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百九十七章生无可恋

第一百九十七章生无可恋

    “算是为我保留最后的尊严吗”郑袖静默了片刻,问道。

    丁宁也沉默了片刻,道:“你可以这么想。”

    “这大概是我们在这人世间最后一次见面。”郑袖安静的看着他,慢慢说道:“你不想再和我说些什么”

    丁宁摇了摇头,异常平静和简单的说道:“不想。”

    “不管你想不想,我可以告诉你,如果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在元武和你之间,我一定会选择你。”郑袖也异常安静的说道。

    “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不会选择你。”丁宁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这个凉亭彻底的安静下来。

    最为强烈的怨憎到最后,往往是相对无言,一句话也不愿多讲,一个心念都不愿意去回想。

    一切都已定论。

    一切都无意义。

    郑袖的目光脱离了丁宁的面目,望向辽阔的海面。

    海面上反射的光线有些耀目,让她的眼皮不断的跳动。

    曾经她也这样站着,看着这样的海面,她当时想着的是,自己已经吃了这么多苦,走了这么多路,眼前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海,就是她的征程。

    总有一天,属于她的王国,属于她的军队,将一直征伐到她视线看不到的天地尽头。

    然而现在,她看到的是自己的归途。

    “要完成我最后的心愿很简单。”她闭上了眼睛,“真正的胶东郡浮岛已经落在你的手里,上面有很多东西你知道用处,但有些东西你不知道用处。我知道一种丹方,可以炼制世间最毒的毒药,连八境修行者都不可能抵挡,但这种毒药能够让我在一段时间里恢复修为,甚至还能更强一些。这种药在胶东郡的古籍里就叫回光返照,也叫归乡。在很多年前,都是出海的渔民身上所备,当他们在海外遇到暴风雨,船舶翻覆体力耗尽之时,他们会服下这种毒药,很多都能支撑着横渡海域,游回岸边,见家人和爱人一面之后再死去。现在我也已经和你见过最后一面,有些话不管你爱不爱听,不管你想不想听,我都已经说完,就看你愿不愿意让青曜吟帮我炼这丹。”

    丁宁沉默了一会,道:“我会让他将药性炼得更加猛烈一些。”

    郑袖没有看他,却是无比真诚的说道:“谢谢。”

    “想不到会结束的这么快。”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就在距离这处凉亭不远处的石滩边,有一名花匠在修建着花枝。他手中的剪刀很独特,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息。他是张十五。

    而就在他旁边不远处,有一名身穿白裙的少女在旁若无人的啃着一块甜糕。

    看她满足而悠闲的模样,恐怕很少有人会将她和威震天下的夜司首联系在一起。

    看着这场迅速结束的对话,两人都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换了你会怎样”

    夜策冷忍不住问了张十五一句。

    张十五认真的想了想,“我恐怕会避免和她见面,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我恐怕会让人传递,我怕乱了心境。”

    夜策冷笑了笑,道:“看来他已经不怕乱了心境。”

    张十五也笑了起来,“这也正是元武最担忧的事情。”

    严格意义上而言,夜策冷和张十五并不算熟,两个人在当年的长陵也并不算同一辈的修行者。张十五在当年的巴山剑场早成名,而夜策冷是经过王惊梦教导后迅速成长起来的修行者,是后辈。

    两人之前也并未进行过多少交谈,但是今日里,夜策冷觉得他是一名很适合交谈的对象。

    张十五的话不算多,但很实在。

    “你觉得郑袖有可能战胜元武吗”她吃完了手里的甜糕,于是又问了一句。

    “不好说,女人疯狂起来是不一样的。”张十五看着她说道:“更何况要阻止元武逃比杀元武更难,元武是八境,如果他确定自己无法战胜,只是想着逃,那很难把他留住。像他这样的人物,万一失去了自己的王朝,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变成那种大枭,在外专门暗杀我们的人,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他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回想过往元武做的所有事情,夜策冷点了点头,“即便是公平对决之中落败,他都有可能不顾颜面。”

    “最好就是生无可恋,觉得逃了也没有意思。”最后夜策冷看着那个凉亭,冷淡的补充了一句,“就如现在的郑袖。”

    “那是她自找的。”张十五也中肯的说了一句心中很实在的想法,“当已有的不幸加诸在身,不去想着彻底摆脱这种不幸,却自怨自艾觉得这就是命运,还要将这种命运延续,甚至转嫁给他人,这才是真正的不幸。”

    ......

    一条腾蛇从胶东郡的某处海湾升腾而起,迅速化为高空中的一道乌云。

    这道乌云在空中飘飞了许久,将在一条野河畔落下,但乌云内里的这条蛟蛇却是陡然感到莫大的恐惧,身外的元气剧烈的波动了起来。

    乌云散乱,形成一场小雨飘洒下来。

    野河畔有数间木屋,只能算是干净,雅致则算不上,野草野花肆意生长。

    一名穿着寻常粗布衣衫的少女看着一块四不像的菜地,一筹莫展。

    澹台观剑随着细雨而来,他原本也是大氏族之后,礼法严谨,但是看着这名少女和那块好像被狗啃过一样的菜地,他都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谁会想到堂堂赵剑炉赵四,却连一块菜地都搞不定,种出的菜还不如自生的野菜好看。

    赵四看着这名岷山剑宗的宗师,理了理发丝,点了点这一块菜地:“等会请你喝菜羹。”

    “荣幸至极。”澹台观剑收敛笑意,躬身行了一礼。

    赵四回屋生火沏茶,道:“这次来找我是什么事情”

    “借剑。”澹台观剑将郑袖和丁宁见面之事说了一遍。

    “我才刚刚从她手中收回本命剑不久,现在又要借给她。这件事有点可笑,但是很有意思。”赵四淡淡的笑了起来,“但既然是借给她对付元武,既然要借,就不妨做到极致,你将我的本命剑先带给我师兄,然后再将本命剑带给郑袖。”