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散文诗词 >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50第五十章神秘的请客人

50第五十章神秘的请客人

    “张锦炜,你说什么,我让你过来的,你再说一句试试?”申岚的语气忽然变得严厉无比。

    张锦炜暗暗叫苦,妈的,提心吊胆了这么好半天,到底还是栽在了这臭婆娘的手上了。这个贱人,和你保持距离是我的不对,靠近你了还要找我的茬。奶奶的,当老子很好欺负吗?

    张锦炜气不打一处来,可也不敢动怒。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女魔头耀武扬威,他也是没办法的。

    “啊,不是,不是的,是我自己过来的。”张锦炜说着,慌忙走到了旁边去。

    申岚轻哼了一声,非常得意的说,“张锦炜,你表现的非常好。看来,你对我还是挺忠心的。”

    张锦炜一愣,一头雾水的看着她,有些诧异的问道,“申主管,你,你什么意思?”

    申岚依然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审视着他,说,“张锦炜,你今天中午为什么要替我喝酒,而且还喝了那么多?”

    虽然申岚是用一种审问的口气,但,张锦炜看的出来,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真诚。

    张锦炜心头一动,轻声说,“申主管,其实我没想那么多。不过,如果真要说理由的话,那是因为在我们公司,只有你对我最好。而且,你是我的上司,如果你出事情,那我肯定也会被他们对付的。”

    “唇亡齿寒。张锦炜,你倒是挺聪明的,这个道理你是知道的很清楚啊。”申岚忽然露出一抹笑意来,让她那俏美无比的脸色平添了几分妩媚动人。

    张锦炜艰涩的笑了笑,唉,也不知道这么昧着良心说谎话会不会遭报应啊。都说人能被穷死,不知道能不能被富死。那老天爷要是惩罚,就富死我吧。

    此时,两人已经走了出来。

    申岚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说,“张锦炜,你喝了那么多的酒,身体没什么事情吧。”

    张锦炜转了一圈,轻笑道,“没事啊,申主管。不过,我就是有些饿而已。”

    申岚微微应了一声,说,“行了,我知道了,你真是一头猪。”

    两人走到路边,正准备拦车。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在他们的旁边停下来。

    张锦炜心头一阵疑惑,嘿,这是谁啊。那一刻,他忽然警惕起来。

    这时,后面的车门打开 ,就见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这是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的青年,张锦炜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县公司的副总经理洪粼光吗。中午的时候,他是陪着郎永贵一起来迎接他们的。

    不过,他当时话并不多,所以张锦炜虽然有一面之缘,但也没多少印象。

    这个时候,这个家伙来,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洪粼光从车上下来后,恭敬走上前来,笑嘻嘻的说,“申主管,锦炜,你们晚上好啊。”

    深蓝和张锦炜对视了一眼,显然都不太明白这个家伙有什么目的。

    申岚淡淡笑了一声,说,“洪总,你不是和你们郎总陪着马经理去玩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洪粼光叹口气,说,“唉,和他们一起,实在没什么兴趣。”

    从这个话里,张锦炜隐隐听出了另一层的意思。看起来,洪粼光和郎永贵似乎不是一个阵营的。

    张锦炜笑了一声,说,“洪总,你跑过来找我们,不会就是为了给我们说这个吧?”

    “当然不是了。”洪粼光说着警觉的看了看四周,然后说,“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给你们说。嗯,这里说话不方便。这样吧,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已经安排了饭局,我们一起过去吧。”

    申岚看了一眼张锦炜,略一思索,说,“那行吧。”

    当下,洪粼光很知趣的从车里出来,然后坐到了前面的副驾驶位置。申岚和张锦炜当即就钻进了车里。

    洪粼光设宴的地方是一家川菜馆,三人进了包厢后,很快,就点了一份火锅上来了。

    洪粼光起身给他们两人一人倒了一杯酒,笑吟吟的说,“来,我们大家边吃边聊。”

    申岚并没有动筷子,而是很严肃的说,“洪总,我觉得有些话哈市先说明白的好,这样我们吃饭,也能吃的安心不是吗?”

    洪粼光想了一下,当即笑道,“啊,申主管果然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啊。行,我这就给你说。”

    说话间,洪粼光端着酒一饮而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申主管,锦炜先生,今天你们俩在酒店包厢里的表现,让我非常的同情。其实,当时大家谁都看的出来,分明就是郎总和赵主管错误在先,而马经理却存心偏袒。”

    申岚不动声色,缓缓说,“洪总,我没想到你一直沉默不语,倒是看问题挺独到啊?”

    洪粼光笑笑,压低了声音,小声说,“申主管,实不相瞒,之前一直有个事情我想要告诉你们的。郎总和马经理可是穿一条裤子的人。”

    申岚故作吃惊,好奇的说,“噢,是吗,这话怎么讲?”

    洪粼光看了看他们,说,“我们温成县公司的销售业绩一直都不达标,每年往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中,都是属于排在最后。算起来,也是一个贫困县公司里,就差等着市公司的救济了。”

    张锦炜应了一声,说,“洪总,这些事情我们都是知道。”

    申岚扭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凌厉无比,仿佛责怪张锦炜话太多了。

    洪粼光接着说,“其实,这些都是表象。郎总之前一直在做假账,通过和各个卖场的联合,中饱私囊了不少好处,然后和马经理分了。钱都被他们给贪污了,公司自然是赚不到钱的。”

    申岚皱着眉头,显然也是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洪总,这公司的财务部可是对账目检查非常严格的。如果出现问题,他们一定会查出来的。”

    洪粼光不以为i然的说,“申主管,这一点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郎总现在是我们县公司的一把手,人事部和财务部都被他把持着。尤其是财务部,里面的人早就被他换成了自己人。”

    洪粼光说的非常有道理的,对此,张锦炜是深有体会的。在职场混迹了会这么久,虽然一直地处底层。但对公司高层的明争暗斗他是一直都有所耳闻。

    别看很多公司表面上为此的彼此和谐,其实都是表象。私底下,都是拉山头,明争暗斗,抢班夺权的非常厉害。在一个公司里,一个领导如果真正想要拥有绝对的号令全公司的权力,必然有一班忠诚的人拥护。而在公司里,只有财务部和人事部这两个非常重要的部门,一旦被那个领导掌握控制,他就有了绝对的权利。即便你是个副总,你依然有架空总经理的能耐。

    张锦炜还是忍不住,又问道,“洪总,你说这么多,可是有什么证据吗?”

    洪粼光应了一声,说,“当然是有证据了,不过,并不多。就目前而言,还不足以扳倒他们。但,我可以充分证明,郎总和马经理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张锦炜轻笑了一声,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虽然对他们背后的那些肮脏勾当有所了解,但就从今天酒店里的表现,就能看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过,张锦炜敏锐的觉得,洪粼光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给他们说郎永贵和马大军之间的那些勾当,肯定他是有别的目的的。

    申岚依然不动声色,慢悠悠的说,“洪总,今天这里就我们三个人,我看你也别绕弯子了,有什么话,你就开诚布公的说吧。”

    洪粼光仿佛就等着申岚这句话,顿时喜笑颜开,带着几分兴奋的神色,说,“申总,我看你们今天的表现,和马经理之间也是很不和吧。在我们县公司,郎总和我在工作上也是存在很多的分歧。所以,所以我觉得吧,咱们之间……”

    往下的话,洪粼光并没有说完,但这意思却在明显不过了。

    申岚也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

    她莞尔一笑,说,“洪总,你的心思我明白。行,今天我就给你一句痛快话。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大家有什么说什么,都不要藏着掖着。我相信,我们只要携手共进,就能实现双赢的。”

    申岚的话说的也是很委婉。尽管没有挑明了说,但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看来,是要和洪粼光结盟了。

    洪粼光兴奋不已,忙说,“申主管,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申岚表情依然很平淡,说,“洪总,你就好好的干,做好最好的表现。将来我有机会,帮你在市公司活动,争取将你的这个副字去掉了。”

    洪粼光听的讶然,不敢相信的看着申岚,吃惊的说,“申主管,这,这是真的吗,我没听错吧?”

    申岚忽然诡秘一笑,然后凑过来,对他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

    当下,洪粼光是惊喜过望,恭敬的双手捧酒,“申主管,这杯酒我敬你。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