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散文诗词 >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106第一百零六章对你感兴趣

106第一百零六章对你感兴趣

    朱飞龙迫于无奈,不耐烦的一摆手,让他出去了。

    张锦炜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方梦琳,什么话都没说。

    这时,他注意到那个受伤的人不断的抖动着身子,浑身抽搐,嘴角里不断发出细微的惨叫。

    他大惊失色,几步上前。想起那些穴位的作用。当即蹲下来,迅速在他的身上的几个位置点了几下。

    当下,他的伤口就不流血了。

    张锦炜做完这一切,起身说道,“他现在暂时稳住了,但必须尽快送医院,否则会有绳命”

    方梦琳看了一眼朱飞龙,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意思很明显了。

    朱飞龙很无奈的叹口气,随即吩咐人抬下去了。

    这会儿,方梦琳忽然露出灿烂的笑意,走到张锦炜身边,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姓张的,今天这节目挺有意思啊?”

    朱飞龙闻听,满脸欣喜,凑上前来,略显激动的说,“琳琳,你是说,你对这个感兴趣了。那么,我们之间……”

    “不,你别多想。”方琳琳伸出两根手指顶住了他的脸,淡淡的说,“我是说我感兴趣的是张锦炜刚才对那个人的救助,而不是你的节目。”

    “你……”朱飞龙一时间算是无语了。

    方梦琳轻笑了一声,一摆手说,“飞龙,不好意思了,我先走了。”

    说着,不由分说,拉着张锦炜就出去了。

    朱飞龙那个气啊,他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抓着桌子上的一个酒瓶狠狠的砸了出去。

    他越发觉得,这个张锦炜和方梦琳之间肯定关系不一般,不行,得找个办法对付他才行。

    要不然,自己的梦中情人恐怕要被他抢走了。

    朱飞龙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闷酒,一边寻思着解决之道。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随即,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进来了。

    朱飞龙一看,慌忙坐起身子,有些吃惊的叫道,“童哥,你,你怎么来了。”

    眼前这个人正是童友明,作为一个经常在道上混迹的人,他和朱飞龙这样的富二代也是接触颇深。别看隔着几十岁的年龄差距,但两人同样也是称兄道弟。

    童友明走上前来,在他旁边坐下,笑吟吟的说,“小老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呢?”

    朱飞龙气冲冲的说,“别提了,童哥,真是一言难尽。”

    “噢,那可得向童哥说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是童哥的好弟弟的,我可不愿看你这么愁眉苦脸啊。”童友明说着,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邪笑道。

    朱飞龙倒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童友明听完,笑了一声,说,“小老弟,实不相瞒,这个姓张的,上次我也吃过他的亏。我正寻思着想什么办法来对付他呢。没想到,我们算想到一起了。”

    “是,是真的吗,童哥,你也受过这小子的气。”朱飞龙有些惊诧。

    童友明应了一声,简单给他讲了一遍,然后说,“我已经想好了收拾这小子的办法。不过,你要配合我。”

    “一定,童哥,我一定完全配合你。”朱飞龙说着,脸上露出惊喜而激动的神色来。

    童友明当下,如此这般的给他讲了一遍,朱飞龙唯唯诺诺。

    话是这么说,然而,事实上,事情却根本不是如此的简单。

    童友明在调查到张锦炜的真实身份后,就曾直接找田俊山要人。

    田俊山哪里敢怠慢,这个人他也招惹不起。就在今天,他在得知和方伟正之间的谈判业务很顺利,双方合作基本没悬念的时候,就赶紧和童友明联系。并且,他声称只要保证他们公司和童友明之间的合作,牺牲一个张锦炜他说不放心上的。

    童友明很快就想出了一个让田俊山和朱飞龙两方配合的办法来对付张锦炜。他知道张锦炜如今在清潭市声名鹊起,甚至有林家栋这样的靠山撑腰,不能以简单的杀人灭口的方式处置。得采取另外一种方式,让他在清潭市永无翻身之日,成为人人唾沫的对象。

    只可惜,这个时候,张锦炜还不知道,他那个老总,竟然可以为了公司的业务,不择手段的牺牲掉他这个职员。尽管,他已经对田俊山的为人有所怀疑了。

    从这个会所里出来,方梦琳忽然对张锦炜充满了兴趣。

    这一路上,不时的问长问短。方梦琳这样的人有时候思想算是很简单的,比如说当前,她只对张锦炜救助那个受伤人的能耐感兴趣,于是,滔滔不绝的问起这些情况。

    张锦炜是知道这个丫头片子心里的想法,也没多想,随便敷衍了她几句。

    不过,这种敷衍的话语显然不起作用,方梦琳不依不饶,继续追问。

    张锦炜被追问的实在没有办法来,只好把实情告诉她了。

    方梦琳听毕,吃惊的说,“这是真的吗,张锦炜,那你快点带我去见见那个老校工。”

    说话间,她就拉着张锦炜的手,这就要动身。

    张锦炜叹口气,摇摇头说,“小魔女,你别想起一出是一出。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老校工后来去世了。”

    这倒是真的,张锦炜后来曾去过学校寻访过他。不过,据学校的人说老校工在他毕业后不到一年就突然暴毙了,死因不明。

    小魔女有些失望,沮丧的看了他一眼,“你真是太扫兴了,唉,没意思啊。”

    说着想了一下,说,“张锦炜,你是不是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本事啊,快点展示给我看看。”

    张锦炜看着她那欢喜的神态,心里就很不舒服。估计,在这个小魔女的心中,他和那两个自相残杀的男人没什么区别。在他们的眼中,他就是一个玩物。

    想到此,他断然拒绝,非常干脆的说,“对不起,我没有。就算有,我也不会向你展示的。小魔女,你给我听着,老子不是你的玩物,你也少用对待你那些玩物男人的方式来对待我。”

    张锦炜说完,一把甩开她,扭身就走。

    方梦琳怔忡了一下,很快,嘴角就浮出鬼魅的笑意。她盯着张锦炜的背影,轻轻说,“有意思,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这一夜,张锦炜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觉。他辗转反侧,心中惴惴不安。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小魔女。他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自己必须要远离她。

    第二天一早,张锦炜起了一个大早。这时候,他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必须要去公司里,将这个事情给推脱掉。

    张锦炜知道,在他们业务一部,每天,申岚往往是来的嘴早的。

    因而,他也来公司非常早。这样做也是有好处的。万一和申岚起了什么矛盾冲突,没有同事看到,自己这面子也算是保住了。

    一直到站到了申岚的办公室门口,张锦炜心情还是有些紧张的。他也深知,自己这么贸然的过来请愿,这成功的几率不是很高,而且还可能带来一系列的严重后果。

    张锦炜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响起了申岚熟悉的声音。

    张锦炜扭动门把手,打开门,这才进来了。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申岚依然是那么俏美迷人,动人的姿态在身后那落地窗射过来的晨曦的阳光下,充满了无限的迷人风韵。

    张锦炜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来到她的面前来。

    申岚这时回过神来,抬眼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的说,“张锦炜,你怎么来了?”

    “申经理,我有些事情想要给你请示汇报。”张锦炜试探性的说道。现在,他还不敢太贸然的将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申岚仿佛有先见之明一样,脸色立刻耷拉下来,淡淡的说,“说吧,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申经理,那个小魔女,我真的不能再陪她了。这个工作,我实在无法完成。请你还是改派别人吧,我宁愿回公司里做苦力。”

    申岚听着不动声色,她就那么入神一般的专注的盯着张锦炜,这样看了几眼,方才淡淡的说,“张锦炜,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是我们业务一部的副主管,也就是说你现在必须承担更大的工作责任。公司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本身是对你的重视和新任。可是你呢,就用这种方式来报答公司吗,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申岚说着,脸色暗淡下来,多少,神色之中竟然带着几分遗憾。

    张锦炜心中隐隐升起一抹不安来,他知道,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虽然,他也不很情愿嚷嚷申岚失望。毕竟,在他的内心深处,对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喜欢的。可是,一想到和那小魔女在一起的景象,他忽然觉得,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张锦炜硬着头皮,说,“申经理,事情是这样的,你都不知道这个小魔女……”

    “好了,张锦炜,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客观的理由,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这个任务你到底是愿意做还是不愿意做呢?”申岚眉头紧锁,那神色,俨然是给他发出了最后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