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散文诗词 >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97第九十七章千万别多想

97第九十七章千万别多想

    张锦炜眼看她的拳头已经打了过来,迅速抓住了,笑了一声,“小芙,你看我还没挨揍够啊,还想打我啊。”

    林小芙刚想说话,病房门打开了,就见王冰冰提着一堆礼品进来了。

    看到两人这么暧昧的举动,她有些不自然的说,“噢,对不起,我来的不是时候。”

    张锦炜慌忙丢开了她的手,忙说,“啊,冰冰,你说什么呢,小芙只是在给我察看伤口,我不想让她麻烦了。”

    王冰冰淡淡笑了一声,走了过来,将东西放下后,担忧的看了看他说,“锦炜,你总算是醒了。你和范明轩是不是还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才出问题的。”

    张锦炜应了一声,“这是迟早的事情,我和他之间早就出问题了。”

    王冰冰满脸愧意,看了看他,说,“锦炜,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

    “好了,冰冰,其实根本不在于你,这和小芙也有很大的关系。”张锦炜不等她说完,打断了她,转头看了一眼林小芙。

    林小芙一脸茫然,有些诧异的说,“和我有关系,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锦炜笑了一声,看了看她们俩,然后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林小芙听完,就气冲冲的骂道,“哼,这范明轩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和谁交往呢。哼,他也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的熊人,还惦记上我和冰冰呢。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们也不会看上他的。你说对不对,冰冰。”

    王冰冰应了一声,叹口气,幽幽的说,“范明轩欺人太甚了,我已经答应嫁给他,为什么他还要……”

    “什么,冰冰,你真的答应这个混蛋了,他摆明就是耍你的,你怎么还……”林小芙有些讶异的说。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王冰冰满脸纠结和痛苦。

    张锦炜见状,轻轻说,“冰冰,我不会同意你嫁给他的。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你相信我。”

    王冰冰嘴角浮出一抹凄然的笑意,在那一瞬间,她的眼角流淌出了泪水来。

    不知道是感慨还是自哀自怜。

    三人随后聊了半天,张锦炜得知她们俩这几天一直没怎么休息的照顾他,心中感慨不已,当即坚持要她们回去休息。

    幸而,林小芙特别安排了一个女护士来照顾他。

    她们走后没多久,这女护士就过来给张锦炜打针。

    这是个看上去刚刚二十出头的女护士,长的那叫一个水灵。尤其是那青春无敌的曼妙身材,在那护士服下勾勒出美妙的曲线来。

    她走到张锦炜身边,看了他一眼,说,“你总算醒了,害的我们好几宿都没睡好觉。”

    言语之间,多少带着几分抱怨。

    张锦炜笑了一声,调侃道,“护士小姐,我怎么看你那么面熟呢,我们是不是见过呢。嗯,等我痊愈了,请你吃饭。”

    “切,本姑娘不稀罕。”那护士眼神里流露出一抹不屑的神色,“都是因为你,要不然我还在照顾林董,那活计可比这轻松多了”

    闹了半天,原来这小丫头是抱怨这个的,张锦炜真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女护士看起来真是口无遮拦,心中估计也是藏不住事情。

    他淡淡一笑,说,“护士小姐,你放心吧。我到时候给林董说一声,让他给你涨薪水。”

    “算了吧,你以为你面子多大呢。”女护士说着拿出针筒,麻利的将药水抽了进去,然后看看他说,“你给我注意点,以后别叫我小姐,我有名字,我叫陈玲玲。”

    “哦,玲玲,这名字真好听,不过你说话的声音怎么这么凶蛮,一点没有银铃般的感觉呢?”张锦炜借机调侃了她一句。

    陈玲玲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专心去弄针筒。

    做好后,在他身上拍了一下,说,“转过身子,把你的裤子脱下来。”

    张锦炜一惊,有些意外的说,“你要干什么?”

    “明知故问,当然是打针了,你别告诉我你很怕打针。”陈玲玲瞪了他一眼。

    “我,我当然不怕了。”张锦炜只是觉得有些尴尬而已。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脱裤子,这总是让人不安的。

    但没办法,他可不愿意再被这小丫头片子给奚落。

    艰难的翻身过来,然后将裤子脱下来了。

    这时,他听到陈玲玲的声音,“哼,真是够变态的一个大男人竟然穿花内裤。你这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一时间,张锦炜哭笑不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

    不过,这小丫头滑嫩的小手抚摸在屁股上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张锦炜还没来得急享受,屁股上就挨了一针。

    那个疼啊,他感觉和蛋碎一地差不多了。

    情不自禁,他惨叫了一声。

    好容易打了针,张锦炜刚缓过气,就见陈玲玲鄙夷的扫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真够丢人的,一个大男人打针惨叫成这样。”

    张锦炜说,“这是你的技术不过关,你还怨病人嘞”

    “我,我技术好着呢,林董都称赞。”陈玲玲脸一红,慌忙说。

    这话听着,多少让人产生一些联想俩。

    张锦炜忍着笑说,“哦,玲玲,你什么技术那么好,连林董都称赞啊。”

    陈玲玲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来张锦炜话里的弦外之音。她的脸一下子窘的如同火烧云一样红彤彤的。捏着拳头在他的身上打了一下,哼了一声,端着药盘子就走了。

    张锦炜疼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他妈的,这死丫头,就这脾气,还当护士呢。

    张锦炜揉着屁股,心里正揣摩着要如何对付她,忽然,病房门打开了。

    只见田俊山,马大军和申岚等人过来了。

    张锦炜有些意外,慌忙坐起来。

    原美姿见状,几步上前,慌忙扶住他,担忧的说,“锦炜,你伤势这么严重,还是别乱动了。”

    张锦炜冲她笑了一声,说,“原秘书,看到你们来,我就没事了。”

    其实,这话就是说给她一人听的。不过,这里这么多的人,他总归不能说的太露骨了。

    原美姿自然听的出来,莞尔笑了一声。她轻轻拍了一下他,什么话都没说。

    “锦炜,你好点了没有?”田俊山走过来,原美姿赶紧搬了一张椅子给他坐下。

    “好多了,多谢田总关心。”张锦炜忙不迭的说,“田总,你平常工作那么繁忙,还抽出时间来看我,真是让我过意不去。”

    “你说什么呢,就是在忙,我也得来看看你不是。”田俊山说着,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好好养病,你的事情公司会替你出头的。”

    这话听着,多少带着几分可笑。张锦炜心说,你自己看到范明轩都不知道敢不敢放个屁呢,还替我出头。

    不过,这面子上的话你还得去说不是。

    张锦炜想了一下,做出很感激的样子,说,“田总,你对我太好了,我真是……”

    说着,张锦炜竟然都要抹眼泪了。

    其实,后来他自己想想都觉得很吃惊。靠,什么时候自己演戏这么好。

    田俊山淡淡的笑了一声,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就起身了。

    这时,马大军也过来象征性的宽慰了他一句。

    那是几句非常轻描淡写的话,张锦炜能感觉的出来,马大军对他的态度已经和向前有着天壤之别了。他其实清楚的很,马大军今天过来看他也是出于礼节性的,他的心里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

    张锦炜也同样感激的说了一番心里话,这种演戏的情节,其实他心里是很讨厌的,但是这面子上,还得做下去。

    田俊山这时接了一个电话,就向张锦炜告辞。

    不过,在临走的时候,特别叮嘱,让原美姿这几天在这里照顾他。

    这可是莫大的荣耀,且不说田俊山对他的态度是不是真情实意的,但让原美姿过来照看他的生活,这是张锦炜完全想不到的,同时,他心里也非常的高兴。

    田俊山走后,马大军随后也跟着走看。仿佛,他今天过来看张锦炜,就是做给田俊山看的。

    当下,这病房里就只剩他们三人了。

    原美姿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给他们留置两人空间,或者,她就是懂得照看生活的。当下,就端着洗脸盆出去了。

    忽然间,张锦炜感觉这病房里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他小心的看了看申岚那张紧绷着的冰冷的脸颊,堆着笑脸说,“申主管,你今天没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再大的事情眼下也得放一放。对我们公司而言,你就是最重要的。”申岚说话间,已经走到他面前来,然后在旁边坐下来了。

    瞬间,张锦炜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势也好了很多。

    唉,这美女的功效还的确是够大的。

    张锦炜受宠若惊,忙不迭的说,“申主管,你这么说,让我不好意思了。其实,其实,我对公司也没做出多大的贡献啊。”

    申岚扫了他一眼,说,“怎么会呢,你或许还不知道,自从那天夜里的事情后,你就成了风云人物,很多记者曾试图联系,采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