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两百二十四章天意之兆

第两百二十四章天意之兆

    很多人看着晃动的屋宅,哭泣了起来。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心疼。

    若是震塌了,那要花多少钱财重建

    尤其是那些刚刚休憩过房屋的人,更是愤怒沮丧的诅咒起老天来。

    但对于他们的诅咒,似乎老天给出了更加剧烈的反应。

    即便是从来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都可以感觉到一股毁灭性的力量似乎要挣脱牢笼。

    哭泣和诅咒停止了。

    被暴雨淋湿的人们开始逃亡城中空处。

    这是很自然的本能,以免被倒塌房屋的砖瓦石块木梁所伤,更何况长陵那么多座隐在雨雾中如巨人一般的角楼也在不安的抖动着。

    “他想要做什么”

    横山许侯庞大的身躯已经落在他宅院之中一座最高楼的屋顶,他看向城北,虽然根本无法感知到丁宁的具体所在,但脚下剧烈晃动的屋顶,以及那种极度危险的气息,却让他可以肯定发动这一切的只有可能是丁宁。

    许多像他一样冒雨站在高处的权贵此时也有同样的疑惑。

    长陵这座雄城有今日的规模,离不开当年巴山剑场那些剑师的鲜血,既然在丁宁看来,这座城如此重要,甚至承载着他的许多愉快和不愉快的回忆,那断不可能亲手毁去。

    那他到底要做什么

    丁宁很快给了所有人答案。

    崩塌声开始响起。

    已经站在空旷地带的人们又被绝望和心疼的情绪支配,抑制不住的哭泣起来,然而接下来他们震惊的发现,倒塌声不在城中传来,而在包围着这座城的城墙。

    雨小了些。

    笼盖在这座雄城上的雨云都被一种释放的力量驱散。

    所有人看向因为没有雨帘的阻挡而变得清晰起来的巨大城墙。

    他们无比震惊的看到,整座城墙开始崩塌。

    巨大的石块开始崩裂,不断的从城墙上跳落滚动下来。

    只是在数个呼吸之间,城墙开始断断倒塌,即便是在这湿润至极的天气里,倒塌的城墙依旧被笼罩在如龙般的烟尘里。

    城墙倒了,城中所有的建筑却是安然无恙。

    然而令人震惊的事还未停止。

    在长陵城中聚集着最多人群的某处空地校场,聚集在这里的人们发现脚下地面的震动变得更加剧烈。

    地面开始开裂。

    人们惊慌失措的逃离这里。

    但那种毁灭性的气息却开始消失,城中的震动开始消隐。

    很快整座城彻底平静下来。

    人们看着完好的屋宅和消失的城墙,惊魂未定,但是有一种难以言语的庆幸。

    突然有人不断地惊呼起来。

    那是有在高处的人看清了那块空地校场的地裂。

    那片空地上出现了巨大的地裂,地面上积蓄的雨水顺着地裂的边缘落入地下深处,就像是一条条瀑布。

    这些纵横交错的裂缝在高处往下看,却是正好形成了六个大字“元武亡,天下兴”。

    惊呼声不断的响起。

    更多的人到了高处,看见了这样的字迹。

    “一定是巴山剑场的人搞的鬼”

    有人愤怒的大声叫了起来。

    “巴山剑场你看到有剑师出剑了吗这里是,那城墙也是”

    “有谁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掉所有城墙,还能让天地异变,形成这样的字,还不毁我们的房屋”

    “你是修行者吗你觉得能做到吗”

    “天意预兆,这是天道的旨意”

    “这样的人,背信弃义,连妻子都杀,连上苍也看不过去了吗”

    “穷兵黩武,战场上的军士都无法提供必需品了,还建造了这样的无用城墙,现在呢”

    然而那样愤怒的声音却迅速被淹没在更多愤怒的声音里。

    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这样的声音迸发出来,毫无顾忌。

    许多长陵年轻的官员也混迹在人群中,他们之中许多人依旧忠于元武,但是听着这样的声音,他们的身体却是越来越冷,也没有去记住那些愤怒叫骂的人的面孔。

    因为似乎所有的人都在说,都在骂元武。

    这种时候,他们都显得太过渺小。

    长陵皇宫里,一座殿前,几座华盖遮挡下,逃出宫殿的胡亥抱着几名宫女瑟瑟发抖。

    即便是在皇宫深处,他都隐约可以听见从城中各处传来的愤怒声音。

    他如受惊的兔子埋头在这些宫女的衣服里,然而此时他也没有觉得元武是他的救命稻草,而是在不断的恐惧反复自语,在述说为什么赵高消失了,为什么不在他身边保护他。

    整座城已经变成了一片情绪激愤的海洋。

    丁宁的马车在这片海洋里穿行。

    他开始真正的平静休憩。

    这样的一座城的情绪也将他带到了很多年前。

    只有在当年大秦王朝和韩赵魏真正彻底交战前,尤其是和赵一战前,这座城才有这样的情绪。

    因为在巴山剑场崛起之前,大秦王朝的军队就在自己的境内和赵交战,吃了巨大的败仗,伤亡十万余众。

    当巴山剑场崛起之后,大秦王朝的军队带着这样的情绪开始对赵的反击之时,当时坐立不安的是赵王。

    而现在呢

    骊山皇宫也因为长陵的地动而震动了片刻。

    在长陵城墙倒塌时,骊山皇宫已经彻底的恢复平静。

    但是在黑色的寝宫里,元武的整个身体,却是在不断的发抖。

    不是因为恐惧和震惊,而是在这地动之前,他就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体每一丝血肉的颤抖。

    那是一种从心中油然而生,却是抑制不住的渴望得不到满足之后,身体产生的自然反应。

    他无比渴求赵高的药物,然而他此时已经明白,即便能够找到赵高,他也绝对不可能再得到这种药物。

    他自称寡人,自然是极骄傲,也认为自己是天下意志最强,心境最不会动摇的人。

    然而现在,对这种药物的依赖已经开始摧毁他的意志。

    在不断的发抖里,他不时有片刻的恍惚。

    似乎此时在他身体里吞噬他真元和意志的,不止是郑袖留给他的那些星辰元气,还有丁宁的真元,还有无数的小蚕在撕咬他。

    他身板晃动的空气里,似乎不时的涌出一个个他以往敌人的鬼魂,围绕着他飞舞,在他耳边嘲笑和轻语:“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