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两百零二章决定将来的两个人

第两百零二章决定将来的两个人

    “你说的很有道理。 ”

    白启静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像他这样的人物说出这样的话语,便意味着他已经在各种角度考虑了很多。

    他在长陵也一直很低调,尤其在成为秦军主帅之后,他的性格就变得更加谨慎。

    只是净琉璃的性情永远比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有进攻性。

    “不只是有道理。”

    净琉璃不屑的笑了起来,她的不屑意味不是因为白启而起,而是因为元武。

    “黄真卫再加上祖山不死药,元武控制着这样的假身,本身就已经很强,但如果他有足够的信心,早就应该挑战丁宁了。”她不屑的转身,望向长陵的方向,“在早年我师尊那一代的修行者之中,他实力是最靠前的,但性格却是最怂包的一个。他一直都习惯靠别人,征战靠巴山剑场的那些人,扫平长陵阻碍他的皇室力量和旧权贵他靠王惊梦等人,抛开王惊梦登基,又主要靠的是郑袖,就算是他已经跨过了七境,在鹿山会盟时已经成为当世独一的八境修行者,他依旧埋伏了叶新荷,依靠阴谋算计,而且还靠方响付出修为尽废的代价,像他这种人,他在鹿山会盟唯一硬气的一次,也是一切早已具备,不可能出现丝毫意外的情形之下。八境不敢挑战丁宁的七境....除非有人强大到足以威胁丁宁,他才会依靠这些人去对付丁宁。”

    “除了我和你,不存在别人。”白启点了点头。

    “然后呢”白启放松了下来,看着净琉璃的侧脸,接着说道:“你特地来告诉我这些,除了让我提防变成第二个黄真卫,还有什么建议”

    “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也不够了解我的想法,这世上真正能够了解我想法的人太少。”净琉璃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而是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当年的王惊梦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了解现在的丁宁,现在的丁宁也绝不迂腐,比我聪明得多,就算是元武挑战他,他也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应战,一般人会因为仇恨和自我的强大而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恐怕是死而复生的那段时间沉淀太久,他的冷静和平静让我都觉得可怕。所以我从来不担心有朝一日元武挑战丁宁,丁宁就会失败。我担心的是,元武其实是一个很丧心病狂和没有底线的人,在黄真卫这件事上如此,在郑袖这件事上也是如此。”

    “他会用各种手段让自己变强,但就是拖着不和丁宁对决,哪怕最后丁宁杀上门去,他恐怕也会逃,或者做出什么令人恶心的事来。”

    净琉璃冷笑起来,“我所做的这些事情,就是为了让他无法逃避这样的对决,不管是他找丁宁,还是丁宁找他。”

    “你考虑的很周全。”

    白启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天才少女,“如果他变成当年的夜枭,会有种永无止尽的感觉。”

    净琉璃嗤笑了一声,“夜枭比他有态度,比他有底线。”

    “那你觉得他在何种情况下,才会逼得和丁宁对决”白启苦笑起来。

    净琉璃异常简单的说道:“和郑袖一样生无可恋。”

    “不管目的如何,郑袖为他付出了很多,帮他背了很多骂名,而且连修为都尽废,所以才想要这样做。”白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不是像这样付出,就不会有怨恨的回报,要想逼他到这种地步太难。”

    “他最在意的,只是他的力量。”

    净琉璃看着他说道:“有力量,就有一切,他始终有选择。修为和力量,才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在意的东西。”

    直到此时,白启才终于彻底的清楚了,微讶道:“你难道想让他修为尽废”

    “尽废自然是最好,实在不行,至少也让他的力量跌落,若是泯然于宗师,和寻常的七境也没有太大区别,那他的骄傲就尽可以去了。”

    净琉璃顿了顿,看着白启,“如果连现在的你都可以将他打倒,他还有什么折腾劲儿。”

    她最后这句话是长陵街巷里寻常人说的糙话,在此时听来甚至有些看不起白启的意味。

    但是白启很清楚她只是以此类比。

    若是连现在的白启都打不过,那这世上就有很多人可以将他打败,比如说白山水、赵四,比如说岷山剑宗的几个人,甚至还有一些后起之秀。

    “昔日的王惊梦很有这种决斗的经验,他很容易会将决斗变得公平,比如说自将修为。”净琉璃淡淡的笑了笑,“如果到了那种时候逼元武公平决斗还不行,那找个人将他杀了也不难。”

    “你找我,是想和我一起参悟元武的功法”白启从她眼中的傲意看出了真意。

    “我想看看他教你的东西和教我的有什么不同,而且你虽然没有安抱石和我一样出名,但我知道你应该也是真正的修炼天才。两个人一起领悟总比我一个人领悟来得强。”净琉璃很干脆的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我会和你一起修行,至于将来,让元武堕境的机会应该只存在于他想像控制黄真卫一样控制我们的时候。

    “你不和巴山剑场的人说这计划”白启想了想,说道。

    “若是巴山剑场的人知道了我的想法,或许元武也会反应过来,双方之间未必能够做到消息绝对不走漏。”净琉璃想到了离开的独孤白,她的眼眸中极为罕见的出现了一丝痛意:“只有连我岷山剑宗的人都不了解我,连我身边可以说是亲近的几个人都误会我,元武才不会知道我真正的想法。”

    白启有些动容,看着她认真的问道:“那你就相信我”

    净琉璃说道:“我知道你的事情,你和元武不是同一类人。”

    “谢谢。”

    白启对着她躬身行了一礼。

    他必须致谢,因为若是没有她的到来,或许他会和黄真卫迎来一样的结局。

    而现在,他和她会有能力改变这世上的很多事情,或者说,他和她或许能够决定这个世界的将来。

    这比率领着军队击败早没有斗志的对手而被记载在史书上更有意义,更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