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散文诗词 >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189第一百八十九章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189第一百八十九章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张锦炜笑了一声,“放心,凭你们的能耐,我耍花样,能逃过吗?”

    当下,他挽着原美姿,站到了里面。

    原美姿眼神里充满了感激,盯着张锦炜看了几眼,什么话都没说。

    但,这一刻,此时无声胜有声。

    罗玉坤住的是清潭市一家非常高档的酒店,那是一间总统套房。

    他们跟着保镖一起进来的时候,罗玉坤正穿着一身浴袍,坐在沙发上,一手端着茶细品,一手夹着一根雪茄烟抽着呢。

    看到张锦炜和原美姿同时被带过来,他如同触电一般,嚯的坐起来。

    接着,他狠狠瞪了一眼那五个人,怒骂道,“混账东西,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让你们把原秘书请过来,怎么把张主管也带来了。”

    “张主管?”那五个人傻眼一般的看着张锦炜,都愣住了。

    “行了,行了,你们出去 。”罗玉坤不耐烦的叫道。

    当下,他们几个人灰溜溜的出去了。

    罗玉坤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张锦炜,极不自然的笑着说,“小张,你快点坐吧……哎呀,让你见笑了,你看看这些人,办事情真是一点眼睛都不长。”

    张锦炜看了一眼原美姿,当下挽着她的手,在一边坐下了。

    罗玉坤看到两人这么亲密的挽着手,脸上的笑容更加艰涩,嘴角抖动了几下,很显然是不爽的。

    估计,他是没想到,原美姿竟然有情人,而且还是姓张的这小子。

    “罗总,不知道深夜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张锦炜淡然一笑。

    这时候,你得学会装糊涂。即便你是什么都清楚,但明面上的事情,你还是得摆出糊涂。

    罗玉坤干笑了声,趁机喝口水,以求能缓解自己的尴尬。“小张,你说笑了。其实,我不是请你来的。我是邀请原秘书过来,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我想要和她进行一番磋商。”

    “罗总,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我看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万一田总知道我深更半夜还打扰你休息,他会责怪我的。再说,我心里也很不安。”原美姿趁机说道。

    “这,这……原秘书,我已经给你们田总打过招呼了,你放心吧。明天就算不上班,也没事。有我在,一切都好办。”罗玉坤此时就算真有什么想法,他也不好直接明着说。

    “这个……”原美姿说着看了一眼张锦炜,眼下,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往下去接了。

    张锦炜故意和原美姿坐近了一些,然后紧紧搂着她的腰肢,很亲密的说,“这个,罗总你们谈什么事情就说吧,我在这里陪着美姿。”

    “啊,小张,那个,我看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你还是先回去吧。”罗玉坤淡淡一笑。

    “没事,罗总。我不困,我就在这里陪她。”张锦炜说着,又紧紧搂了一下她。

    这下,罗玉坤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难看。他放下水杯,干咳了一声,说,“小张,我们谈的是有些事关公司机密的事情。公司的规矩你应该懂的,该听的事情能听,不该听的事情不能听。小张,你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呢,还是走吧。”

    他的语气明显比刚才生硬了不少,分明,这是在下逐客令呢。

    张锦炜耷拉着脸,说,“哎呀,罗总,这恐怕不行。美姿每天夜里都要我陪的,要不然她会很害怕的。”

    “每天,每天夜里。难道,难道你们俩……”罗玉坤半张着嘴,惊愕的看着他们。虽然刚才的迹象已经直接说明了人家两人的关系,但他骨子里终究是不愿意相信的。可是,眼下,已经由不得他不去相信了。

    “没错,罗总,其实我和锦炜是情侣关系。每天夜里,我都要锦炜搂着我,才能睡着的。”原美姿转头看了看张锦炜,温柔无比的说道。

    罗玉坤听到这里,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怒火来。

    但是,他努力克制住没有发火。虽然,他感觉到自己像个猴子一样,被耍弄了。可是,在下属的面前,大发雷霆。传出去,堂堂的省公司副总经理,竟然一个市公司的小主管为一个女秘书争风吃醋,传出去,他的面子往哪里放呢。

    “是,是吗,我还真不知道呢?”

    “罗总,其实我们都打算订婚了。嗯,等到举办婚礼,一定请你来喝喜酒。”张锦炜笑嘻嘻的说着,做出很热情的样子。

    但这种热情,恐怕任何人都不大乐意接受的。

    也许,觉得这样还不过瘾。原美姿跟着直接抚着自己的肚皮,沮丧的说,“罗总,今天我并不是有意不喝酒的。实在是,实在是因为,我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最近妊娠反应太激烈,所以我,我才会……”

    说着,她捂着嘴,又做出一副呕吐的样子来。

    罗玉坤的脸上如同密布着一层浓烈的阴云,在冷淡的目光之下,充满了阴森森的感觉。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忽然眉头一挑,说,“小张,原秘书,看起来我真是该好好恭喜你们啊。嗯,希望你们以后在工作上加倍努力,别辜负了公司的期望。”

    “那是,那是,我们一定会的。”

    分明,从罗玉坤的话里,张锦炜听出来,他明显带着几分要挟的口气。

    但他还是堆着笑脸,虔诚的装傻充愣。

    “行了,你们走吧,我也不打扰你们俩恩爱了。”罗玉坤慢悠悠的说道。天晓得,他这会儿的话说的有多勉强啊。

    张锦炜一愣,诧异的问道,“在呢么,罗总,难道你不和她谈工作了?”

    “你觉得还有这必要吗,赶紧走吧。”罗玉坤不耐烦的叫道。

    当下,张锦炜挽着原美姿的手,起身客套了几句,随即就走了。

    他们出去后,罗玉坤终于忍耐不住,抓着桌子上的烟灰缸直接扔了出去,接着勃然大怒道,“两个小兔崽子,竟然敢耍我。”

    正说着,他的手机响了。

    拿起一看,却是田俊山。罗玉坤小声骂了一句,“哼,打来的正好,老子正要找你算账呢。”

    说,直接接通了。

    当下,那边就传来田俊山堆着笑脸的声音,“罗总,你还没睡吧?”

    “没有,田俊山,你有什么事情吗?”罗玉坤语音冰冷,淡淡的问道。

    那边,田俊山忙不迭的说,“罗总,那个,那个不知道原秘书的服务还可以吧。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尽管提,我这就教训她。”

    哼,这个狗娘养的东西,这会儿,还他妈恬不知耻的来我这里请赏呢。想到此,罗玉坤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隐忍着心中的怒火,缓缓说,“田俊山,你说什么呢,你当我是猴子吗,成心看我笑话,是不是啊?”

    田俊山显然被这些话问糊涂了,不安的问道,“罗总,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生这么大的气?”

    “少他妈给我装傻充愣,我告诉你,这笔账我会好好给你记住的。姓田的,咱们走着瞧。”罗玉坤说着直接挂掉了电话,狠狠的扔到了一边。

    这会儿,坐在桑拿浴池里正享受的田俊山,当时就傻眼了。

    他惶惑不安,看了几眼手机,立刻意识到,一定是原美姿那里出了问题了。

    他不敢怠慢,迅速将电话拨了过去。

    张锦炜和原美姿从酒店里出来,顿时感觉无比的轻松。

    原美姿紧紧挽着张锦炜的胳膊,笑吟吟的说,“锦炜,从今天起,我可是你的妻子了。那可不准欺负我,否则,我要拿孩子要挟你。”

    张锦炜苦笑一声,摇摇头,说,“原秘书,你说什么呢,刚才咱们可是演戏呢。再说了,我上次就是亲了一下你而已。你要是真怀上孩子,可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那我不管,反正我就认定你了。”原美姿咯咯的笑了起来。

    张锦炜颇为无奈,唉,和这些每月流一次血,一年流12次,连续流几十年依然安然无恙的动物讲道理,真够荒谬的。

    “原秘书,经过今天的事情,明天田总肯定会兴师问罪了,你想好怎么应付了吗?”

    欢笑过后,张锦炜终究是有几分担心的。

    原美姿不以为然的说,“锦炜,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应对。倒是你,眼下你刚刚坐上策划部主管位置,现在一切都不稳当。我最担心,田总会趁机公报私仇,工作上给你刁难。”

    “你多虑了。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他照样不会放过我。”张锦炜一笑置之。

    这时,原美姿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掏出来,在张锦炜的面前晃了一下,说,“得了,你看,说曹操呢,曹操就来了。”

    张锦炜一看,靠,可不是呢,来电的正是田俊山。他开玩笑说吗,“看来,他这么猴急,恐怕明天也是等不及了。”

    原美姿笑了一声,当下接通了电话。

    “原秘书,你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罗总给我打电话,大发雷霆。?”田俊山上来,口气就非常生硬。

    原美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没什么,好好的,罗总突然将我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