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293第二百九十三章又闯祸了

293第二百九十三章又闯祸了

    郭海涛点点头,当下起身就走了。

    王冰冰这时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张锦炜愣了一下,有些意外的说,“冰冰,怎么了。”

    王冰冰微微皱着眉头,非常不解的说,“锦炜,我不明白,徐艳江平常都是很好的。可是,今天却突然性情大变,他,他似乎和你过不去。”

    听到这里,张锦炜忍不住笑了起来。微微摇摇头,缓缓说,“冰冰,你就是为这个事情困惑啊。恩,我这么给你说吧,徐艳江可是在吃醋啊。”

    “吃,吃醋?”王冰冰听到这里,顿时有些傻眼了。她更加的困惑不解,愣愣的问道,“锦炜,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张锦炜看到王冰冰这一副神色,着实有些无语。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冰冰,你真不明白啊。这个徐艳江可是对你有意思啊,要不然干嘛对你那么好。人家看我们俩关系这么好,就把我看做是潜在的敌人了。自然而然,对我敌视,就很正常不过了。”

    听到这里,王冰冰恍然大悟,轻轻点了点头,脸上充满了无奈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呢,我和他是绝对不可能有关系的。”

    “但是,人家可不这么想。冰冰,你平常对他不也是很信任吗,很多事情都交给他去做的嘛。”

    “这,其实也就是一些而已。说实话,徐艳江在工作上的能力还是很突出的。”王冰冰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

    张锦炜也不说什么了,随即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说,“冰冰,我给你帮了这么大的忙,你不请我吃饭啊。”

    王冰冰忍不住笑道,“锦炜,你还想让我请你吃饭,你打着我的幌子,让海涛和你签合同,将你们公司的触角伸到了我们新开发的商贸大厦里去了吧。”

    张锦炜暗暗一惊,嘿,王冰冰的消息还挺灵通。不过想想也是,这个事情,恐怕徐艳江早就给她通报了。

    张锦炜哭丧着脸,摇摇头说,“算了吧,冰冰,我可没有打着你的幌子。再说了,就因为这个事情,我现在都被我们公司隔离审查,弄不好,这几天还要面临牢狱之灾呢。”

    听到这里,王冰冰暗暗的吃了一惊,讶异的看着他,不敢相信的说,“是,是真的吗。锦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点给我说说。”

    王冰冰充满了紧张不安,忍不住拉着张锦炜的手。

    张锦炜看了她一眼,旋即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王冰冰充满了不安,“锦炜,那,那你想到办法了没有。不行,我得帮你想个办法。”

    看着王冰冰那惴惴不安的样子,张锦炜忍不住一笑置之,淡然道,“冰冰,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

    王冰冰听到这里,微微松了一口气,抚了抚胸口,缓缓说,“那就好,锦炜,你把我吓得不轻。”

    张锦炜嘿嘿一笑,“冰冰,走吧,我们吃饭去。”

    王冰冰当下什么话都没说,拉着他的手,亲密的和他依偎在一起。

    两人在一家餐厅点了饭,随便吃了一些。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八 九点了。

    王冰冰意犹未尽,亲密的挽着张锦炜的胳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张锦炜忍不住转头看了她一眼,笑笑说,“冰冰,你这样,让人看到多不好。堂堂的一个大公司老板,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

    王冰冰抬头看了他一眼,展露一个迷人的笑意,轻轻说,“那有什么呢,我虽然是大公司的老板,但是,我也是个女人,需要人爱啊。”

    王冰冰说着,故意眨巴了一下眼睛,流露出动人的无限风情。

    看着这么一副动人的姿态来,张锦炜在一瞬间是有些入迷的。

    “冰冰,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啊?”

    王冰冰微微红着脸,轻轻说,“锦炜,这么简单的问题,难道你还要来问我吗?”

    张锦炜愣愣的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困惑和不解。

    王冰冰见他这么不开窍,不免叹了一口气,微微摇摇头,忽然凑过来,贴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锦炜,我们俩这么长时间都没见面礼。难道,你今天夜里都不打算做点什么吗。还是说,你一点都不想呢?”

    王冰冰的话是充满了诱惑力的,张锦炜听着,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顿时,心头咯噔了一下。他迅速转头看了一眼她,就见她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那动人的姿态,此时显得更加动人了。

    张锦炜也不睡傻子,自然清楚她所说暗示的是什么意思。

    张锦炜干笑了一声,忙说,“冰冰,这个,我们是不是太……”

    王冰冰有些不满的说,“你还犹豫什么呢,反正,人家可是非常想你的,走吧。”

    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张锦炜就走。

    两人就这么刚走了没几步,忽然,张锦炜看到路边有一群人围着,不知道怎么回事。

    本来,他是想走开的。可是,隐隐的,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听着这,张锦炜一下就分辨出来,这是牛雨涵的哭声。

    他看了一眼王冰冰,忙说,“冰冰,我得过去看看,好像是我的秘书出事情了。”

    “哎锦炜,你等一下。”王冰冰眼看着张锦炜直接撇开她走了,慌忙跟了上来。

    张锦炜快步冲了上来,挤进人群里,这才发现,牛雨涵抱着一个满身血污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嚎啕大哭着。旁边,一个大约五十岁的妇人同样也在大哭着。旁边,是一辆被撞翻的破三轮车子。里面的蔬菜散落了一地。

    张锦炜慌忙上前来,蹲下来,忙问道,“牛秘书,发生什么事情了?”

    牛雨涵擦着红肿的眼睛,抬眼看了看张锦炜,忙说道,“主管,是,是范明轩,他开车子装反了我爸爸。现在,却一走了之了。”

    “什么,范明轩?”张锦炜听着,心里暗暗吃了一惊。

    牛雨涵抽泣着说,“他刚才醉酒驾车,横冲直撞。”

    张锦炜看了一眼牛父满身血污的样子,隐隐感觉到一种不安,慌忙说,“牛秘书,什么都别说了,先把叔叔送医院再说吧。”

    牛雨涵抹着眼泪,点点头。

    张锦炜随即抱起牛父,在王冰冰拦下一辆出租车后,就将人放进了车子里。

    当下,牛雨涵就和牛母一起走了。

    这时,随着一阵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过来了。

    车子挺好后,从里面下来三四个警察。

    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走上前来,看了看现场,说,“刚才怎么回事,说谁报的警。”

    张锦炜看着这家伙那一副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样子,心中就窝起一团火气来。

    他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是我报的警。”

    “怎么回事啊,刚才不是说有人受伤了吗,人去哪里了?”那警察板着脸,很装比的说道。

    张锦炜说,“已经送医院了,他伤势非常重。”

    警察看了一眼地上那辆破三轮车子,说,“哦,又是这种不遵守法规的乡下农民。哼,每次出事,都是他们的责任。”

    王八蛋,说这种话明显就是不负责任。

    张锦炜忍着心中的不爽,说,“警察先生,我请你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再说吧。”

    那个警察轻蔑的看着张锦炜,淡淡的说,“是吗,那你就说说看吧。”

    张锦炜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说,“大家都是见证者,就请大家一起来说说吧。”

    当下,众人也睡义愤填膺,听张锦炜这么一说,纷纷说了起来。

    本来,这警察对这个事情也不怎么上心、。、

    可是,当听到这起事故的肇事者是范明轩后,顿时慌了神。

    他随即过去,和那几个警察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然后走过来,说,“啊,这个事情,我们会回去核查的。那个,你们先回去吧。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这他妈是什么意思,摆明就是偏袒范明轩呢。

    其实,这一切张锦炜也早已经预料到了。

    这些交警,恐怕也不敢得罪范明轩。

    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关键还得靠自己。

    交警走后,张锦炜随即给牛雨涵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医院的地址,随即过去了。

    他和王冰冰赶过来的时候,碰巧,牛雨涵和牛母正在急救室的外面等候。

    张锦炜快步走了过来,慌忙问道,“牛秘书,你爸爸怎么样了?”

    牛雨涵摇摇头,满脸泪痕,抽泣着说,“不知道呢,可是,医生说恐怕情况不太乐观。”

    听到这里,张锦炜心中更隐隐的露出很痛楚的感觉。

    王冰冰这时走过来,轻轻宽慰了她一句,“牛秘书,你也别太担心。叔叔吉人天相,我想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牛雨涵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呜呜的哭着。

    这时,牛母走了过来,看了看张锦炜,轻轻说,“先生,请问你是雨涵的上司张锦炜先生吗?”

    张锦炜笑了一声,说,“是我,伯母。”

    牛母微微一笑,用那脏兮兮的手紧紧握着张锦炜的手,轻轻说,“张主管,我女儿刚刚大学毕业,平常工作上给你带来麻烦,你还请多见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