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散文诗词 >我的纯情俏主管 > 256第二百五十六章犯贱的下场

256第二百五十六章犯贱的下场

    “就是什么,张锦炜,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给我打越洋电话。”申岚说着,直接挂掉了电话。

    张锦炜有些傻眼了,靠,这八婆,也太他妈绝情了吧,说挂就挂。

    张锦炜看了一眼手机,心中虽然非常恼怒,但也只能恨自己犯贱。

    这时候,他越发觉得和申岚之间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得了,这个臭婆娘估计永远都不会看上我的,为什么我还要这么死乞白赖呢。

    张锦炜不断的审问自己,可是,人都是犯贱的动物。虽然,心中有些落寞难受。但,张锦炜还是无法从心里抹除申岚的印象。

    他正意懒心灰的在路上走着,忽然,手机响了。

    张锦炜心头一喜,嘿,难不成是申岚又打来了吗。

    不过,掏出手机一看,却是个陌生号码。

    他一愣,接通了。

    里面响起一个沉闷而阴冷的声音,“立刻来见我。”

    听一声,张锦炜就分辨出来,这是福伯的声音。

    他有些意外,刚想说话,可是,福伯已经挂掉了电话。

    这么晚了,福伯怎么突然要见我呢?

    张锦炜虽然非常困惑,但还是打车过去了。

    在林家栋的别墅门口,张锦炜坐在出租车里,远远地就看到了路灯下那个颀长而清癯的身影。

    下了车子,张锦炜快步走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色的原因,还是福伯的面色本身就很恐怖。

    他板着一张脸,脸上充满了阴郁而绝灭的气息。那双眼睛如同死灰一样,漠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张锦炜站到他的面前来,总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福伯,这么晚了,你还没睡觉啊?”张锦炜走上前,小声的说道。

    福伯转过头来,扫视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张锦炜,你还想不想要你的命了?”

    福伯这一出话让张锦炜颇为意外,愣愣的摇摇头。同时,脊背上冒出一抹冷汗来。娘的,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福伯,该不会要我的命吧。

    “福伯,你,你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啊?”

    福伯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让张锦炜吓了一跳。

    他感觉这个老家伙似乎随时都有动手,取他性命的可能性。

    “张锦炜,你以为你今天在电视台的表现非常出彩吗。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都在盯着你呢?”

    “盯着我,为什么,我,我只是救了一些人而已。”张锦炜听的一头雾水,困惑的说道。

    “只是救了一些人?”福伯忽然走近了他一些,眼神冷漠的扫视着他。张锦炜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种逼人的压迫感。一时间,他似乎都感觉周围的空气要凝滞了。

    “你用了什么办法救得,张锦炜,你自以为很聪明。可是,你这么做,却将你是他的徒弟的身份彻底暴露了。无数人的眼睛都盯着你呢,难道你要落的和他一样下场吗?”

    听到福伯这么一说,张锦炜瞬间明白过来了。自己今天对付孙佳亮用的能耐,估计就是老校工的本事。那些杀手们一直都怀疑老校工死亡的真伪,那么自己这么一显摆,等于直接让人家明白了,这家伙懂老校工的能耐,肯定对他的行踪很掌握。

    但,自己几斤几两,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些杀人不眨眼的人,若果真遇上了,张锦炜真不敢想象着后果。

    想起来,他这时候忍不住冒出一股冷汗来。

    张锦炜不敢多想,赶紧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福伯听完,有些惊奇的注视着他,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此看来,你身上还有很多神奇之处。”

    张锦炜可懒得例会什么神奇不神奇的,忙不迭的说,“福伯,请你帮帮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啊。要是那些人真的找上我,那,那我……”

    福伯应了一声,轻轻说,“你今天在电视台酒会上的解释我也看了,非常得体。不过,张锦炜,以后你该如何去做,我想就不用我来多教你了吧。”

    张锦炜忙不迭的说,“我明白,福伯,我保证不会去用这种本事的。不过,我现在也的确不会用。”

    福伯微微点点头,一摆手,说,“好了,我明白了,你可以走了。”

    张锦炜惊惶未定,赶紧搭车走了。

    望着车子渐渐远去的背影,福伯的眉头紧皱成了一团。

    许久,他才缓缓的吐了一句,“刘老怪,你算是找了一个好徒弟。只可惜,这样的本事,他能驾驭的了吗?”

    回到家里,张锦炜仍然心中南平。回想着福伯的话,他又想起了今天中午发生的那些事情。

    妈的,这么敏捷的身手,完全不像是自己了。

    不过,这样的本事在之后就迅速消失了。张锦炜也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但不管如何,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

    马大军对张锦炜的处罚措施,这才刚刚的施行了两天,结果就出了大事。

    这天中午,他带着市场部的几个部门主管刚从外面出差回来,回到公司的时候,忽然见一大堆的记者聚拢在那里。

    他有些好奇,刚走上前来,那些记者就跟狗看到狗屎一样,蜂拥而上,直接将他围拢住了。

    马大军有些受宠若惊,堆着笑脸,忙不迭的说,“你们大家这是干什么?”

    “马经理,我们想采访一下你,不知道可以吗?”

    这时,有记者问道。

    马大军一愣,“采访我,恩,当然好了。”

    试问,哪个人不希望自己被采访呢。马大军趁机将西装拉了一下,看了看后面的那几个主管,说,“你们都看着学着点。”

    当下,装比的说,“恩,你们想采访什么呢,要不然,我们去办公室里谈吧。”

    对他们这些部门经理而言,能得到一个采访的机会,那可是天赐好机会。如果紧紧把握住了,不仅可以出名,甚至可以加大自己在公司的地位,甚至升值的砝码也会加大的。

    “不用,马经理,我们就问你几个问题?”

    “好,那你们问吧。”马大军堆着肉乎乎的脸颊,笑吟吟的说道。

    “请问你们公司的张锦炜主管在前几鈤的营救电视台相关人员,勇斗歹徒的过程中表现英勇。但,事后,你却对张主管进行了严重的行政处罚。张主管宣传的是我们清潭市的正能量,但是你这么做,显然是很不赞成张主管的这种行为。对此,马经理,你有什么可以说的吗?”

    马大军断然没想到这些记者竟然会问道这个问题,一时间,有些傻眼了。他吞吞 吐吐,完全无言以对。

    在这个间隙,马大军转头看向张锦炜,眼神里充满了怨毒的神色。

    张锦炜一脸茫然,做出一副很无辜的神色。这似乎告诉他,马经理。你可别看我,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马大军迅速收起了笑容,板着脸,冷冰冰的回了一句,接着,直接闯过去,向公司里走去。

    那些记者本来要跟着进来的,结果,都被保安给拦住了。

    张锦炜分明注意到,马大军的脸气成了猪肝色,当时,心中幸灾乐祸。暗暗叫道,马大军,你他妈想假公济私,利用你的职权之便来报仇对付我。哼,现在,你也该尝一尝苦果了。

    当然,张锦炜是知道的,这个事情,肯定是宋婄主导的。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这个消息已经在公司里传遍了。大家的观点都是,马大军公报私仇,公然和清潭市的人民英雄作对。

    一下子,将马大军置于一个风口浪尖上。

    中午的时候,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张锦炜突然接到了命令,让他迅速到马大军的办公室去一趟。

    张锦炜不敢怠慢,赶紧起身过去了。

    尽管如今对马大军可能面临的那种窘境,其实他是心知肚明的。但张锦炜非常明白,自己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表现出沾沾自喜的样子来。

    马大军这样的人,在职场浸润了多年。这厮恐怕早就混成了人精,脑子灵活的很。而且,一旦将他逼急了,恐怕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敲开马大军的办公室门,进来后,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正坐在老板椅上,阴沉着一张脸。那双眼睛此时此刻,正死死地盯着电脑上。

    估计,他是看到那些新闻路。

    张锦炜心中暗暗窃喜,表面上,却依然流露出一副唯唯诺诺,诚惶诚恐的模样来。

    他谨慎的走上前来,看了看马大军,轻轻说,“马经理,你找我啊。”

    马大军闷哼了一声,声音非常的轻飘。

    于是,办公室里突然又沉默了。

    大约过了有几分钟,他才缓缓的抬起头来,扫视了张锦炜一眼,缓缓的说,“张主管,你现在的心情一定非常高兴吧。”

    张锦炜故作迷糊,非常困惑的看着他,差异的问道,“马经理,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明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