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180第一百八十章神奇的救治办法

180第一百八十章神奇的救治办法

    这时,原美姿已经被送到了抢救室门口。

    张锦炜只能在外面等着,,这时,他的心情是异常复杂沉重的。

    半个小时之后,原美姿被从抢救室里推了出来。

    张锦炜慌忙迎上来,不安的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他一眼。说,“病人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我们发现,她好像得了一种从未见识过的疾病,一切都无从查起。”

    看着医生那困惑无比的样子,张锦炜没有说什么,他心说,这种病,你们这些医生恐怕谁也看不好的。

    原美姿被推进病房后,就醒了。

    张锦炜欣喜不已,紧紧抓着她的手,激动的说,“原秘书,你总算醒了,刚才吓死我了。”

    原美姿伤痕累累的脸上露出一抹凄然的笑意,她轻轻笑了一声,说,“锦炜,是你救我过来的吗?”

    张锦炜摇摇头,说,“不是,我是在医院门口撞见的。”

    “你怎么会在医院呢,是不是你得病了?”原美姿脸上露出一抹关切的神色。

    张锦炜心里微微一动,紧紧攥着她的手,说,“我只是送一个朋友过来看个小病。原秘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你怎么……”

    原美姿淡然一笑,轻轻说,“锦炜,我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今天蒲总他们的到来,罗总看到我的第一眼,就看上我了。于是,今天下午田俊山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夜里去陪罗总。这种陪,无非就是陪他睡觉。当时,我没答应。于是,田俊山一气之下威胁不给我解药。后来,我病发,痛苦难忍。除了自虐能缓解一些痛苦,别无他法。”

    张锦炜气不打一处来,“田俊山简直就是个禽兽。原秘书,之前,他是不是不止一次的让你做这种事情,那你是如何应付的。”

    原美姿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轻轻说,“这种事情,他强迫我做过很多次了。每一次,我都没拒绝过,因为我能想出办法巧妙的应付他们。但,这一次田俊山给我下了死命令,我必须陪罗总睡觉。本来,我是要答应的,但,后来我仔细想想,还是拒绝了。我宁可死,我也不能答应这种荒谬的要求。”

    张锦炜讶异的看着她,他此时还不知道,原美姿能有这么大的勇气当面拒绝田俊山,其实都是为他的存在。

    原美姿和张锦炜的这一段驲子的接触,在她的心中产生了强大的震撼。原美姿不愿意为了苟活,而在张锦炜的面前展现出一个人尽可夫的形象。这样的话,只会令她更加痛苦。

    张锦炜慌忙宽慰了她一句,“原秘书,你不要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你让我想想办法,我一定可以将你的病治好的。”

    “锦炜,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这个病,根本没有办法医治的。”原美姿摇摇头,眼神变得暗淡下来。

    看起来,她似乎对未来都失去了信心。

    张锦炜看到这一幕,心中自然是非常不是滋味的。这样的一个妙龄女人,这样死了,太可惜了。从心而论,他是有些不舍的。

    “原秘书,你别胡说,一定有办法。你别着急,我会想到的。”张锦炜慌忙说。

    原美姿轻轻笑了一声,说,“不用了,锦炜。从现在起,一个小时内,如果我得不到解药,那个病会再次发作,到时候谁也救不了我。”

    “一个小时?”听到这里,张锦炜都头皮发麻了。

    原美姿似乎对这一切都看的特别淡,紧紧挽着张锦炜的手,柔柔的笑笑说,“锦炜,我不会忘记那一夜我们在医院后面长椅上的事情。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会紧紧抓着你,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张锦炜心头一动,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忽然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有些激动,撇开她的手,轻轻说,“原秘书,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着,张锦炜快步跑出去了。

    从医院里出来后,张锦炜打的,直接去林家栋的家里了。

    此时,已经是快十一点了。

    张锦炜赶过来的时候,人家的大门紧闭,里面也没一个亮着的灯。

    张锦炜深吸了一口气,掏出手机,给林小芙打了一个电话。

    昏昏然,林小芙慵懒的声音传来,“喂,谁啊?”

    “小芙,是我,张锦炜。我在你家门口,你能开一下门吗?”

    “什么,我家门口。嗯,好,你等着。”那边,林小芙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兴奋。

    很快,林小芙就把门打开了。

    张锦炜快步过来。

    也许是出来的太匆忙,林小芙的睡衣没怎么穿好,领口处开出一大片,一片秀美的风景线展现出来。

    张锦炜眼巴巴的扫了几眼,几乎有些看呆了。嘿,这丫头表面上没看出什么,可是没想到,这里面的乾坤是如此的让人兴奋啊。这样的资本,足以和王冰冰有的一拼了。

    林小芙显然也意识到了,慌忙拉了一下领口,微微红着脸,嗔怪道,“讨厌,锦炜,你真是流氓。”

    张锦炜忙表示自己没看到。然后岔开话题,直接问道,“小芙,请问福伯在家吗?”

    林小芙有些失望,嘟囔着嘴,说,“张锦炜,你大半夜过来,不是为了找我啊?”

    “当然是来看看你。不过,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找福伯。”张锦炜慌忙说道……

    林小芙看他神情紧张,也没再多说什么,当下就进去了。

    没多久,就见福伯跟着林小芙过来了。

    福伯上前来,并没有立刻和张锦炜搭腔,而是看了看林小芙,说,“大小姐,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和张先生说几句话。”

    “切,福伯,你们说什么呢,难道还怕我听到不成吗?”林小芙似乎还有一些不太乐意,责怪道。

    张锦炜看了她一眼,说,“去吧,小芙,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有些谈话,你最好还是别听的好。”

    林小芙淡淡的说,“那好吧。不过,张锦炜,你等会一定要来找我,我在卧室里等你呢。”

    “这,好吧。”张锦炜不自然的笑了一声。

    林小芙走后,此时,就剩下他们俩了。

    福伯几步从里面走了出来,背着手。那如同枯槁的干树枝一般的身影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出几分诡异的色彩。

    “张先生,我上次是怎么给你说的。你和我之间,最好不要有这种单独的谈话。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不想被打破。”

    张锦炜缓缓走上前来,其实,他依稀的感觉到这老家伙身上似乎透着一股彻骨的寒冷。

    “福伯,如果不是有万分紧急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来找你的。”

    “对我而言,最紧急的事情就是老爷一家人的安危,其他的,我并不在乎。”福伯语气冷冰冰的,仿佛他能猜测出张锦炜此次过来的目的,很直接拒绝了他。

    张锦炜并不死心,走上前来,说,“福伯,我一个朋友得了一种怪病,发作起来痛苦不堪,生不如死。她现在性命堪忧,如果一个小时不能搭救她,恐怕……我知道你对老校工了解很多。他交给我的本事里一定有治疗疑难杂症这一项。可是我参悟不透,福伯,请你帮帮我,如何参悟。”

    福伯扭头看了他一眼,那双冷漠的眼神忽然透出一股寒意来。

    他紧盯着张锦炜看了两眼,说,“你说的那个病应该有解药的,为什么她没吃。”

    张锦炜心头一喜,忙说,“是有解药,可是,被别人攥在手里,要挟她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她没答应,所以就……”

    福伯显然有些听明白了,微微点点头,说。,“你说的这个人并不是得病,而是中了一种毒,叫七魂散。这是我们的杀手组织里用力控制手下不得已采取的一种措施,你们中怎么有人有这个东西。”

    张锦炜摇摇头,心说,这他娘的肯定是田俊山在黑市上买的。

    福伯叹口气,缓缓说,“这个东西非常的歹毒,除了出一些解药能抑制毒药发作。一般,根本没别的办法。不过,你从那个老头子那里学来的本事里倒是有一项可以根治这个疾病。”

    “真的吗,福伯,请你教教我。”张锦炜兴奋莫名,他就知道,福伯一定懂得的。

    福伯摇摇头,说,“这个东西我也不会。不过,我可以帮你参悟。张先生,如果你想要完全参悟透,今天的时间显然跟不上了。这样,我教你一个办法,可以暂时抑制住那个毒药的发作。”

    “好好,多谢福伯。”张锦炜忙不迭的说道。

    福伯应了一声,随即走到他身边,冷不丁的伸出两根手指,迅速的在他的身上点了起来。

    一时间,张锦炜就觉得浑身上下,如同针扎一般的剧痛难忍。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紧咬牙关,努力的隐忍着。

    这会儿,他也暗暗的吃惊。眼前这个福伯,动起手来,动作迅猛异常。他的手快如闪电一般,饶是他仔细去看,也没看清楚福伯那条胳膊。

    看起来,这真是一个一顶一的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