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38第三百三十八章最好的解释

338第三百三十八章最好的解释

    田俊山听到这里,轻哼了一声,不冷不热的说,“小张,你言过其辞了。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为什么郑经理直接绕过我,单独去找你呢、”

    听听这话,摆明还是有责怪的意思。

    张锦炜很清楚,田俊山此时仍然在考验他。只要有一句话说的不太对,那后果是不敢想象的。

    沉思了片刻,张锦炜当下说,“田总,郑经理找我,只是咨询一下。其实,他最终还是希望能征求得到你的同意。”

    田俊山听到这里,忽然大笑起来。

    这小声非常的诡异,让人听着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张锦炜更是胆战心惊,心里极不舒服。

    他慌忙说,“田总,我有说错什么,请你见谅。”

    田俊山这时站了起来,直接走过来。

    在张锦炜的身边停下来,然后拉着他的手,坐下来。“别紧张,小张,来我这里,就当是来自己的家里一样。来,坐下来,我们慢慢谈。”

    田俊山这么一反常态,让张锦炜非常意外。

    他困惑的看着他,跟着一起坐下来。

    这时,田俊山注视着他看了几眼,这才缓缓说,“小张,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啊。”

    张锦炜用力点点头,“田总,你请问,我一定知无不答。”

    田俊山淡然一笑,打量着他,说,“这次罗总结婚,咱们公司只有你和小申一起去了。你和罗总,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关系呢?”

    张锦炜一愣,看着田俊山那复杂的神色,想到了什么。马上说,“哦,没有什么关系。罗总只是非常器重申经理,我是顺便沾光的。其实,这一次我们能过去也是和陈总监有关系。”

    “陈总监,你是说陈丽陈总监?”田俊山眉头皱了一下,

    张锦炜应了一声,轻描淡写的将申岚和陈丽的大学同学关系说了一遍。

    虽然,张锦炜说的很平淡,可是,田俊山却听的很认真,脸色一直都非常难看。

    张锦炜讲完后,田俊山将信将疑的打量着他,不敢相信的说,“就,就这么简单吗?”

    张锦炜应了一声,“恩,是啊,就这么简单。怎么,田总,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哦,没有了。”田俊山干笑了一声,随即端着那杯茶水递给张锦炜。“来,小张,喝点水。”

    靠,领导亲自递水,这可是无上的荣耀啊。

    张锦炜不敢怠慢,赶紧接了水,忙不迭的说,“田总,你太客气了,这不是让我……”

    田俊山一摆手,淡淡一笑,说,“没关系,小张。你是我非常看重的员工,为你端水,那算什么呢?”

    听听这话说的,张锦炜心中充满了不爽。他妈的,我是你最看重的员工,之前你是如何算计我的,你当老子真忘记了吗?

    不过,这表面上,张锦炜还是要表现出一副恭敬有加的样子来。

    田俊山这时忽然长叹了一口气,不住的摇头。

    见状,张锦炜一脸困惑的看着她,诧异的问道,“怎么里,田总,你为什么唉声叹气呢?”

    田俊山抬头扫视了他一眼,轻笑道,“小张,你看看,在我们公司,能够向你这么尽忠尽职的员工,真的很少了?”

    “哦,是吗,田总,我看大家都挺好啊。”张锦炜隐约感觉田俊山话中有话,不过此时他只能装糊涂。

    田俊山继续说,“小张,最近我看你好像和严总走的挺近啊?”

    张锦炜心里咯噔了一下,我擦,这个家伙这么问,难不成是看出什么端倪了吗?“啊,田总,没有了。其实,其实严总只是找我问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田俊山若有所思,打量着他,笑了一声,“哈哈,小张,你别紧张,我不过是随便问问而已。”

    张锦炜故作轻松,摇摇头,说,“田总,我没紧张啊。严总找我,不过是过问工作上的事情而已。再说了,咱们公司里,每天有不少员工都被严总找去过问情况呢!”

    田俊山缓缓一笑,微微应了一声,说,“恩,你说的对啊。”

    张锦炜凝视着田俊山,很认真的说,“田总,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

    张锦炜此时已经完全猜测出这个家伙的目的是什么了,不过,此时仍然得装糊涂。

    田俊山干笑了一声,忙不迭的说,“啊,有什么话啊,小张,你多想了。”

    “可,可是田总……”

    “好了,小张,时间不早了,你去工作吧。”田俊山不等他说完,直接打断了他,说道。

    张锦炜心里顿时觉得非常好笑,这个老狐狸,还在这里装腔作势呢。

    不过,他也没多想,随即和他告辞了一声,起身就走。

    打开门,刚走了出来,身后忽然传来田俊山的声音,“小张,你今天能过来把这个事情给我汇报,很好。”

    张锦炜转头冲他一笑,“田总,这是应该做的事情。你放心,我会永远忠于你的。”

    田俊山笑了。那个笑,这时候看起来,多少显得怪异和虚假。

    其实。或许此时彼此都心知肚明,看出来对方是虚情假意的。

    从这里出来后,张锦炜直接回到了办公室。

    回想着田俊山和他说的那些话,张锦炜越发觉得这个事情非同小可。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锦炜看到申岚坐在餐厅里吃东西,赶紧端着饭屁颠颠的走了过来。

    他刚坐下来,正想说话,申岚忽然接了一个电话。一听就知道是沈临风,两人有说有笑说了几句。

    申岚之后挂掉了电话,看了一眼张锦炜说,“噢,张锦炜,你有什么事情吗?”

    张锦炜忙说,“申经理,我的确是有一些事情要找你?”

    “恩,有时间再说吧,我现在要出去一趟。”说着起身就走。

    张锦炜有些不满,娘的这沈临风的魅力就他妈这么大?

    看着她的背影,张锦炜忍不住叫道,“申经理,这沈临风找你不是有什么正事吧?”

    申岚停下来,转头冲他一笑,模棱两可的说,“你说呢?”

    说着,快步走开了。

    张锦炜摸着头,半天都没反应过来。靠,老子能明白个屁啊。

    下午,张锦炜一直去外面忙碌,等到快要下班的时候,才从外面回来。

    这时候,就见申岚坐着一辆黑色的跑车在路边停下来了。

    车门打开,她从里面出来了。

    嘿,这个女人穿着一身性感的职业装。曼妙的身姿在短裙的映衬下显露出让人欲罢不能的魅力来。

    妈的,这个女人一路上一定便宜了不少沈临风。

    等等,她穿这么性感,和沈临风出去,到底是去干是什么事情了。

    张锦炜虽然不敢去想,可还是忍不住在脑海里浮现了一副动人的画面来。

    申岚从车里出来后,冲沈临风笑了一声,两人仿佛眷恋不舍,有说有笑的又攀谈了好半天,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申岚这时转身走过来,嘴里竟然还哼着小曲。

    听到这里,张锦炜心中更加的不爽了。

    妈的,老子认识你这么久,也没见你如此的开心过。这,这他妈真是天理难容啊。

    申岚走没多远,一眼就看到了张锦炜。

    她愣了一下,随即淡然一笑,“哟,张锦炜,你怎么在这里啊?”

    张锦炜缓缓说,“申经理,我在这里恭候你啊?”

    “恭候我,你什么意思?”申岚一愣,收起了笑容,几步走上前来,打量着他,冷冰冰的问道。

    张锦炜轻笑道,“申经理,没想到啊,你和那个沈临风如今打的挺好火热啊?”

    “这是我的事情,我乐意,我喜欢,你能耐我何。”申岚似乎懒得和他说那么多,忽然踩了他一下,用力将他推开,快步向前走去了。

    哎呀,这臭婆娘,下脚这么狠啊。

    他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赶紧跟了上来。

    “唉,申经理,你等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一直到追进了电梯,张锦炜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了一眼申岚,说,“申经理,其实,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呢。”

    “说吧。”申岚冷冰冰的回应了一句,随即背对着他,根本不去搭理他了。

    看着这曼妙的身影,张锦炜心里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将今天见了田俊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申岚听完,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看不出来,田俊山还挺精明啊。张锦炜,你以后最好小心一点,我感觉他已经发现了端倪。或许,早就看准你和严总走到一起了。”

    张锦炜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我知道,不过,申经理,田总看到的何止是我呢。我看,对他而言,最大的目标还是你。想当初,你就是他亲自引荐来公司的。对公司的情况,你说最知根知底的了解的。我总觉得,今天他说的那些话,就是说给你听的。我,无非就是个传话的人。”

    申岚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注视着他看了几秒钟,“说的是啊。田俊山如今也感觉到形式岌岌可危,所以迫切想要找到一个办法来对付严总。那么,他很渴望得到公司里有些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