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323第三百二十三章你还口是心非吗

323第三百二十三章你还口是心非吗

    其实,这时候,她也说六神无主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陈倩这时长叹了一口气,轻轻说,“岚岚,你到现在还承认,那就等着吧,锦炜马上就过来了。”

    陈倩的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申岚脸上扫过一抹惊慌失措的神色来,她不自然的看了看陈倩。

    陈倩眉头一挑,轻笑道,“岚岚,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说着,看向门口叫道,“是锦炜把,进来吧。”

    当下,办公室门打开,只见张锦炜进来了。

    他堆着笑脸,惶恐的将那些文件放在了申岚的办公桌上。

    这时,发现申岚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心中也忍不住露出几分紧张不安来。

    张锦炜隐忍着不安,忙不迭的打招呼,“啊,申经理,我把文件都弄好了,你看看吧。”

    申岚狠狠瞪了他一眼,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这种气势,更让张锦炜慌乱不已。他暗叫不妙,这下子完蛋了。

    陈倩这时笑了一声,冲张锦炜说道,“锦炜,你别光站着,来,坐下来啊。”

    张锦炜哪里敢坐啊,惶恐不安的看着申岚,似乎在等她的命令。

    申岚这时不耐烦的说,“看我干什么呢,让你坐就坐吧。”

    张锦炜应了一声,回过神来,连忙坐下来。

    看到陈倩在一边掩嘴偷笑,张锦炜着实不知该如何是好。唉,看样子,她也一定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去承认有那种事情。

    张锦炜想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笑了一笑,说,“陈姐,你,你笑什么呢?”

    陈倩这时收起笑容,故意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架势,很认真的说,“锦炜,你老实说,你到底干了什么坏事,惹岚岚生那么大的气,竟然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抹眼泪。”

    申岚脸色大变,狠狠瞪了一眼陈倩,没好气的说,“陈倩,胡说八道什么呢。再乱说,看我不撕你的嘴。”

    张锦炜其实也看到了,申岚的脸上分明带着泪痕。而且,那双眼睛,摆明红肿的,很显然是哭过的原因。

    他干笑了一声,轻轻说,“申经理,那个事情是我做的不好,请你别生气。”

    申岚轻哼了一声,冷冰冰的说,“张锦炜,你少在这里给我废话。我告诉你,我才不会为你难过的,更不会为你生气,你省省吧。”

    靠,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撒谎。张锦炜摇摇头,也没说话。

    这时,陈倩看了他一眼,神秘一笑,凑近来,轻轻说,“锦炜,你就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张锦炜叹口气,随即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听完后,陈倩看了一眼申岚,轻轻说,“岚岚,我说什么来着,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你还不相信。我就说嘛,锦炜是个好男人,才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申岚轻哼了一声,冷漠的说,“算了吧,陈倩,你也不用替他说好话了。”

    张锦炜惶恐不已,慌忙站起来,轻轻说,“申经理,你听我说,其实,其实我……”

    申岚面容冷峻,恢复了高高在上的那种威严来。她盯着他,看了大约几秒,很直接的说道,“锦炜,这个事情你不用再说了。”

    张锦炜嘴唇动了动,到嘴边的话生生的颜回去了。

    “你出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申岚这时下了逐客令,转头看向别处。

    张锦炜顿时有一种失落感,微微摇摇头,转身走了。

    陈倩这时也站了起来,看着申岚的背影,轻轻说,“岚岚,你怎么又对人家这么冷漠。唉,我真不知道,你这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下,陈倩也出去了。

    这时,申岚站了起来,双目出神,注视着门口,若有所思。

    好半天,才缓缓说,“到底,到底我该如何办呢?”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张锦炜忽然接到了姚婷的电话。说有要紧的事情找他,让他赶紧去一趟警局。

    张锦炜不敢怠慢,没有多想,当下,赶紧过去了。

    “怎么了,婷姐,出什么事情了?”来到姚婷的办公室,张锦炜看到她,担忧的上前来,问道。

    姚婷当下起身走过来,冲张锦炜笑了一声,说,“锦炜,还记得我们上次抓住的那两个黑社会团体的人吗?”

    张锦炜点点头,看了她一眼,说,“恩,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姚婷淡然一笑,说,“是这样的,他们这些人可能会被判刑。不过,刚才这些人闹的特别厉害,尤其是紫薇帮的人。那个叫盘龙的人,声嘶力竭,一直嚷嚷着要找你呢。”

    张锦炜有些意外,诧异的看着她,“什么,他找我?”

    姚婷点点头,说,“恩,他说如果见不到你,就要带着他们的人在监狱里大闹,没有办法,我才叫你过来的。”

    张锦炜应了一声,看了她一眼,说,“好吧,婷姐,我去见他。”

    姚婷笑了一声,当下打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就见两个警察带着穿着囚服的盘龙过来了。

    说实话,看到这个人,张锦炜还着实是有些意外的。

    这才几驲不见,这家伙已经从原来的意气风发,变得颓败无比。脸上满是络腮胡,整个人看上去平添了很多的沧桑感。

    看起来,这监狱这种地方,真是够折磨人的。

    盘龙看到张锦炜,眉头瞬间拧成了一团,脸上充满了阴郁无比的神色。

    他嘴角一提,轻笑道,“张锦炜张经理,好久不见了。”

    张锦炜也是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龙爷,您客气了。”

    盘龙怡然自得,自顾自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这里,仿佛是他自己的底盘一样,丝毫没有一点局促感。

    当然,对这一切,张锦炜也没过多理会。

    他几步走上前来,扫视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龙爷,不知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盘龙晃了晃被戴着手铐的双手,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笑笑说,“别着急,张经理,你先坐,我们慢慢谈。”

    张锦炜深吸了一口气,应了一声,当下,就在旁边的位置坐下来。

    “龙爷,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了。”

    盘龙点点头,扫视了他一眼,轻轻说,“张经理,说实话,我一直都没佩服过什么人。不过,你可是第一个。你知不知道,现在看到你,我真想将你给宰了。”

    盘龙说着,眼睛里迸射出凶光来。

    姚婷慌忙上前,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住口,盘龙。你好大的胆子,在这里还敢这么胡来,大言不惭。”

    盘龙仿佛对此丝毫不以为然,冷冷的说,“姚警官,要不是那天我被人算计了,能落到你的手上吗?真是笑话,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

    说话间,他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张锦炜。

    张锦炜心里咯噔了一下,得了,看起来,这家伙说已经知道中了他的圈套了。

    他笑了一声,说,“龙爷,你也别怪我。我也是没办法,正所谓,我们各为其主。为了自身的利益,有时候我们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

    不想,盘龙盯着张锦炜看了两秒,忽然仰头大笑起来。

    他微微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张经理啊张经理,你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我感觉震惊。看起来,我们还真是一路人啊。我看你不该去当什么市场部的副经理,不如跟着我干吧。”

    张锦炜闻言,不免轻笑了一声,摇摇头,说,“多谢龙爷的好意,只可惜,我不习惯你们道上的人那种打打杀杀。”

    盘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看了好半天,这才说,“张经理,我可不可以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呢。”

    张锦炜一愣,意外的说,“单独,你的意思是?”

    盘龙看了看姚婷和那几个警察,说,“让他们先出去,我有个事情要和你一个人说,我不希望被别人听到。”

    张锦炜转头看了一眼姚婷,似乎征询她的意见。

    姚婷非常干脆,斩钉截铁的说,“盘龙,你想玩什么鬼把戏。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这个事情根本没有个商量的余地。”

    盘龙注视着张锦炜,轻轻说,“张经理,如果你不听我说的这些,你一定会后悔的。”

    张锦炜一愣,他感觉盘龙绝对不是随便说说的,连忙问道,“怎么,你这话从何说起?”

    盘龙点点头,说,“你就看着吧,再过几天,一定还会有人去找你们的店铺去收保护费。我想,这次他们一定会变本加厉。因为,你藏着一百多万的消息已经在黑道上传开了。有多少不要命的人想要这笔钱,你不会想象得出的。”

    张锦炜心里咯噔了一下,其实,对于那些道上的事情,他其实根本不太了解。

    不免,转头看向姚婷。

    这时候,却发现姚婷脸色复杂,一句话也不说。

    就冲这神色,张锦炜算是明白了。姚婷一定对这个事情是知根知底的,而且,她一定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