,“锦炜,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没明白呢?”

    陈倩说着顿了顿,说,“严总是什么人,在职场他瞌睡个老江湖。你心里想什么,你真以为他看不出来吗。其实,他说是将你看做自己人。说实话,无非是当你看做一个利用的工具而已。而你这个工具,是可以随时被丢弃的。严总是这么认为,罗总也是这么认为。你觉得,陈丽又会怎么去想呢?”

    被陈倩这么一说,张锦炜算是豁然开朗了。

    他拍了一下脑门儿,忙不迭的说,“哦,原来如此啊。陈姐,我知道了。”

    申岚这时轻哼了一声,慢悠悠的说,“陈倩,你就别和这种猪脑子的家伙解释。说的再多,我看他也是无法明白的。”

    说着就走了。

    嘿,你这个臭婆娘,神气什么呢。

    看着她那傲慢无礼的背影,张锦炜心中着实够气恼的。娘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哼,多少时候,你还不是指望老子吗?

    唉,难怪孔老夫子说唯小人和女人难养也。为什么,小人得志,就不可一世。其实,女人一旦得势,也是如此。

    回到公司里,张锦炜即刻就来到了严开复的办公室,听了他的最后的嘱托,这才出来。

    从严开复的办公室出来,张继伟内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卡擦一声办公室门打开的声音。

    接着,就见田俊山的办公室门打开了,他的美艳秘书走了出来,冲张锦炜笑了一声,轻轻说,“张经理,田总有请。”

    张锦炜一愣,嘿,田俊山怎么知道我刚好从严开复的办公室出来,趁着这个时间点来找我。难道。他一直都在关注着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