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散文诗词 >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103第一百零三章过目不忘的本事

103第一百零三章过目不忘的本事

    小魔女下车后,大摇大摆的向教学楼里走去。

    这意思很明显了,这是要张锦炜来付账的。

    张锦炜叹口气,付了车费。

    小魔女一路走来,不时惹来不少学生的注目。

    甚至,有几个男学生上前来和她打招呼。

    但,小魔女根本不当一回事,鸟都不鸟他们一下,那种高人一等的气质更是脱颖而出,显而易见。

    两人走到一个教室门口,张锦炜本想上前去开门的。

    不想,这死丫头上前来,不客气的一脚将门踹开了。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张锦炜心中暗暗震惊,妈的,你可真够嚣张跋扈的。

    此刻,偌大的教室里正在上课呢。包括教授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集中到了他们两人的身上。

    确切的说,是专注在小魔女的身上。不时,有一些学生议论纷纷。

    那教授看到小魔女,竟然堆着笑脸,不仅没有一丝生气,反而很客气的说,“梦琳,来上课了。嗯,我把你这几天拖下的课程都整理成笔记了,抽空你看看。”

    “再说吧。”方梦琳淡淡的应了一声,洋洋得意的走向前排的位置。

    她走到一个空位置,随即坐了下来。

    张锦炜紧跟着过来,可发现根本没地方了。

    他有些尴尬,不自然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方梦琳扫了一眼他,淡淡的说,“别站着了,找个位置坐下吧。”

    张锦炜双手一摊,无奈的说,“方大小姐,你想让我坐哪里?”

    方梦琳扭头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那个男生,淡淡的说,“我说,你出去。”

    那个学生有些意外,愣愣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脸上露出一抹愠色。

    方梦琳也不多说,随手从腰包里掏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扔给他。

    那个学生当下就屁也不放了,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

    靠,这种金钱至上的价值观念竟然在这学校里也大行其道。张锦炜有些感慨,这个死丫头,价值观念如此的扭曲,看来,这将来一准是长不成了。

    他挤进来,在旁边坐下了。

    接下来,老教授继续讲课。

    至于他讲的那些内容,张锦炜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他无聊的翻看着那个学生的课本,心中非常感慨。娘的,当初削尖了脑袋如何也进不来这地方,不想,现在却以三陪的身份过来了。世事难料,造化弄人啊。

    张锦炜有些无聊,扫了一眼小魔女,说,“我说你平常也不见来上课,今天怎么突然破天荒的要来上课了。”

    “谁说我来上课了,我在等人而已。”小魔女淡淡的笑了一声。

    “等人,等什么人?”张锦炜一愣,有些意外的问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别问了。”小魔女白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说。

    操,神气什么呢?不用问,肯定是你的姘头。

    张锦炜心里嘀咕了一句,其实,这种可能是存在的。凭小魔女的姿色,估计想要找个男人那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正在此时,咣当一声,教室的门被狠狠一脚踢开了。

    接着,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我说,琳琳,你来了没有。咱们可是约好的,你要是不来,那就是爽约 。”

    “我早就过来了,朱飞龙,我看要爽约的是你。”小魔女慢悠悠的说,头也不回。

    这时,张锦炜就见一个穿着一身名牌休闲装,一个胳膊勾搭着一个爆乳装女郎的小青年走了过来。

    这个小青年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同样,眼神里也透着一股邪魅的神色。

    他几步走到小魔女身边,扫视了他一眼,说,“琳琳,我刚才有些事情耽误了,真不好意思啊?”

    方梦琳这才缓缓抬头,瞟了他一眼,轻笑道,“废话少说,你想这么比啊?”

    那个青年还没说话,老教授就用嗫嚅的口气小声说,“朱少爷,方小姐,我这在讲课呢,你看你们这是不是?”

    “老东西,你说什么呢。讲你的课,这里没你什么事情,最好给我闭嘴。”那个小青年不客气的朝他大骂了一句。

    那老教授低着头,一个屁都不敢放。

    张锦炜暗暗震惊,这个混蛋一准也是个富二代。妈的,也太嚣张了,竟然都不把老师放在眼里。

    方梦琳摇摇头说,“姓朱的,你这算什么本事,和老师瞎嚷嚷什么呢。这样吧,我们俩都好久没上课了。正好,老师现在在黑板上写的几道题,我们看看谁能做出来吧?”

    那个小青年随口将助理的牙签吐了,邪笑道,“好啊,这些题老子不懂,不过我不相信你就懂得。”

    方梦琳推了一下张锦炜,鬼魅的一笑,说,“姓张的,你去帮我把那些题都给做了。”

    张锦炜一愣,靠,这可是一些历史题。他哪里懂得呢。

    “我不懂,做不来。”张锦炜小声的说。

    方梦琳狠狠瞪了他一眼,小声说,“你要敢做不出来,我就向你们的申主管报告你对我不敬。”

    “什么,你,你说什么?”张锦炜大跌眼镜,大为惊诧的叫道。

    娘的,这死丫头怎么这么狠毒啊。

    方梦琳面露几分得意的神色,斜睨了他一眼,那样子就是告诉他,你不听我的,看我怎么整死你。

    张锦炜迫于无奈,只好咬咬牙,说,“死丫头,行,算你狠。好吧,这些题我做就是了。”

    张锦炜这时注意到了手边的那本历史教科书,当即翻看起来。

    他只是草草的翻看了几眼,就已经全部记住了。

    当即,起身上了讲台。

    走到那个老教授的面前,张锦炜恭敬的点了点头。虽然他们可以对他不敬,但这个清潭大学毕竟是自己曾经神往的地方,到底,他还是要保持尊敬的。

    他扫了一眼黑板上的几道题,都是一些中国古代的历史题,比如说帮助汉武帝发展独尊儒术政策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带领汉军将匈奴打的落花流水的两个著名将军是谁,还有什么巫蛊之祸。

    幸亏刚才翻看了一遍历史书,张锦炜已经将这些东西烂熟于胸,随即就写了下来。

    那个老教授看完,有些吃惊的说,“小伙子,你挺厉害啊,这些东西竟然可以熟背于胸。现在,很多人都未必知道。”

    张锦炜淡淡的笑了一声,和他客气了了几句。

    这时,那个小青年瞠目咋舌的看了几眼,然后走上讲台,不服气的说,“琳琳,你这不算。找个人代替,而且他肯定事先已经对那些题目全部了然于胸了。不行,这个不算。”

    方梦琳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淡淡一笑,说,“好啊,那你觉得如何才能算数呢?”

    那个小青年四下看了一眼,就注意到讲台上的教科书,走上前,拿了过来,晃了晃,说,“要是你身边这个人能把这本书里的内容一字不差都背下来,我就算你赢了。”

    方梦琳暗暗咬了咬牙,微微皱着眉头说,“朱飞龙,你这不是找茬的吧。哼,这本书你要是能背下来,我就算你赢。”

    这小青年轻笑道,“我背不下来,所以,我甘拜下风。不过,你要是做不到,那你就算输了。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约定,就算和你打平手那也算你输了。”

    他说话间,不由兴奋的搓着手,眼神里分明流露出馋涎的神色。

    “你……”方梦琳迟疑了一下,看了张锦炜一眼说,“姓张的,这个事情就麻烦你了。记住你要是敢出一点错,看我如何收拾你。”

    张锦炜那个气啊,这个死丫头,摆明是把自己当做赌注了。

    他轻松一笑,说,“行,我要是一字不差的背出来,我希望咱们之间的关系今天夜里之前能够结束。”

    “好啊,你先做吧。”方梦琳轻笑了一声。

    张锦炜走到这小青年的身边,淡淡笑了一声,说,“我这么背多没意思啊,你出题吧。要是我打错一个,就算我输了。”

    那个小青年闷哼了一声,低吟道,“臭小子,口气还真不小啊,好,今天我就让你出出丑。”

    他随便翻看了一下,说。“你给我讲讲,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都是谁?”

    张锦炜淡淡的说了一句,“简单,春秋五霸是,齐国,秦国,晋国,楚国,吴国。至于战国七雄更简单,齐楚燕韩赵魏秦。”

    那小青年有些讶异的看着他,半张着嘴,随后又问了起来。

    这一下,他连续的将上古时期的历史逐一问向东汉末年。张锦炜也是对答如流,竟然一个错误都没出现,这下,轮到他彻底傻眼了。

    包括老教授和下面的那些学生,都惊诧不已的看着张锦炜,有些难以置信。

    方梦琳同样震惊,看了张锦炜几眼,没有说话。不过,她的神色却充满了凝重和疑惑。

    方梦琳几步走到那个小青年面前,轻笑道,“怎么样,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好,好,我甘拜下风。咱们等会在教学楼顶见,我把东西都准备好了。”说着,他有些遗憾的扭身走了。

    方梦琳扫了张锦炜一眼,扭身也走了。

    张锦炜见状,跟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