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散文诗词 >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216第二百一十六章我没有那兴趣

216第二百一十六章我没有那兴趣

    侯凯闻言,爽朗的大笑了一声,当下,他拉着张锦炜的胳膊,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有人说,人是世界上最善变的动物,此话真是不假。

    侯凯眼下对待张锦炜,俨然成了一个忘年之交。

    从商场里出来后,侯凯兴致勃勃,看着他说,“张主管,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策划部啊。”

    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玩笑话还是出于真心,但张锦炜始终抱着一颗谨慎的态度,轻轻笑笑说,“候总监,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觉得现在我能力太浅了,还需要在多多锻炼。”

    侯凯也并没有过多勉强,“那好,既然张主管有自己的目标,我也不勉强。不过,张主管,我相信你将来一定是个可造之材。有蒲总的关照,你将来肯定前途无量。”

    听着这些话,张锦炜怎么总觉得带着酸溜溜的味道。

    之后,侯凯就让人带着张锦炜去别的地方了。

    那时候,他脸上的笑容缓缓的消失。转而,变成了一副僵硬无比的神色。

    看着那个背影,侯凯的心中,其实是非常嫉妒和憎恨的。他现在终于明白,蒲海波为什么那么器重张锦炜了。

    原来,他因为在省公司里,只有他才是蒲海波最为器重的得力干将。别的人,恐怕都得不到能和他平起平坐的地位。但如今,这种情况可能要发生改变了。

    虽然张锦炜眼下只是一个普通的市公司的小小主管,可是,这种威胁却绝对不能小觑。张锦炜一旦得到蒲海波的重视,将来要上升那也是很迅速的事情。

    一旦他被调到了省公司来,那么,他的地位必然会受到威胁的。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蒲海波略一沉吟,轻轻说道。

    到下班的时候,张锦炜结束了行程,回到酒店。

    在房间门口,他准备进去的时候,就见申岚的房间门打开了。

    只见一个男人和申岚有说有笑的从里面出来了。

    两人似乎谈的非常投机,说话态度非常亲切、。

    妈的,大白天,孤男寡女,躲在房间里,能干什么事情啊。

    当时,张锦炜就起了疑心了。

    更让他料想不到的是,这个男人就是昨天夜里在酒店门口那个和申岚谈话的男人。

    当时,他问申岚,申岚一直含糊其辞,并不给他明说。

    肯定,这个男人肯定是有问题的。

    申岚和那个男人出来后,看到张锦炜,显得有些突兀。

    尤其是申岚,脸色分明是很难看的。

    她扫了一眼张锦炜,立刻耷拉着脸,不冷不热的说,“是你啊,来的还真是时候。”

    张锦炜轻轻一笑,说,“申经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里有贵客,要不然我就在等一会儿再过来。”

    那个男人看了看两人,最后目光落在张锦炜的身上,笑了一声,说,“哦,我要是没猜错,这位就是张锦炜张主管吧。”

    呀,这个人竟然我。

    这一点,出乎张锦炜的意料。他愕然的看着他,痴痴的问道,“先生,请问你是……”

    那个男人刚要作介绍,申岚打断了他,忙说,“啊,你不是还有事情吗,先走吧。”

    那个男人尴尬的笑了一声,当下,没再说什么,旋即就走了。

    看到这一副景象,张锦炜更加的困惑和疑虑。

    妈的,申岚神神叨叨的,这是要干什么呢?

    张锦炜回到房间后没多久,就听到敲门声。

    他欺身过来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申岚那一张黑脸。那双仿佛随时都会喷射出熊熊火焰的眼睛,让张锦炜浑身上下都不自然。

    “申经理,你,你有什么事情吗?”

    申岚冷冰冰的说,“张锦炜,我警告你,刚才我和那个男人的事情,你回去不准告诉任何人,尤其是陈倩。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张锦炜信誓旦旦发誓,自己绝对不会透漏半句。不过,又忍不住的问道,“申经理,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申岚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还问,我刚才怎么说的。”

    “好,好,我不问了。”

    张锦炜那个气啊,娘的,这么躲躲闪闪,你们俩肯定有一腿。唉,看你也是多漂亮的一个美女,但是审美观怎么这么低啊,竟然看上这样一个老男人。妈的,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在外能给你当移动提款机,在家里更是不知疲倦的打桩机,完全能将你伺候到天堂上去。

    可是,这么优秀的男人你竟然睬都不睬一眼,却看上这个男人……

    忽然,张锦炜有一种辛酸的感觉啊。

    算了,不提了,都是眼泪。

    “走吧,我们出去。”申岚扫了他一眼,扭身就走了。

    张锦炜见状,赶紧跟了上来。

    “申经理,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张锦炜慌忙追上来,好奇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吃饭了。”申岚头也不回,冷冰冰吐了一句。

    当下,张锦炜一句话都答不上来了。

    搭乘在电梯中,张锦炜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人,心中究竟还是涌现出了复杂的情感。

    看来,申岚为了见那个男人经过了一番精致的装扮。

    俏美无比的脸颊上,精致绝美的五官刻画的非常清晰动人。一身简练的蓝色修身短裙,紧紧包裹身上,凹凸有致的曲线被刻画的非常清晰。都市丽人的成熟风韵,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体现而出。

    打扮的这么迷人,肯定就是为了提起那个男人的兴趣。

    想着,张锦炜就心生嫉妒。太没有道理了,老子都没享受到这种福利。

    “张锦炜,今天的学习,你有什么收获吗?”

    冷不丁,申岚轻声问道。

    张锦炜扭头看了她一眼,忙不迭的应道,“还好,这次来省公司一行,我受益匪浅。申经理,你感觉怎么样。”

    “一言难尽。”

    申岚简短的说了一句,言简意赅,超乎张锦炜的意料。

    嘿,这话的信息量可非常大啊。

    他情不自禁的问道,“申经理,这话怎么说,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申岚摆摆手,“算了,不提那些事情了。张锦炜,咱们这次省公司之行,你一定要切记一件事情,无论何时,千万别逞能,让人觉得你多了不起。”

    听到这里,张锦炜心中咯噔了一下。操,今天老子不是逞能了一下吗?

    他慌忙问道,“怎么了,申经理,有什么问题吗?”

    申岚略一沉吟,注视着他,说,“省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俩深受蒲总和罗总的青睐,因而,就会对我们产生嫉妒。尤其是那些原本深受他们器重的人,这时候更会把我们视作威胁。如果我们表现的无能,让他们觉得我们技不如人,这倒还好。一旦我们表现的能力很强,甚至超越他们,你想想会有什么后果。”

    申岚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到了张锦炜的头上来,瞬间让他打了一个冷战。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今天在大卖场的那个行为,可是犯了一个大忌啊。

    但,当时,张锦炜并没有想太多。

    当时侯凯对他也是非常热情啊,看起来,他应该不会是那么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吧。

    “张锦炜,你发什么楞呢。”

    张锦炜感觉到胳膊被申岚推了一下,醒悟过来,惶惑不安的看了她一眼。“啊,没什么,我是在想,等会我们吃什么呢?”

    “随便吃点就行了,哼,花公司的经费,你还想大吃大喝吗?”申岚鄙夷的扫了他一眼。

    从电梯里出来后,两人径直向餐厅走去。

    还别说,这高级酒店的餐厅,就是够高级啊。

    两人挑选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张锦炜赶紧献殷勤,欠起身子给申岚倒水。

    申岚并没有怎么理会他,而是出神一般,微微闭着眼睛,托着下巴,微微点点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张锦炜也听出来了,这是餐厅里播放的一首轻音乐。

    如果是别的音乐,张锦炜可能不记得,但这首音乐的旋律实在太熟悉了。

    原来,大学的广播台里经常播放这个音乐。

    “申经理,原来,你也喜欢这首音乐啊。看来,我们还真是有共识啊。”张锦炜笑嘻嘻的说道。

    申岚睁开眼睛,有些意外的看着他,颇为诧异的说,“姓张的,怎么,你难道对这首音乐有了解吗?”

    张锦炜谦虚的说,“算不上很了解,但是我至少是知道一些的。”

    “噢,是吗,那谈谈你的看法。如果说的我满意,会有奖励。”申岚眼光闪烁,似乎,带着一抹暧昧。

    嘿,这是不是勾引人嗯,张锦炜心头一动,顿时兴奋起来。

    他拉了一下领结,很装币的说,“这首曲子是大音乐家雅尼在完成了颇有中国风的曲子《夜莺》之后又创作的一首具有中国味道的曲子,名字叫《with an orchid》。曲风是非常悠扬的,虽然有很多的西洋乐器,但三分五秒的那个笛子的转音,却是这首曲子的精髓所在,实乃是点睛之笔啊。”

    申岚听的眼睛里闪烁其光,充满了兴趣。她似乎被张锦炜的话深深的震慑了,慌忙说,“嗯,你继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