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散文诗词 > 我的纯情俏主管 > 最新章节 42第四十二章还是有手段的

42第四十二章还是有手段的

    这时,秘书走了进来,担忧的说,“王总,不好了。范主任带着那些政府的人都走了。他们说,我们的项目不达标,恐怕,这块地皮审批不会通过的。”

    张锦炜咬牙切齿的说,“这个兔崽子,摆明就是在官报私仇。冰冰,我们不能上他的当。”

    王冰冰满脸酸楚,摇摇头,说,“锦炜,事情没那么简单。做生意,有时候就得要忍辱负重。今天夜里有一场酒会,到时候土地局局长陈宝才会来参加。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周全了。”

    张锦炜听的一头雾水,心里寻思这王冰冰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

    夜里七点钟,清潭市的一个五星级酒店大厅里,偌大的会场举办了一个盛大的酒会。

    王冰冰和张锦炜都盛装出席,穿着的非常得体。

    王冰冰穿着一身露肩的深v修身红色长裙,曼妙凹凸的身材展露无遗。她深情款款的走着,俨然如同一个天女下凡一般。

    王冰冰手里拿着一个爱马仕钱包,雪白的胳膊挽着张锦炜,两人进入到大厅里后,张锦炜瞬间就被眼前的一切吸引力。放眼望去,在金碧辉煌的奢华大厅里,男男女女都穿着华丽的晚装。他们或是端着酒有说有笑,或是在舞池里伴随着舒缓的音乐翩迁起舞。

    奶奶的,这就是上流社会的酒会吗。张锦炜暗暗揣测,这种场面,以前可是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

    两人走进来后,不时有人和王冰冰打招呼。那些人的态度都是非常恭敬的,据王冰冰所说,这个酒会汇聚的都是清潭市著名的企业家,政府官员以及一些演艺圈的人士。

    王冰冰挽着他,走到旁边的桌子上,端起一杯香槟,递给了张锦炜。然后自己也端起一杯,和他碰了一下。

    张锦炜开玩笑说,“冰冰,这种感觉,怎么像是喝交杯酒呢?”

    “傻瓜,别乱说,会被人笑话呢。”王冰冰轻轻笑了一声。

    两人刚走过来,不远处,就有人给他们招手。

    张锦炜仔细一看,嗬,那不是林小芙吗?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无肩晚装,青春的气质在裙子的映衬下展露无遗。

    不过,她并不是一个人,胳膊上还挽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那男人精明睿智,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那样子看一眼,就不像是一般人。

    张锦炜不免好奇的凑过来,问道,“冰冰,这男人是谁啊,总不会是小芙的男朋友吧。”

    王冰冰白了他一眼,嗔怪道,“锦炜,你不知道别乱说,那是她爸爸。”

    “她爸爸,林氏银行董事长林家栋。”张锦炜说着眼睛睁的出奇的大。自己做梦吧,这个清潭市有名的风云人物,平常这是听到传闻,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活人啊。

    王冰冰叮嘱他说,“锦炜,等会你可别乱说话啊。”

    两人走了过来,张锦炜仔细打量着这个传奇的商人。

    小芙看了他一眼,说,“锦炜,这才多久没见,我发现你好像又变帅了?”

    “是,是吗?”张锦炜发现小芙的目光闪烁不已,仿佛带着一抹挑逗。

    “你就是张锦炜先生啊,常听我女儿谈到你呢。听说你与过目不忘的本事,哪天也让我见识一下。”林家栋伸出手来,冲张锦炜淡淡笑了一声。

    张锦炜受宠若惊,慌忙伸出双手,恭敬的握着他,忙不迭的应了一声。不是做梦吧,今天终于有幸和清潭市的传奇商人握手。

    “只是一些雕虫小技,让你见笑了。”

    小芙赶紧拉着林家栋,忙说,“爸,你真的可以让锦炜来咱家的银行里管理账目。省时省力。看看,你女儿给你介绍的是一个多好的人才啊。”

    林家栋打量着张锦炜,微微笑了一声,说,“张先生,那么,那你那天有空,可以来一下我们银行。”

    “好,好。”张锦炜笑了一声,心中激动不已。靠,真有这种好事,若是能进入林氏银行担任要职,那真是……

    林家栋当下就向他们告辞,一个人去别处应酬了。

    小芙笑了一声,走到张锦炜身边,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不无得意的说,“锦炜,我给你帮这么大的忙,看你怎么感谢我吧。”

    张锦炜感受着小芙那柔软的身子,挠着头笑了笑,说,“小芙,多谢你。我也没啥能给你看得上,要是不嫌弃,我请你吃饭。”

    “相请不如偶遇,我看就现在吧。”小芙说着拉着张锦炜就走。

    王冰冰忙说,“小芙,我带锦炜来参加酒会是有别的目的的,可不是陪你玩的。”

    林小芙翻着眼睛,用怪异的目光打量了她一眼,说,“冰冰,怕什么啊。我只是借调一下,难道还能真的给你抢走不成吗?”

    张锦炜苦笑不已,奶奶的,怎么感觉自己跟个物品一样。

    张锦炜也觉得此时离开不合适,毕竟,今天,可是陪着王冰冰做重要的事情的。

    想了一下,说,“小芙,不如等酒会结束吧,我们来参加酒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做呢。”

    小芙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忽然跑到王冰冰身边,附在她耳边,如此这般的低语了几句。

    王冰冰忽然满脸羞愧,捏着拳头狠狠捶打了一下她,“讨厌,小芙,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小芙吐了吐舌头,冲张锦炜递了个一个眼神,随即就跑开了。

    张锦炜一脸好奇,疑惑的问道,“冰冰,小芙刚才给你说什么啊?”

    “没什么,我们走吧。”王冰冰眼神闪躲,慌忙向前走去。

    张锦炜摇摇头,不由叹口气,娘的,神神叨叨的,玩什么呢?

    一前一后,他们走到一个桌子边,忽然停下来 。

    那里,正坐着两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戴着一副近视镜,一边喝着酒,一边用眼睛瞅着四周。他旁边坐着的是范明轩,态度上带着几分恭敬,似乎在说着什么。

    王冰冰撇开张锦炜,走上前,恭敬的笑着说,“徐局长,您过来了?”

    那个中年男人抬头一看王冰冰,慌忙坐正了身子,忙说,“噢,是冰冰啊,快点请坐。”

    王冰冰迅速扭头给张锦炜递了一个眼神,当下,两人就在旁边坐下来。

    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话真是不假。范明轩看到两人,脸色随即就变得非常难看。他紧绷着脸,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王总,你们还来干什么呢。中午我不是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吗?”

    徐宝才这才扭头,缓缓看了一眼王冰冰,那双暗淡的眼睛里忽然闪烁出异样的光芒来。“冰冰,我听范主任说你们的工程上存在一些文图,可能和我们所主导的打造一体化的商业街的理念不尽相同啊。”

    “那只是一场误会,徐局长,你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解释一下我们投资的这商业大厦的理念。”

    张锦炜沉不住气了,终于说道。

    徐宝才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盯着他看了一眼,说,“你是谁啊?”

    张锦炜刚想说话,范明轩抢先说,“徐局,这人叫张锦炜,是王总临时雇用过来的。你看,连这员工都存在造假问题,还有什么不能造假的。所以,这个地皮我们不能给他们。”

    这个混蛋,光明正大的阻止办事。

    不想,徐宝才忽然很认真的盯着张锦炜看了一眼,说,“嗯,你就是张锦炜啊。我听说你把那些资料一字不差的背下来了,这是不是过目不忘啊?”

    “是啊,我从小训练的。”张锦炜小心的应对了一句。说实话,他心中也没底,不知道和这些领导们说话如何对答才最好。

    “有点意思,改天我要好好见识一下。”徐宝才轻笑了一声。

    范明轩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忙说,“徐经理,你可千万别相信他们。”

    徐宝才摆了一下手,说,“好了,范主任,这个事情我自会处理的。”

    范明轩轻哼了一声,嚯的站了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当即就走了。

    这小子真够嚣张,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自己的上司如此的无礼。

    徐宝才的脸此时早就阴沉一片,对这个无礼的下属,估计也很痛恨恼火。可,投鼠忌器,人家后台比他牛逼,现在有多大的不满也得憋在心里。

    徐宝才忽然站了起来,伸了一下懒腰说,“冰冰,你还记得上次我们跳舞是什么时候吗?”

    “当,当然记得了。说起来,也有一段日子了。”张锦炜发现,王冰冰的脸上的笑容非常怪异。

    “嗯,是啊,唉,想一想我也是很久都没活动筋骨了。”徐宝才说着忽然转动着四肢。

    王冰冰仿佛明白了什么,随即起身,走过来,说,“徐局长,你不嫌弃,我们跳一支舞吧。”

    “这个,好吧。若是别人就算了,但冰冰亲自开口,我是不能答应的。”徐宝才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当即,就拉着王冰冰的手,缓缓步入舞池中央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张锦炜心中暗暗骂了一句,“王八蛋,不就是想勾搭王冰冰,却还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这些装腔作势的家伙,都是一个个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