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两百三十二章长恨由

第两百三十二章长恨由

    恨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当然需要。

    丁宁看着元武,缓缓抬起头来,道:“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元武道:“因为郑袖。”

    丁宁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时候,元武只是说出了这样简单的四个字。

    元武依旧笑着,但是他的笑容里,却多了很多苦涩的意味。

    “我一开始憎恶厌恨你的很多东西,我憎恶你的自以为是,憎恶你的自大,憎恶你特别的天赋,憎恶你凌驾于这世间修行者的武力,以及憎恶你对这个王朝,对我的皇位产生的威胁,憎恶你的功高震主,憎恶你的张狂...任何的这一切,都有让我恨你的理由。”

    元武伸出手,用袖子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接着说道,“我原也不去计较恨你的理由,这些理由对于我而言却已经足够,但真正的理由,却是我心中不想,也不愿去承认。等到我真正的失去她之后,我才愿意去承认,我最恨你的理由,就是因为她。”

    元武嘲弄的看着丁宁,此时莫名的没有丝毫颓废无力的神情,面上反而似发起光来,他转头过去看向渭河的河面,缓声接着道:“当年郑袖来长陵时,是何等美丽何等特别的女子,即便是我第一眼见到,也自然深深爱慕。若是没有你,她自然就会成为皇后。但只是因为你,我还没有能够有表示爱慕的机会,她便已经和你在一起,便已经成为了你的爱侣。”

    “当然后来我还是胜了,她背叛了你,成了我的皇后,顺带着葬送了巴山剑场。”

    “然而想到她不是完璧之身,想到你是她第一个男人,再想不明白她即便背叛了你之后,只是需要这个皇后的位置,还是我在她心中依旧根本无法和你相提并论...这些年我便始终如鲠在喉。”

    “我不是迂腐之人,为了江山社稷,又如何不懂解开这些结”

    “然而最终解不开,最终亲手杀死她。不是因为这些年我太过忌惮她,而其实是在心中纯粹想要她做一名爱我的妻子,只是因为我真的很在意她。”

    “原来我在这个世间,最爱的并非皇位,也并非一统天下的名声,而是她。”

    元武的笑容越来越惨淡,“只是等到自己肯承认这点,却已经太晚。”

    丁宁的眼神却变得越来越冰冷,他摇了摇头,道:“肯不肯承认是你的事情,但因为这而毁了当年的我和巴山剑场,后来又毁了她,这难道是别人犯的错”

    “我只是告诉你,当她死在我面前时,我的一切都已经毁了。我的人生和王朝一败涂地,什么都没有剩余,你的仇已经报了,而接下来,却应该是我报仇的时候。”元武收敛了所有的笑容,也冷漠的摇了摇头,“所以这场决斗对于你而言是一场公平的决斗,你杀死我,便是结束,但对于我而言,却并非如此。就算能够杀死你,我也不会再活下来。拼着死也要杀死你,我便不是没有杀死你的机会。”

    丁宁抬起了手中的剑,慢慢的横胸,道:“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或者是遗言”

    元武也抬起了手中的剑,“这一天其实我也等了很久。”

    数十片草屑随着他这一声的响起,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激射而出。

    无论是他还是丁宁,此时身体里已经没有任何的真元,自然不可能因为气息震荡而激起这样的碎屑。

    让这些草屑激飞出来的,是两人的脚步。

    即便失去了真元的支持,两人的身体力量也远非寻常人可以相比。

    急剧如风的脚步,瞬间让两个人的身体在空气里拖出了残影。

    丁宁的身体更轻,他的速度比元武更快一些。

    当失去了真元的支持,他的剑招便也变得无比的直接,他在一个纵掠之间,长剑很自然的笔直刺出,以一种完美的姿态,顺其自然般刺向元武的胸口。

    剑尖刺碎了一片飞起的草屑,来到元武身前。

    元武没有丁宁快,但面对着这一剑,他的脸上骤然浮现出的却并非惊惧,而是一种疯狂的冷笑。

    他根本就不闪不避,眼睛里似乎根本没有这一剑的存在。

    他也只是挥刀一般拧身,发力,一剑朝着迎面而来的丁宁横斩过去。

    一片惊呼声在河岗上响起。

    无论是先前两人的对话,还是此时的交手,河岗上许多人都已经听得清,都已经看得清。

    元武的剑势已经清楚到了极点。

    他便是要玉石俱焚。

    他只是要一心求死,同时将丁宁杀死。

    这样的战法,即便丁宁的剑术远超元武,对于丁宁而言依旧很不利。

    丁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这种疾进的情形之下,他竟依旧能深吸一口气。

    然后他的整个身体异常干脆的,像被砍倒的柴一样,往后倒了下去。

    元武的剑光从他的上方斩过。

    一剑斩空,元武的反应自然也不慢,一声低沉厉喝之下,剑光便已折转,往下劈落。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元武双目已然刺痛,忍不住便又是一声痛呼。

    丁宁的动作比他更快。

    在往后倒下的刹那,丁宁的剑身已经拍在他脚尖挑起飞在空中的草木碎屑和土砾之上,将这一团尘浪,准确无误的拍得溅飞到了元武面上。

    他纯粹靠身体血肉发力,然而仅是凭身体的转动,手腕的抖震,拍打击出的碎屑,就已经将元武的面上打得全是血痕。

    乘着元武眼睛闭起的这一刹那,丁宁的左手已经按在了地上,他的整个身体,陡然如旋转的陀螺般往一侧旋飞了出去。

    一股凉意侵近元武的脚踝。

    元武下意识的反应过来即将发生什么,他来不及睁开眼睛,来不及追斩丁宁,痛呼声中长剑往下横掠,格挡那贴地斩向他脚踝的阴毒一剑。

    然而他这一剑依旧挡了个空。

    丁宁的剑已经收了回去,在他强行睁开眼的刹那,一道剑光如游蛇般刺向他的左腹。

    丁宁侧身而立,单脚才刚刚落地,如同猿猴单脚立在危崖上的枝头。

    这是白猿剑经中的剑招,出自长陵的白猿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